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災也!

打印
分类:天窗亮话

文:法老王

沒有水,人類不可活。

 

但凡事物總有正反兩面,古語有雲: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我們看到全球各地因氣候的極端變化,頻頻遭受水的肆虐,台灣88風災、泰國洪水圍城等等。 面對水的無情,人們只能望洋興嘆、只能無能為力、只能被動的逃亡。

詩巫是個小地方,但是這個方寸之地,卻可以在一年之中發生好幾次水災。 水災的發生有兩大原因:一是數日大雨,造成河道疏浚不力,積水成災;二是上游數日大雨,江水又逢漲潮時期,泛濫成災。

小時候,我們住的是高腳木屋,每逢豪雨成災,我們就成了水上人家。 因為屋子高腳的關係,我們從來都不需要担心傢俱泡水的問題。 唯一讓父親煩惱而且勢必要搬遷的,就只是那輛破舊的老爺車。 與左鄰右舍的車子一樣,它被停放在大路邊。

從篱笆大門到大路得經過一座紅木搭蓋的橋,每逢漲水,橋都被淹入水里,若要離家出去大路,准備一條探路的長棍也是必不可少的,老人家嫌持棍麻煩,往往只憑記憶涉水而過,卻也總不會出差錯,不由讓人驚嘆老人家的“特異功能”。

每每漲水,空氣里總飄浮着一股江水混着泥土的腥臭味,家里的老人拼命搖着芭蕉扇子,企圖驅趕這臭味,卻還是無所不在。 災情若持續,空氣里又會增添一股不知從哪兒飄來的屍臭味,即使陽光再猛烈,卻還是嗅不到大地的獨特氣味。 往窗外望去,只見浊黃的污水覆蓋了一切,污水上垃圾在盡情飄浮着,有保麗龍、保特瓶、塑料袋、樹枝、木屑等等。 許多小孩不聽長輩的勸,將漲水的區域充作天然的游泳池,在水里嬉鬧。 幾只鴨子劃水而過,偶而扑打着浊黃的江水,用鳥喙洗刷着身上的羽毛。 雞群們則全都站在了高處,恐惧的望着江水……

水災天,不是上課天,可以待在家里玩樂的孩童們自然是快樂;相對的,長者們賦閑在家,無事可做,做什麼也不是,不僅忧心未完成的工作、未完成的交 易,更忧心菜價的高漲、糧食無着落。 水災,對菜農的沖擊何其大,望着一大片的菜園成汪洋,即將收成的菜圃頃刻間遭受洪水的蹂躙,只能無語問蒼天。

待洪水退去,是我最驚惶的時刻。 不為別的,只為滿地的蚯蚓屍。 這些蚯蚓屍經過水的浸泡,屍身發白腫大,看起來特別噁,對蒼蠅和雞鴨來說,卻是天下掉下來的美食。 我本來就對蚯蚓沒什麼好感,心底認為它是一種無眼無四肢的怪噁生物,即使知道它是益虫,卻還是不能“喜歡”它……

水災或許可以換來些許偷閑,但更多的卻是生活上的不便。

極端的氣候在儆醒人類…… 一波又一波 …… 一浪又一浪……

於是,我開始教家里的小朋友環保,在客廰放了一個大紙箱,跟小朋友說,不再使用的紙張要全部放在里面,可以賣掉換錢錢,有了錢,就可以帶他們去坐飛 機了。 四歲的小兒子特別勤快,只要看到地上有廢紙,就全部放進紙箱。 外子帶着欣慰的眼光看着小兒子的舉動,確實,教孩子環保,要從小開始,希望他們小小的手掌也能為救地球、救人類作出一翻貢獻。 希望人間的天災能越來越少……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Thursday the 23rd.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