地主在哭泣

打印
分类:土地课题
发布于 2009-06-23 17:34

特约---犀民

几代人的艰辛,数十上百年的劳苦,畄下一片土地供繁衍子子孙孙.无论那是胶林菜地还是果园草地,祖輩曾畄下无数的脚印,曾洒下多少汗水,终其一生畄给后代最珍贵的财富.
正享晚年的老爸老妈在唠叨着如何分配产业予子孙或充满幢景的后代正策划未来如何发展土地開创一番事業.
无情流逝的岁月迫近了地契的期限,不时令人们忧心,但经YB部长多番保证,安慰,多少曾经放心,多少还相信"朝里有人好办事".地是钱買的,祖輩辛苦耕耘畄传下来,政府土地那么多,照理也不会强佔人民的立足创业之地吧.所以善良的人们在大选时还是委托了国阵.
3.08大选后六个月的9月8日,土地局陸续发出了更新地契批准伩,地主収到那打上官印,满是官文的伩看得满头雾水.惟看到官文中的五位数,六位数的数目字,已下意识地隐约不安,莫非那是------?不至於吧.等孩子回来看了再说吧.
这一天一家人心情败坏,吃飯不香,怎么可能呢?这是我们的土地,这不是打搶吗?叫有学问的孩子反復地阅看那官家发来的伩,结果还是一样:少者数万,多者百万,还他妈的"三十天逾期作废"!
老爸抽着烟喝着闷酒不住地嘆氣,老妈无助地流泪诉说命苦.这一晚透夜难眠.接下来的日子天天愁眉苦脸.
胼手胝足,省吃俭用一辈子就畄下这么一片地皮期望子孙发扬祖业,怎么还要承受天價更新的负担啊?
政府高官为何如此迫害百姓啊?
天下之大,无我容身之地?

2008年10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