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的赛场

打印
分类:天窗亮话

文:佐戾

每个人都知道,在一场比赛当里,必须是制度公平、裁判公平、规矩公平。 否则必定有一方是受到压迫且无法完整、适当的发挥本事。

 

足球赛也好,羽球赛也好,都必须是在一个公平的制度之下才能完成。 反之,这个比赛的公允性,必定受到参赛者、支持者的谴责,甚至唾弃。

这个原则,也正好契合在政治上。 任何政治活动,都必须受到平等对待。否则,政治制度延伸下来的产物,如教育、经济、生活条件甚至个人隐私,都不会出现“公平”两个字。

举例,一个政治系统,如果依照种族、贫富阶级、城乡等来制定游戏规则,这种政治生态,我们可以称之为“不完全政治生态”,严格一些来说,也可以归纳 为“畸形政治生态”。 许多人还以为“只要有选举,那就表示这叫做民主”。 殊不知,在初期民主社会的雏形,也只是“贵族阶级”可以投票,并且认为“唯有受教育的贵族在知道什么是政治,并将未受教育的一群归纳为不懂政治不许让他们 投票”的理念。

虽然我不否认这是一开始的民主雏形,但却不是“畸形政治生态”,并且要从君权社会过渡在民权社会,这是必定出现的一种政治运动。 但我们必须清楚,后期的斗争,都围绕在“一人一票”的原则上,没有一个国家允许乖离这种原则,并且有责任致力于制定更完美、更符合国情的政治制度,来推行 真正民主社会。

回顾之前沸沸扬扬的709大游行,所推行的八大诉求,每一个诉求皆是表达了“要将我国的选举制度规划得更加完善”的讯息。 偏偏在这种推行民主进步活动的基础上,我国的政权却在这时开倒车,将709定义成“非法组织”,并且施行打压、逮捕、驱赶等等暴力手段。 从这行为上看来,我把它叫做“利用蛮力,打破国家进步”。

没人要制造暴乱,只是想让自己的生活所在更加美好而已。 可是权力中心或许是担心在更改了选举制度之后,面对的就是自己丧失政权的危机。

从历史的种种迹象看来,我国每一次的选区划分工作,可略知一二。(详情可参考我国选区划分,并以人口、占地、密集度等,来环顾整个选区划分工作,就可知道到底在我国有多少不合理的划分方式)

在一个不公平的制度之下,除执政党以外,在野的所有政党,自独立以来就长期处在下风,且被政权透过白色恐怖、金钱压缩、威逼利诱等等手段,处处打压。

这种影响是深远的。

马来西亚许多人知道政治民主的意义何在,奈何在一个不公平的环境之下,却无法实现政党轮替的运作,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一个政权独大50多年。 如此屋檐下,有经济能力的人宁可选择移居他国,或许已经抛弃大马公民权,也或许保留,但这皆不是重点,而是他们对国家不报有期望。

人家说,哀莫大于心死。 但请切记,难,不代表不可能。只要你愿意,实现政党轮替,必有那么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