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白燕麗女士

打印
分类:人物专栏

人物:白燕麗女士 (第三省華文獨中校友聯合會副主席)
地點:華團大廈金友廳
時間:25/11/2010 (4.00p.m.)
採訪: 王政璋、蘇光晶

簡介第三省華文獨中校友聯合會

白燕麗女士表示第三省華文獨中校友聯合會成立的最大目的是為了讓本地六間華文獨中校友即公教中學、黃乃裳中學、公民中學、光民中學、建興中學、開智中學能有一個平台彼此聯繫。大家即使已經完成學業,在社會上工作打拚之餘,也不忘曾經栽培過他們的母校,循循善誘的教師、為學業而並肩作戰的同窗,更重要的是大家能在一起,為華文教育的傳承、傳遞而努力。


第三省華文獨中校友聯合會幾個有別於其他團體的特點。 首先,白燕麗女士表示第三省華文獨中校友聯合會是各校校友所組成的。 另外,校友會裡的理事制度以輪替為主。 “會長”一職由各校友會輪流擔任,並以一屆為限。 各校友會則派出代表組成理事會。 任期為一屆一年。 以主席之職為例:今屆的會長之職是有公教中學校友會的主席所擔任,那麼來屆的會長便將由其他獨中的校友會主席所肩負。 如果,本該輪替的主席人選,因某些原因而無法擔任,那麼該主席人選便需要從該校校友會的理事中挑選出來委任為主席。


Smile 第三省華文獨中校友聯合會在第九屆婆羅洲文化節期間展出,希望可以招徠更多學生。

第三省華文獨中校友聯合會 成立經過

1970年末,公教中學許如傑等有感於詩巫省華文獨中董聯會的成立,乃在整合省內所有獨中力量後,確實發揮獨中“統籌統辦”之辦學功能的重要角色,乃啟發籌組成立以六間獨中校友會為基礎的『獨中校友聯合會』的念頭。 為此,特於1979年召集各獨中校友會領導層商討有關籌組事宜,經熱切討論一致認為確有結合六個獨中校友會,發揮整體力量,協助母校及各獨中辦學及推動未來發展之必要性及重要性,乃一致通過籌組『詩巫省華文獨中校友聯合會』的議決案。

同時,會上也一致推選公教中學許如傑為發起人,而公教中學校友會則委任陳家忠為籌備會主席,成立籌組委員會陣容。為使籌組工作順利展開,許如傑個人則捐獻馬幣一萬零吉充作籌組活動經費。 會上也同時決議在以貫徹各校友會集體領導『聯合會』功能之前提下,乃通過“會長”一職由各校友會輪流擔任,並以一屆為限。各校友會則派出代表組成理事會。任期為一屆一年。

之後,籌組委員會即向社團註冊局進行註冊申請工作,同時,積極展開籌組工作。歷經一年努力,『第三省獨中校友聯合會』終於在1980年正式宣告成立。 為此,也意味著一個真正代表省內獨中校友最高領導機構正式產生。 而『獨中校友聯合會』之成立也確實塑造了獨中生“維護母語•支持獨中•愛護母校”的民族精神與社會形象,並且肩負著『承先啟後• 繼往開來』的時代重任,共同為民族千秋大業,攜手共進,邁向『獨中』康莊大道,迎接『母語教育』全新里程碑的開始。


Smile 第三省華文獨中校友聯合會在第九屆婆羅洲文化節初試啼聲,主辦『全砂中學相聲比賽』,獲得熱烈迴響。

獨中風雨路

我 國獨中教育一路走來已有五十年的歷史了。 獨中從被認為沒有前途,到被民眾廣泛接受,再到鼎盛繁榮之期,到爾今我國獨中教育已經成為國外大專承認之文憑,前途一片光明。 然而,這五十年來一直都不好過,可說是跌跌撞撞,一路坎坷。 獨中教育除了必須靠我國華社鼎力支持,更需要社會人士的捐助才能維持下去。 白燕麗認為,談獨中,列不能不提這五件事。

(一)經濟來源

白燕麗女士表示華文獨中自創立以來一直都面臨許多困境,處在水深火熱之中。 華文獨中的經濟來源都是來自董事會、公眾人士、學生家長的捐助。 通常學生的學費都用來資付校長、教師、工作人員等的薪水。 白燕麗透露,教師職員的開銷不是大問題,校內開 銷最大的是學校裡的硬體設備,因為東西總是會壞的,而這些硬體設備是壞了就要修的,以一個擁有500人的學校為例,每個人一天上一次廁所,廁所的水喉就要 被使用至少500次,開開關關,沒過幾年就松了,松了就會漏水,就要修。 當然這個例子只是一個比方,還有其他設施如椅子、板凳、粉筆、地面、木磚、牆壁等,而這些硬體設備才是需要最多資金的。


Smile 每年各獨中都會舉行義賣會、籌募義款等活動,以增加學校收入,貼補開銷,提升設施。

(二)師資來源

白燕麗女士表示許多已畢業的校友,他們對教育都充滿憧憬。 “一些中港台畢業的校友也紛紛回校執教,一方面是因為他們的學術資格不受政府看重,一方面是因為獨中畢業生對於母校的羈絆也比較重。” 她說,這是令她感到欣慰的,他們都非常期望並樂意回到母校執教,從接受華文教育轉為為華文教育而努力。 “在獨中執教的福利也許比不上政府中學,但是他們都願意為華文獨中教育的千秋大業而奉獻自己,這實在是一件令人感到感動及溫馨的一件事啊!”

白燕麗笑稱,獨中的師資尚算充足,自給自足,問題不大。 她表示,目前在獨中執教的教師多為獨中畢業生。 

(三)學生來源 

白 燕麗表示,學生來源一直以來都是各校重視的一個環節,因為學生的多寡將直接影響校內的經濟來源,對於未來的辦學方針影響也極大。 “學生較多的學校更容易贏得名氣,更容易發展社團及體育活動,學費收入也較多,收入有保障。 學生少,就不能聘請太多教師,部分教師也會被迫要兼職,當然這包括非他們專科內的科目,如歷史及地理等。” 唯讓白燕麗感到欣慰的是,經過華教團體、華團、校友會以及獨中本身的自強不息,許多華社同胞已經逐漸擺脫“念獨中沒前途”的窠臼,父母也紛紛將孩子送入獨 中接受華文教育及中華文化的熏陶。 “這說明華社的努力是沒有白費的,這是十分可喜的。”

但是白燕麗還是對“念獨中沒有前途”的思想揮之不去表示了擔憂。  “是什麼影響了這些人對華文獨中教育怯步?” 所以,白燕麗常常對身邊的人表示獨中教育並不會令人畢業後失業、前途暗淡。 反之,社會上許多的成功人士,都是接受獨中教育,包括她自己。 她表示,她常常用“我有很差嗎?我也是獨中出來的。”來為獨中教育背書。 


Smile  獨中舉行招生活動,吸納專才。 獨中自力更生,只能靠自己。

(四)人才流失

白燕麗女士也表示許多畢業的獨中生,都向外發展。尤其是那些專業人士,如醫生、牙醫、工程師等。 “當然這不能排除部分獨中畢業生是因為國外的工資及福利較為吸引,導致他們不願回國服務。獨中生升學最大管道的中港台各大學的學術資格不被承認的比被承認的多,這麼多年下來只有一部分的學術資格被承認,比如醫科等。  無論如何,白燕麗希望政府能以更開明更遠大的目光看待獨中教育。

(五)華文地位

隨著中國經濟的崛起,華文已成為各國競相學習的語言。 回顧印尼排華的黑暗時期,華文教育受到打壓,當地的華人更是苦不堪言。 所 幸的是,經過前印尼總統對外公開接受華文教育,如今印尼的華人子弟或當地的人民都能學習華文。 白燕麗指出,雖然馬來西亞政府對華文教育的姿態比鄰國都還要好(泰國採取語言單元化政策、新加坡採取英文至上政策、印尼則實行滅華文政策),但是這樣下 去,將來有一天我們或許會失去這個優勢,馬來西亞不能只滿足於此,應該更上一層樓,吸納這些專才。 

白燕麗表示,雖然在大馬的教育制度下華文獨中文憑不受承認,
但 是她還是希望有朝一日,華文獨中文憑能受到政府的承認,獨中生也能憑著統考文憑進入政府大學進修。   “這是我國華社的共同願望,華人民間團體、文教組織也提出了訴求那麼多年,政府實在沒有理由不重視之。” 她繼稱,政府偶爾會放放話,試探華社反應,報報佳音,讓華社欣喜,唯獨那麼多年來都是只聞樓梯響,具體的政策至今還是八字少了一撇。 她也謙虛地表示,她在
維護獨中教育所付出的努力還是不夠,她也希望獨中校友們能更團結維護獨中教育,並且希冀獨中積極辦好教育,讓社會人士能拋開“念獨中沒出路”的思想。


Smile  白燕麗認為,國家教育政策應該更開明,留住獨中人才,彌補大洞。

白燕麗認為,華文獨中教育必須承先啟後、繼往開來。 “
若現今人人都不注重華文教育,那麼可否想像我們的下一代對華文教育的認識會是怎麼樣的? 因此,維護獨中教育你我有責,希望大家都能為華文獨中教育而盡自己的一份綿力!”

最後白燕麗以『維護獨中、千秋大業、華教之火、淵遠流長』四句話為專訪作了個結語。 謝謝白燕麗女士!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Sunday the 16th.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