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那隻小狗,Momo

打印
分类:天窗亮话

文:阿叮

 

小狗Momo生病了,很嚴重。 我娘這麼說:Momo可能活不過晚上了。

我望著Momo,它氣喘吁吁躺著,黑眼圈很重,連頭也抬不起,就像真的要死掉的狗狗,忍不住掉下眼淚。 我的Momo真的要死掉了嗎? 摸著它的頭,輕聲地說:Momo,你要活下去,Momo加油! Momo的身體仍然喘得厲害,但從它的眼神,我知道它明白我的意思。

 

它剛來我們家的時候,它黑深的眼裡透著荒涼與寂寞。 狗總是給人溫暖與忠誠的印象,我不知道狗也能這麼寂寞。 恰恰與我的心情相仿。 抱著它給它取了名字,從此我在門口喊聲Momo,它便乖乖到我懷裡,靠在胸前陪我。 於是,一人一狗的我們,開始毫不設防的聊天。 偶爾就靜靜坐著,我想我的事,而Momo靜靜不動地陪我。 有一次,我心情很好,它頑皮起來,抓抓頭髮,舔舔下巴。 就在它要舔我,我要玩它肚子時,我們親親了。

雖然Momo是女生,我還是不好意思,甚至覺得不可思議,在那輕輕一碰後,有種什麼東西填滿了我的心。 寂寞的彼此,即使有動物與人的界限,還是會因寂寞而互相安慰,這是Momo那時告訴我的。

在收養Momo的同時,我娘也收養了另一隻小狗Tomato。 兩隻狗都很可愛,可是Momo身上莫名的寂寞,讓我想好好照顧,也讓我對它有明顯的偏心。 譬如從飯局帶回來的剩菜骨頭,總會先丟出一些不怎樣的骨頭給Tomato。 Tomato是隻短視的狗,一見到骨頭,就去搶。 Momo就知道我的意思,總會搖搖尾巴,在我腳旁待著。 等到Tomato在遠方吃得渾然忘我,我再賊賊從袋子撿出大雞骨,丟給Momo,它才滿足地吃。

有了Momo,因對新環境不適應而造成的低落與寂寞,漸漸掃至地毯底。

“Momo,不要死掉...我會寂寞的...” 在我摸著它的頭邊跟它表明心意時,它若有似無地點了頭。 “明天早上,我要給你吃蛋糕,你最喜歡的唷!”

隔天,我一起床就去看Momo,前一晚連頭也抬不起的Momo,努力向我搖著尾巴,果然Momo最懂我的心。 於是拿出蛋糕,放在手上,餵給他吃。 摸摸它的頭,輕輕喊著Momo,它的眼睛微微瞇著。 “Momo,你已經幾天沒吃東西了,這個是你最喜歡吃的蛋糕,還有雞蛋喔,快把嘴巴張開,要吃東西, 病才會好!” Momo虛軟地抬起頭,像餓了很久的小孩,很快地吃完一小塊蛋糕和雞蛋。

吃飽後,它又倒在地上喘氣。 我知道它是為了讓我高興而吃東西,摸著它硬硬漲漲的肚子,輕柔摸著,它的舌頭都伸出來了。

我說,Momo,你要加油,等你病好後,我再請你吃雞蛋。 吃兩個、吃三個都行,還有蛋糕! 更好一點的話就幫你洗香香,帶你去兜風! Momo,一定要加油,只剩下主人自己去寂寞的話,是不行的!Momo,加油加油!

Momo是我主動收養並命名的第一隻狗。 在吃完蛋糕後的隔天,過世了。我很想念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