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發枝先生

打印
分类:人物专栏

 

人物:詩巫省潁川陳氏公會主席 陳發枝先生
地點:陳發枝辦事處
時間:19/11/2010 4:00p.m.
採訪: 王政璋、蘇光晶

個人簡歷

陳發枝先生一九五三年出生於詩巫市郊浮羅甲拉迪。 幼時就讀於漢光小學。 由於生活貧苦,捉肘見襟,年紀小小的他必須早上四點起床,與父母到膠園裡割膠,為父母的左右手,幫補家用。 十三年後,青春年華、幹勁十足的他深知不可再留在這小地方討生活。 於是他決定出外發展。 他帶著簡單的行囊,父親臨行前給他的三十零吉,離鄉背井,到城市討生活。

初到詩巫市的他,在一間機械廠為學徒,工資一天一零吉五十仙,一個月大約四十多零吉,就成了他的生活費。 一
九七二年,陳發枝先生到古晉建森木材行任機械師,賺取一天八零吉的薪金,以汗水換取金錢。陳發枝先生表示雖然每月只有微薄的薪金,但他並不奢侈,省吃儉用。 一九七四年,陳先生將自己儲蓄拿出來承包鐵架廠,希望能拼出個春天來。 但天不從人願,當時經濟蕭條,鐵架業大受打擊,最後只好以失敗收場。 在這之後,他沒因此自暴自棄,他重新出發,去了汶萊、柔佛工作。一九七九年,他又回到了砂拉越,在木山任機械師。兩年後,升職為板廠管理員。 一九八二年,陳發枝先生與白燕麗小姐相結連理,組織自己的家庭。 有了家庭後他工作就更落力了,一九八七年,他才回到詩巫開始從事燒焊與修理鐵工廠、進軍鋼鐵業、造船廠、油棕與木材業,直到現今。

陳發枝先生事業有成後就參與社團,為華社奉獻自己。 目前他是中國閩清縣陳祥道、陳暘文化研究會名譽會長、馬來西亞陳氏總會理事、全砂潁川陳氏公會副主席、詩巫潁川陳氏公會主席、詩巫省華人社團聯合會副會長、中華文化藝術協會副主席等。


半推半就,被迫加入社團的陳發枝表示,參加社團比想像中快樂。

參與社團,廣結人緣

二零零零年,陳發枝先生是在半推半就的情況下加入詩巫潁川陳氏公會。 
他表示雖然起初並不是很願意參與社團,但是日子久了,他才發現參與社團,讓他結交到更多的朋友,大家志同道合的為華社服務,為公會獻出一份綿力,是多麼的有意義,讓他的人生添加了一筆色彩。 當你不情願做某件事時,這事不見得就是不好的,更多時候那都是件好事,只是你怕麻煩而已。 陳發枝表示,雖然有時候聽到公會要作什麼活動要籌什麼款就怕了,但這也是沒辦法的,因為只要大家需要你,你就不能一直逃避。   

陳 發枝表示,潁川陳氏公會成立之際正是我國華社在文化和教育發展承受沉重壓力的年代。 “那個時候國家政治趨向單元化,執政者為了同時貫徹單一語文和單一民族的政策,在教育內容上徹底以地方色彩內容取代。 年輕一代無法觸及祖居地的歷史,以致與鄉根情懷、故鄉風土漸行漸遠。” 陳發枝表示,當時潁川陳氏公會的成立除了是緬懷祖德,團結宗親外,在維護與傳承中華文化方面也扮演重要角色。 

陳發枝續稱,陳氏公會從當 初的草創導如今的規模是相當不容易的。 “詩巫潁川陳氏公會的每一個發展階段都凝聚這宗親們的團結精神及無私奉獻,同時也蘊含著歷任理事會的心血與結晶。” 陳發枝也盛贊歷任主席及理事們所付出的努力。 “他們創立了完整的制度,使會務能順利推動。 這些前輩是真心真意為著宗親們而奉獻自己的。”


詩巫衛理福兒院已經走過60年了,這些年來多得社會賢達鼎力支助,社工義工們努力不懈才有如今的成果。
願每個孩子都能在健康、幸福、健全的家庭中成長

同情孤兒們的遭遇

陳發枝先生表示潁川陳氏公會每年都會舉辦一些列常的活動,如:頒發會員子女獎勵金、新春聯歡晚會、孝親節晚會、中秋節晚會。 
每年國慶日,當全國人民都在歡慶國慶之時,詩巫潁川陳氏公會卻往衛理福兒院,探訪孤兒。 “我們在福兒院裡頒發學優獎勵金,鼓勵他們努力學習;我們也預備了自助餐,讓他們可以享受一餐美食。 此外我們也舉辦捐報紙等活動。” 

陳發枝先生表示,孤兒是因人為或環境因素(父母雙亡)所造成的。 
他表示小孩子並沒有權利選擇由誰或誰成為自己的父母,是父母把他們帶來這個世界的。 “但是,一些狠心的父母卻放棄他們,讓他們成為孤兒。 孩子不是貓也不是狗,更不是家裡的一隻寵物,飼養他們只是為了排解生活上的寂寞。” 陳發枝說到此處不免搖頭感到無奈。 “天下沒有不愛自己孩子的父母,無論遭遇到什麼,希望父母們都不要放棄他們,讓他們有一個美好的童年。” 

“探訪福兒院的我們也許不會自覺自己做了什麼有意義的事
,但是每年的孤兒院之行,對這些小幼苗們來說卻是非常有意義的。” 由此可見,陳發枝先生雖然外表有些凶悍,但內心卻是個充滿愛心的人。


陳發枝很關心母語教育的發展。 凡對母語教育有所助益的活動他都樂此不疲。 
圖為第13屆中學華文學會就職典禮,他為姐妹會刊物《揚帆號2》做推展禮,同時他也是大會贊助者。

華小、獨中維護母語發展

陳發枝先生表示不管是市區或郊外,都有獨中,讓那些為想要進入獨中的莘莘學子都有機會到獨中求學。

陳發枝先生表示或許將幾間僅有的獨中合併,大家相互團結,共同為獨中教育努力。 那麼獨中就不會常常面臨資金不足的問題,也不需要為籌錢而苦惱。 大家可以合議找一塊空地,建一個大獨中,將所有的師資、資源集合在一起,一起為獨中教育而努力。但是,這是一項十分苦難的事,並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

陳發枝先生也表示政府開明的政治令馬來西亞華文得以保存,這當然也要歸功於為華教奮鬥的華教人士,他們一生都為華教事業盡心盡力,將自己的歲月青春都奉獻給華教,實在令人敬佩。
但是,陳發枝先生表示要維持獨中教育,最重要的還是華小。華小在維護及發展母語教育工作上所所扮演的角色是舉足輕重的。他說:“當一個有十二層的階梯,前面幾層陷塌了,試問這階梯要如何才能上得去?” 他進而表示華小是促進各民族間相互尊敬和諒解的平台。 除了華族、其他種族也紛紛將自己的孩子送入華小就讀,接受中華文化的熏陶,這是一項可喜的事。


第九屆婆羅洲文化節-由中華文化藝術協會呈現的戲劇“雙鳳奇緣”。

熱愛中華文化

陳發枝先生表示他非常喜歡中華文化,也喜歡觀賞文化演出,年輕時就對中華文藝表演很感興趣,可惜沒有多餘的時間學習。 而當本地的中華文化藝術協會籌組時,他就毅然加入,以最實際的方式幫助中華文化藝術協會。 他說,中華文化藝術協會緣起於第二十六屆全國華人文化節。 “當時的詩巫省華人社團聯合會會長拿督劉增強,署理會長拿督劉乃好等人有感於肩負文化傳承工作的華社,必須要有一個代表華族純傳統文化藝術的協會,以發揚傳統文化藝術。 因此,就興起創立中華文化藝術協會的念頭。”

陳發枝繼稱,中華文化藝術協會進行著傳統文化的傳承工作,目前有高蹺隊、傳統戲劇、四川變臉藝術等。 他也希望能將這傳統文化散播到每一個角落,進而與各民族傳統文化互相交流,以“一個馬來西亞”精神建立一個多元文化、多元種族的馬來西亞。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Sunday the 16th.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