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馬來西亞華人醫藥總會會長丁家驊

打印
分类:人物专栏

丁家驊先生在詩巫中醫藥界享有盛名,其父丁文琦所創之鹿標申功水在詩巫可謂家喻戶曉,已有逾60年的歷史了。

 在約見並說明來意後,丁家驊先生表明要換個方式做採訪,也就是以公共課題作為主軸,從這點發表他的看法,盡可能不突出其本人。

“大家關心的是公眾課題,而非我本人。 兩個星期前,西馬警方突擊假藥集團,東馬這兒的記者就跑來採訪我,問我的看法。 我認為這才是我該做的事,也比較符合我的個性。”

所以本次訪談將是與眾不同的,丁家驊是天生的教師及領導者,總能導人向善,作該做的事。 丁家驊也說道,這時候我是以總會長身份來發言,是代表整個公會的立場,公眾關心的是公會的立場、意見及決策,而不是我丁家驊的(立場、意見及決策)。


#丁家驊為人隨和健談,也非常關心公眾課題。

申功水——家庭便藥

專訪丁家驊,必定少不了談鹿標申功水,這藥水可是陪著一代又一代的人成長的歷史名藥啊! 談及申功水,丁家驊的臉蛋立馬開了花。

他說,當時由於同胞剛來南洋,常常水土不服,上吐下瀉。 而當時,由於交通不發達,醫生又少,民都魯及加拿逸要來詩巫看病都要搭船來。 基此,其父丁文琦就想到若能做一種簡單的藥,讓人舒緩疼痛不堪的肚子,那就是美德一件。

“父親就抱著這種單純的動機,創造了鹿標申功水。 這是個非常簡單的藥,是為家庭便藥,售價廉宜(一毛至三毛),只要簡單地配水喝下,就可紓解肚子不適。”

他也指出,當時英殖民政府時期,這裡沒多少西醫,所以要管制中醫也沒辦法,就只能靠中醫的行醫經驗而發出執照。

“父親由於在中國就開始學醫,再加上在這裡行醫多年,因此也小有名氣。 後來父親製造的鹿標神功水獲得了衛生局的批准,順利註冊了。 這也是砂拉越第一個註冊中藥品牌。”

鹿標神功水那麼好用,有沒有考慮到將其推銷到國外呢?

他說,目前主要銷售還是在砂拉越,但是本地學生出外唸書卻喜歡將它帶出去。 丁家驊也分享了其女兒留澳求學時的經歷。

“我女兒有個洋人朋友,那時他肚子痛得緊,女兒就給他喝神功水,一劑下去,立時舒緩,可見不只是華人,洋人也適用呢!”

他也透露,神功水自從三年前調整價格後,就沒再起價。 目前他仍然在壓制成本,鹿標神功水在詩巫依然只售賣一令吉五十仙。

50年來,從1毛漲到1塊,始終保持低價格出售,濟世大於獲利,我想這也是丁文琦老先生的美意吧。 這樣的想法很快就得到了丁家驊的證實。


#鹿標申功水在詩巫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傳統名藥。

要賺錢勿從醫

“我常告訴我孩子:要賺錢不要從醫!”

一般認為,醫生社會地位高,經濟強,何故丁先生說出這番話呢?

“要賺錢你可以選擇其他行業,如繪測師、生意、建築師、買賣股票等,何必學醫呢? 學醫的目的是救人,不是賺錢。”

“目標不對,從醫的效果就沒那麼好。 我30歲時,侄女發燒,而其父剛好不在家,那時是晚上9點多,很多診所都關了。 於是我就找上當時某個名望很高的醫生,親自送侄女上門求醫。”

“遺憾的是,他明明在家,卻跟管家說他不在家,要管家這樣轉告我們!”

他沒把話說得太滿,也沒發表任何仇視那位醫生的言語,他只緩緩地說:做醫生就是要有惻隱之心,要賺錢,真的不要當醫生……


#丁家驊認為,醫生當有懸壺濟世的精神。

科學不了解中醫

關於中藥不為一些人接受,他倒也看得開,並細述當中原由。

他說,像西醫,他們會勸告孕婦不要吃中藥,說中藥沒有療效。 這樣作就太過偏激,西醫不了解中醫藥理,就說它沒有療效,害人等。 事實上,中醫的發展比西醫來得更早,許多藥方都是經過不斷試驗,各種臨床經歷整理出來的。

“他們常說中醫不科學,事實上卻是科學不了解中醫!”

丁家驊說,中醫最注重療養,注重氣血調養,講究平衡,是看一個人的身體狀況,然後對症下藥。 他也補充說,在西醫的理論裡沒有這樣的概念,所以這些 “科學”常常誤解了中醫。

“中醫和西醫是兩個不同主觀系統,一個是宏觀的一個是微觀的,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理論,不能相提並論。 我們不能以西醫角度來管制中醫,如站在西醫的立場上來看,麻黃有毒,可是在中醫的概念裡,麻黃具有驅除傷風的奇效,只要經過炮製、蜜炙及其他藥物中和,就 能解除毒素,進而變成良藥。”

“中醫用藥的份量也要斟酌,微量的毒中和後絕對化驗不出任何毒素的。”

他指出,中醫用藥要看草本,這是經歷多代的中醫專家研發出來的,具有歷史悠久的臨床經驗。 傳說中,神農以身試藥,一天中毒70次,就是說明了目前的中醫理論、草本等是經歷了幾千年的歷史考驗,保留下來的。


#神農以身試藥,一天中毒70次,最終以自己的性命告訴世人斷腸草有毒。

中醫講究平衡及調理

丁家驊告訴我們說,中醫藥方靠配伍,每個材料都要抓好,並且根據病患的症狀,如是男是女,是冷是熱,是浮是沉,是虛是實,是里是外等等來調整藥方。

他指出,中醫是不靠儀器,只要一支針就可以了。 他又說,中醫是看症狀,而非看病。

“西醫頭痛醫頭,中醫就看整個身體狀況,來尋求平衡。 在中醫的理論裡,人體如地球,小宇宙,當你使用量高,它的環境及氣候就會變成不平衡,如何調整,如何平衡,就是中醫的中心思想。 你免疫力失調,就讓免疫力增強。”


#中醫藥方靠配伍,每個材料都要抓好。

他也指出,學中醫要有很強的國學基礎,若中文不強,中醫不一定會好,因為你無法看懂經典書,無法更上一層樓。 就好像法語那樣,每個名詞都有陰陽性,中醫的門檻就是中文基礎要好,因為它是靠理解,靠悟性決定成長的。

“每個方的形式都不一樣,一般中醫師都能通過加減“方”(分類),調出適合患者的藥。 所謂的對症下藥就是這個意思。”

發問環節:

問:聽說中醫是根據五行來行醫的?
答:五行只是個概念,金木水火土,是中醫將藥和人體分類成五行,如什麼克什麼,什麼生什麼,在西醫理論裡並沒有這樣的理論。 中醫的五行理論只是人們整理出來的一種概念。


#五行養生是種概念。

問:中醫藥業在經營上有何困難?
答:競爭相當激烈,你看看這條街,就有七、八間中藥劑行。 而且現在的租金也很貴,一個月1萬多塊…… 以前比較容易做,現在就要想著這麼做。

問:藥材會昂貴嗎?
答:每個方都有它的公式。 我們都是按公式,也就是有一定的分量來組合這些藥。 舉個例子來說,有些八珍藥只要二令吉 ,其實你想想看, 二令吉 的八珍真是八珍麼? 不可能的,因為單單是材料就超過那個價錢了。

問:那是否意味着有假中藥參雜在內呢?
答:不是假,也不能說是假。 只是“方”不對。 八珍藥有兩種方,即四君子湯和四物湯(即黨參、白朮、茯苓、甘草、當歸、熟地黃、芍藥及川芎),四物補血,四君子補氣,功效極高。 二令吉的八珍是不可能有川芎、白朮這樣的藥材的,因為這些比較貴,而它的黨參也是小小的,甚至黑黝黝的。 那麼它怎麼湊出那個分量的? 就多放點甘草咯。 呃~ 還有人喜歡這樣喝呢,甜甜的。 我只能強調,中藥講究一定的分量,一定的組合,如果沒有這樣,就沒多大效果。


#中藥的方都有一定的公式及分量,方要抓得好,不然就沒有效果。

問:那麼衛生部有沒有管制中醫和中藥麼?
答:
若沒有管制,發生問題時,是誰負責呢? 衛生局還是警察局? 這不對嘛,衛生局管制中醫其出發點是好的。 目前,衛生部並沒有嚴厲管制傳統醫藥,但是要獲得衛生部證明,還必須經過檢驗。

問:那麼若這些中藥裡含有毒之成分(西醫及科學認為),會怎樣?
答:做藥方面,就頭痛了,因為要註冊中藥,一看成分就被拒絕了。。。
這也是我們一直要釐清的,衛生部以西醫的角度及觀點來看中醫中藥是不對的。 衛生部要管制中醫,不該禁止中醫常用的草藥,因為這些草藥都是藥方的組合之一。 衛生部應該從材料及份量的流向為管制目標,記錄這些“有毒物品”的流向。 譬如被認為可以提煉毒品的罌粟殼,它是中藥藥材組合的一份子,治久咳、久瀉、止痛很有療效。 如果政府禁止它進來馬來西亞,那中醫的藥方就不成方了。 衛生部可以管制這些罌粟殼的流向,包括哪一位中醫拿了多少,然後用了多少,賣出了多少等。 如果從這方面下手,中醫及中藥的發展將會更好。


#管制藥物流向對中醫藥的發展才有幫助。

問:會不會有這樣的一種情形,那就是這種藥給一個人喝是良藥,給另一個人喝卻是毒藥呢?
答:會。
所以是神醫還是庸醫就看是否開對藥了。 中醫看的是整體。 曾經有個糖尿病患者要截肢,一個醫生就說全部鋸掉,但是另外一個卻說把血管接過去,不讓它繼續爛下去,而結果是血管接過去後,就比較好了。 這就是看整體,根據症狀作出判斷。 中醫師不是看病,而是看症,看整體的症狀才開藥。

問:可以談談禁藥麼?
答:
沒有什麼所謂禁藥,藥本身沒有錯,錯的是使用的方法和份量。 喝水不會喝死人,可是喝多了,一下子8公升喝下去也是會死。 以前不是有個台灣人,買了3公斤的拉子菜,他為了瘦身,就把它打成汁,結果喝下去就去世了? 為什麼? 因為拉子菜鐵質太高,而他不了解拉子菜,結果用錯誤的方式白白送命。 拉子菜有錯麼? 沒有,我們還可以天天吃它! 很多藥也摻了違禁品,如類固醇,雖然對風濕病短期有效,但長期服用有副作用,吃多了,骨頭就會變黑。

 

圖片來源:
1. 互聯網(Google Image)
2. 現代健康網
3. 鐵血社區
4. 面子書
5. Sarawakiana

專訪日期:9/6/2012
採訪人員:張昌錦主任、陳心正組員、王政璋組員、嚴仕順(實習員)
完稿於27/6/2012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Sunday the 16th.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