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婚姻註冊官許世韜先生

打印
分类:人物专栏

p1040679rsz123.jpg (300×267) 

人物:許世韜先生
地點:許世韜辦事處(健仁藥劑行)
時間:2010年11月6日 10:00a.m.
採訪:王政璋 、蘇光晶

漫漫杏壇路

許 世韜先生自1958年衛理中學高中畢業後,便進入師訓学院受训。 師訓畢業後,即被派往自己家鄉的南山小學服务,執教英文,展開了人生第一站的教書生涯。之後他為了充實自己,远赴英國倫敦大學進修。學成回國後,進入中華 中學執教,後亦曾任衛理中學下午班主任、SMK Jalan Oya 副校長以及侨南小學校長。 許世韜也表示,在學成歸國後,他還是被委派担任英文老師。 在參與教會文字工作後,更深入地掌握了中文,於是他在中華中學執教時,被委派執教中四及中五的中文。

許先生與書結下了不解之緣。 他大半輩子都在教書,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教育着國家未來主人翁,將他們培育成為國家的棟樑。 雖然許先生現已結束了教書生涯,但是他桃李滿天下,在杏壇上付出許多貢獻。 目前他協助长男所经营的健仁药剂行,也是馬來西亞官委婚姻註冊官。

許 先生也活躍於各社團之間,他曾任詩巫高陽許氏公會的秘書長十余年,并曾在詩巫省華團擔任多屆副秘書。 他也是詩巫紅新月會的理事,曾擔任過該會的副秘書,青年組主任等。 許世韜也活躍於各文教組織,曾擔任過砂拉越教師職工會诗巫分会主席,並且籌辦師訓畢業同學會、担任詩華教師會执委等。 目前他也是詩巫畢理學院的董事。 許世韜是個虔誠的基督徒,他目前也是國際基督教傳播協會(World Association For Christian Communication,簡稱WACC)亞洲區/馬來西亞的代表。

p1040679rsz.jpg (600×450)
# 許世韜熱愛社團及教會生活,努力付出貢獻社會,然而他卻自嘲自己為“不務正業”。

文字事奉


許 世韜先生曾任《衛理報》主编長達十九年。 他表示,當初他曾受過【香港海天書樓】所舉辦的『海天報學班』的文字訓練(類似新聞訓練),因此對於撰寫及編排有一點認識,因此受教会当局青睐,受命擔任 卫理报主編。 許世韜是個無私奉獻自己的基督徒。 他表示,這是一種的文字事奉。 直到今天,在每個月的衛理報裡,都會有一篇許世韜專欄“想到写道”,這麼多年來始終如一,其事奉神的心志,從不曾改變。

與黃家光攜手 衛理報起死回生

許 世韜表示,《衛理報》於1951年創刊。 一路走來,衛理報可說是一份內容丰富的宗教刊物,包涵了福音故事、生命見證、經濟、時勢、資訊廣場、特別報導等。 然而今天頗受基督徒歡迎的《衛理報》,也曾經面臨一時的低潮期。 許世韜表示,当年衛理報因種種因素,一度根本無法生存,每次出版,竟然只有薄薄的一張紙。

冥冥中自有安排,上帝的旨意就像一道光,照亮了 前方的路。 在《衛理報》最艱難的時期,許世韜的寫作才華終被發掘,他於《衛理報》行將就木,臨危之際,擦亮筆桿上陣,並且與黃家光先生(曾任聖心小學校長)一起攜手 挽救《衛理報》。 此外,在許世韜與黃家光兩人雙筆合璧下,还合編出版了多本書籍及福音刊物等。 其後,《衛理報》的版面也一直增加,從原來的十六開版擴大為八開,後來還擴大至四開版,同時增加版面,增加報份,改善紙張,甚至還採用彩色印刷。 時至今日《衛理報》已經發展成為頗具規模,內容豐富,基督徒爭相翻閱的刊物。

cmmlogo12.jpg (399×171)
# 創報超過半個世紀的《衛理報》曾經幾近腰斬。

以戲劇傳揚福音

許世韜坦承,縱然文字工作是一項不簡單的任務,可是相較之下它還是會比口傳好。 他说“畢竟口傳受空間與時間的限制,而筆傳卻能克服時間與空間限制等的缺點。 因此筆傳工作是不論多辛苦都要進行下去的。”

許世韜進一步指出,雖然筆傳很好,但是戲劇卻比筆傳更好,因為它能將內容通過歌唱、動作、音樂來表達出來,傳達的訊息更為清晰。 於是,他開始創作戲劇腳本,編導戲劇,寫出了一篇又一篇的劇作,最後以戲劇的方式來向社會大眾散播上帝的大愛。

由 於許世韜在衛理報事奉,因此讓他有機會認識美國衛理公會外洋佈道部的幹事。 這為他日後參與國際基督教傳播協會(World Association For Christian Communication,簡稱WACC)打開了道路。 參加WACC後,讓他有機會見識到藉著戲劇,在教堂内表演傳播福音。 這讓他催生在老家以戲劇為媒介,傳揚福音的方法。

剛開始時,許世韜 一直苦於無法尋找老師培訓各種專才而感到煩惱,就如其所言,戲劇是一門綜合藝術,是以語言、動作、舞蹈、音樂、木偶等形式達到敘事目的的舞台表演。 戲劇與其他表演藝術不同的是,它需要多方的配合,演藝、道具、編劇等的人才,戲劇需要各方面的專才才有辦法推動啊!

daosh.jpg (320×240)
# 【道聲劇團】在全砂戲劇觀摩會中上演『老闆的一顆心』 。

創立【道聲劇團】

就 在他感到無助時,他想起了因參加WACC而認識的洪善群及上官賢麗,這兩位熱愛戲劇的朋友熱愛戲劇自不在話下,更可貴的是他們也參與戲劇,並且認識許多的 戲劇表演專才。 因此,在洪善群及上官賢麗的协助下,終於成功地舉辦了訓練班,並且獲得全州各地60多個代表參與。 在經過一周的密集訓練後,大家皆有感不該讓戲劇的訓練就這樣完結,因此眾人即席籌組劇團委員會,共同創立【衛理道聲劇團】。

在1986 年,在年會的批准下,正式成立了【衛理道聲劇團】。 該團第一次演出的作品《流淚谷》便是許世韜的一位朋友編寫、許世韜自身一手指導的。 經劇團團員們多年默默耕耘後,逐漸將【道聲劇團】發展成為一個頗具名氣的本土劇團。 到了今天,此劇團已成為了傳揚神聖福音的最大管道,儼然是本地福音劇團的泰斗。 它也促成了詩巫民眾會堂成立戲劇組,許世韜在州元首華誕時更在民眾會堂執導《仙樂飄飄處處聞》,以美妙的戲劇為州元首祝賀。

【道聲劇團】 經常演出,每年也會在固定的節日演出,如:聖誕節、復活節等。 許世韜表示,他們曾經举办过好多次戏剧訓練班,讓愛好戲劇的弟兄姐妹都能夠接受較專業的戲劇訓練,壮大阵容。 “在本地戲劇業不盛行的情況下,要興起戲劇業並不是易事。 但是經過成員的攜手努力,相互合作下,如今,在各省擁有了自己的分團。 我們的分團遍布全砂,在古晉、美里、加帛、民都魯等皆有我們的分團。”

翻譯作品:《富雅各傳(Tuan Hoover Of Borneo)》

《富 雅各傳》的原著是葛惠良牧師(Frank T. Cartwright 1884-1964)。 葛惠良牧師曾經來過詩巫。 在逗留期間,他親眼看到了富雅各在發展詩巫所付出的努力。 於是,回國後,他將富雅各的種種事蹟撰寫成冊。 剛出版之時,得到的迴響並不多,甚至更無人願意發行這本書。

直至許世韜在無意間與古晉的英國文化協會負責人通話時,才找到了《富雅各傳》 这本书,并為翻譯《富雅各傳》帶來了契機。 許先生認為,富雅各對詩巫的發展功不可沒。他從美國來到那麼遙遠,而且人迹罕至,荒烟蔓草地方宣教,由此可見當時的宣教士都非常偉大,他們的心志是無可言 喻的。 許世韜認為必須讓更多人認識富雅各,因此在英國文化協會的幫助下,拿到了葛惠良牧師的原作,然後進行中文翻譯。


# 富雅各牧師

作 為翻譯作家,許世韜對富雅各牧師的了解自是很深。 他表示,富雅各出生於1872年8月26日,他將自己的一生都奉獻給上帝,成為一個宣教士,廣傳這美好的福音。 許世韜進一步透露,富雅各本應到印度傳揚福音,但後來卻來到了檳城。 在檳城生活了些許的日子,恰巧當時詩巫的宣教士無法繼續宣教,富雅各便開始了他在詩巫緣起緣滅的生活了。

“富雅各不僅進行宣教的工作,他 對詩巫的發展也佔有一席之地。 富雅各承襲黃乃裳既有的基礎,用了三十三年的光陰著力於經濟作物橡膠的種植、宗教事務的推廣、教育事業的展開,及先進器械的引進,不但改善墾民的物質條 件,也豐富了他們的精神生活面向,扮演著政府與人民的橋樑,貢獻卓越,備受砂王肯定。”

富雅各離世前在拉讓江流域協助完成的衛理禮拜堂41間、學校40間,他一生把自己的生命為拉讓江流域的福州人擺上,為詩巫注入現代文明,也全然奉獻給上帝,恩澤每一個墾荒的前輩。 富雅各可說是新福州墾場第二代領導者。

《富 雅各傳》是許世韜最重要的一部翻譯作品,也是詩巫文史、翻譯史上最重要的一本書籍之一。 他成功地讓詩巫的民眾認識到富雅各,也重新讓人們思考傳教士對詩巫的發展文明的貢獻。 這本書出版後,更促成了官方設立富雅各紀念公園,並且於2009年落成。 如今他翻譯的《富雅各傳》已是第三版了。 第一及第二版是華文版,而第三版則有中英文版。

fuyage.jpg (520×390)
# 於2009年8月16日落成的富雅各紀念公園,采用了獨具一格的大漏斗型設計。

熱 愛創作的許世韜熱愛寫作,自會把自己所見所聞記錄在案,一方面供自己保存留念,一方面也是作好筆傳工作。 許世韜雖已进入古稀之龄,但他的身心健康,思想上也非常年輕,跟得上時代的列車。 他熱愛旅遊,常將旅途中的所見、所聞、所思,寫成了文字。 唯這些“遊記”皆只在報紙上刊登,还未集結成冊出版面世,甚是可惜。

作為《衛理報》的專欄作家,他在該報所刊載的作品之量是不言而喻的。 他將自己在《衛理報》專欄的文章,編為一本書,叫《想到寫到》。 這本書在2008年4月出版。《想到寫到》的文章皆摘自《衛理報》,因此其內容中心想當然爾是傳揚福音,呼籲民眾信奉上帝。

許世韜先生在報章上發表的系列文章,亦受伯樂及知交之邀,出版單行本,目前,他還在策劃當中。 筆者在此希望這一篇篇具有意義的文章,能夠順利發行,讓這具有價值的作品,廣傳於社會中。

p1040682rsz.jpg (600×450)
# 許世韜展示三種不同版的《富雅各傳》。

成功改變人民捐血觀念

許 世韜透露,他參加紅新月會已經有40多年了(1970年-2010年)。 曾經擔任该会的捐血小組主任。 在任期間他最感到欣慰的是,該會成功地改變了人民對捐血的固有觀念,大力宣傳捐血救人的好處。 他指出,之前,華人是用血最多,捐血最少的族群,而當時(1986年前)由於醫院裡的血庫经常嚴重缺血,因此在醫院裡可是有人公然買賣血液的。當然這些買 賣的人多數都是“中間人”,他們通過安排及介紹,讓捐血者付錢買血,而捐血者並沒有得到這筆錢的大部分,通常這些錢都被中間人拿了過半,剩下的才付給捐血 者,因此當時的社會叫這些人為“吸血鬼”。

這些血液交易除了道德考量之外,對社會和病人也造成了安全的威脅。 因此,紅新月會一致認為必須先行改变公眾的捐血觀念。 於是,紅新月會獻議制定法律禁止血液買賣。 在經過紅新月會的一番努力後,該會正式成立捐血小組,而許世韜則被選為小組主任。 多年來在醫務人員的配合下,紅新月會成功打破華人“捐血會短命”的保守觀念,通過媒體,世界紅十字會等的幫助,最終成功讓血液買賣走入歷史,並且催生了詩 巫博愛協會,更讓華人成為捐血最多的族群。

修訂族譜《東馬許氏華裔南遷支譜》

許世韜在擔任許氏公會秘書期間,有見於舊式族譜查找不易,因此興起了要修訂《東馬許氏華裔南遷支譜》的念頭。 “沒有理由我要尋根問祖還要知道祖先的名字,祖先住在哪兒啊? 我都要查族譜了,怎麼可能會知道祖先住在什麼鄉區的呀?”

因 此,許世韜認為,名字是唯一查找的關鍵了。 於是乎,他就開始修訂族譜,按名字的筆劃(比如“政”為九劃),一頁一頁重新編排,像字典版容易查找。 若出現同名同姓,就查看父親名字。 筆者也親自查找了好友的名字,發現這種有點像字典的族譜真的很好用。 除了查到了好友的父母,也查到了他的兄弟姐妹。 這本族譜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有相片,而且相當多。 內容豐富且圖文並茂,真讓人不得不為這本族譜叫好。

akr.jpg (400×435)
# 許世韜展示其主編之《東馬許氏南遷支譜》。

策劃華小師資培訓計劃

許 世韜先生活躍於華人社團之間,由於他擔任高陽許氏公會秘書多年,因而被公會推薦入會詩巫省華團,擔任副秘書一職,為時多年。 許世韜告訴筆者,他最感欣慰的是當年成功推動華小師資培訓計劃。 他憶述道,當年時任會長的劉利民看見華小教育艱辛維持,尤其是師資短缺的問題,更是十萬火急,因此在會長的委託下,他開始著手策劃華小師資培訓計劃。 “當年許多年輕人對如何申請進入師訓學院一無所知,更對教師這個行業认识不夠。 因此華團有責任要在这方面,带头作宣传与鼓励的工作。 于是便举办講座會,邀請來國內教育界的專才,為年輕人提供這方面的信息。”

許世韜表示,在成功吸引及激勵年輕人後,華團也催生了鼓勵的方 案,包括提供最實際的經濟支助,提供因參加師訓而沒能領取月薪的臨時教師們一些津貼,以讓他們無後顧之憂等。 “在劉利民會長的大力支持下,當年居然有數十名老師獲准進入師訓學院受訓。使華小師資短缺的問題,暫時獲得紓緩。”

許世韜表示,雖然這個計劃很好,但是耗資實在太大,後來華團改選,更換領導層後,就將這項計劃交給各屬會各自進行。 而他本身也對沒能实现振興華校師資全盤計劃而感到無奈。

u208p4t8d1964218f107dt20091113160653.jpg (500×333)
# 華小長期面臨師資短缺的問題。

趣談结婚二三事


許世韜先生是婚姻註冊官,筆者自不會放過詢問婚姻之事的機會。 許世韜表示,他自1997年擔任婚姻註冊官至今,已擔任了十三年的婚姻註冊官,當然也看到了無數的婚約百態。 以下為許世韜的部分協助註冊結婚的經歷:

(一)老夫少妻
一 位年邁患病的老爺,他請了一位中國籍的女子南來照顧他。 漸漸的,那位老爺發現每六個月都要辦一次簽證,感到厭煩。 於是,他便與那位女子商議,要求她嫁他為妻。 這個女子在中國也有家室,當然會面對丈夫的反對。 最終在多方面協調下,才得到那位女子及家人的同意,一段婚姻就這樣促成了。

(二)破鏡重圓
其中,一對離了婚又欲結合的夫婦讓他印 象深刻。 許世韜先生為筆者實況轉播了當時的情況:那對欲結婚的“新人”坐在他辦公桌的對面,他一如往常問準新郎道:“你離過婚嗎?” “準新郎”答道: 離過,離婚證書已在你手上。 接著,他再問“準新娘子”:“你離過婚嗎?” 新娘誠實的回答:離過,離婚證書也給你了。 這頓時令他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 回過神來才知道,原來這對“新人”曾經離婚,現在又想破鏡重圓。 現在回想他還覺得煞是“有趣”,也算是“趣聞”一個。

(三)假結婚
許 世韜表示,假結婚事件較多,而且都是涉及小龍女。由于小龍女事件牽扯太為複雜,影响所致,目前婚姻註冊官都不能替外籍人士辦理婚姻註冊,他們必須親自到婚 姻註冊局註冊,處理時間為二十一天。 “當然,如果是本地的人要假結婚,我們也是沒有辦法的。” 婚姻這事有些人認真以待,信守承諾,互許一生;可有些人卻不以為意,當它是個工具,並且以此突破法律的束縛。 要讓人了解婚姻的神聖性,實在也不是件易事呀!

(四)偷嚐禁果
偷嚐禁果事件在報章上已是屢見不鮮的新聞了。 還未成年的少男少女,已生米煮成熟飯,最後只好步上禮堂。 當中若有觸及國家的法令,他們就必須小心,而婚姻註冊官也將無法為他們註冊。

p1040681rsz.jpg (600×450)
# 許世韜擔任婚姻註冊官13多年來成功促成了一千多對夫婦。

離婚率高企不下?


婚姻註冊官不僅為新人處理註冊手續,也肩負著調解婚姻的使命。 他們為欲離婚的夫妻調解,還成立了調解委員會,希望每對夫妻都不計前嫌,重修舊好。 現今,調解委員會已不存在了,婚姻註冊官也不再為這些怨偶調解婚姻了。 在處理離婚之事上,也只能盡量調解,要他們三思了。

筆 者詢及當下離婚率是否高企不下時,許世韜卻表示,以他的經驗來看,離婚率也沒見得變高。 筆者猜測,應該是在收集數據時使用了錯誤的計算方式,再加上媒體放大才會有如今的“離婚率很高的感覺”。 有關錯誤的計算方式有多種,筆者在此要舉一例與大家分享。 曾有媒體將2010年的結婚對數處以2010年的離婚對數,得出了三對裡面就有一對的結果。 其實,這種把今年的離婚對數處以今年結婚對數是不專業的,因為今年離婚的不見得是今年結婚的。 這種計算方式更多是用來反映國人結婚率及離婚率,而不是每對結成夫婦的總離婚率。 這意味著媒體常報導的“三對裡面有一對會離婚”是不專業的,是使用錯誤的計算方式。 也難怪許世韜先生沒有感覺到離婚率攀高的感覺。

“永遠離了婚的女人”

許 婚姻註冊官表示要維持一段婚姻,並不簡單。 許婚姻註冊官認為,在部分華人守舊的觀念中,一對離了婚的夫妻,即使兩個都是受高等教育,女的與自己的丈夫離婚,那她就是“離了婚的女人”。 那“離了婚的女人”即使再婚,也許在世俗的眼光中是無法被接受的。 所以,“離了婚的女人”就會一輩子都被標籤為“永遠離了婚的女人”。 至于男的如果再婚,一样會面對這種不同的眼光,认为这个男的必定与众不同,或許是性格,或许是有其他的缺陷。 因此离了婚的男女,都是会被人另眼相看。

080619142832_0.jpg (426×399)
# 每個人對婚姻的看法皆有所不同,婚姻真的只是兩個人的事嗎?

註冊婚姻程序

許 世韜也告訴了筆者註冊婚姻的程序,其首要條件是年齡。 男女婚姻在法定年齡上是二十一歲。如果還未到合法年齡,男方和女方都需一位監護人,而父親是法律默認的監護人(母親不是法律默認的監護人)。 假如父親已經仙逝了,或是下落不明,就必須到法庭或警察局提出死亡證明或失踪證明。

注册结婚的手续分两部分,先是,必須攜帶複印版登記、 出生證各一張及照片到國民登記局填寫表格。 之後,到法庭宣誓,最后再到助理婚姻註冊官处註冊。 通常新人與婚姻註冊官會在公會舉行一項簡單的官方註冊儀式。 签署完毕,婚礼便完成。在註冊儀式當天,新人可邀請親朋好友到來,可以邀請詩班唱詩、牧師禱告等。 完成了上述一聯串的手續,新人便是合法夫妻,可以舉行自己理想中的婚禮,宴請親朋好友。

有人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也有人說,婚姻是愛情的天堂。 各位看官,你又怎麼認為呢? 俗話說結婚是人生必經之路,不論你是抱著什麼觀念結婚,既然已經締結為夫妻,就得好好把夫妻關係經營下去。 但願每對夫妻都能恩愛百年、幸福到永遠。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Sunday the 16th.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