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想‧30

打印
分类:天窗亮话


從鏡子裡看自己,究竟會是幾歲?

文:阿叮

妳幾年次? 聽了讓人生氣的問題。 為什麼一定要問年齡呢? 橘子想,人難道一定要被年齡約束? 在什麼年齡該做什麼事、該有什麼反應、該有什麼裝扮? 橘子常因這問題陷入兩難。 即不想違背心意告訴對方,卻在對方迫切想知道的表情下,不得不吐出實話。

 

實際上,只要問過橘子這個問題的人,都會被她暗暗討厭。 那天早上,橘子剛從國外公幹回國。 第一天上班,與一個新客戶碰面。 結束工作後,輕鬆的心情和窗外看來炎熱的天氣,讓橘子不想離開談案子的餐廳。 客戶也有同感,兩個人留在座位聊了起來。

客人突然問橘子:妳幾年次? 像炸彈一樣,橘子的毛孔炸開了,但和往常一樣,橘子看著對方迫切想知道的臉,不由得回答,27歲。 對方舒了口氣:真是年輕的年齡啊,卅歲距離我,很遠了呢!

卅歲是橘子很不願意面對的關卡。 雖然是個有智慧的年齡,但在這個關卡後面等著自己的,將是很多很多的責任。 不是嗎? 如果卅歲,不管是別人還是自己,似乎都被與常人無異的責任,壓得喘不過氣來。 結婚生孩子;要事業有成。

以前的夢想變成奢侈,卅歲的人,要與夢想斷脫離關係。 還想繼續做夢,會被打入社會冷宮被孤立。 而且大部份人也因此而改變了卅歲以後的生活。 過去總是玩通宵的人,漸漸變成早睡早起的半老人;原本高喊單身萬歲的,紛紛牽著另一半走上紅地毯;還沒生小孩的人,積極在卅五歲以前拼下至少2個小孩。

卅歲後的社會責任尤其可怕。 人們的食指不斷指摘在卅歲的額頭上,把“卅歲的你,怎麼還是這樣?”這麼大的罪名套進卅歲卻會過廿五歲生活的人的頭上,像孫悟空戴上緊箍圈,老被唐三藏唸咒懲罰著,使得腦細胞不得安息,最後被卅歲的責任殺死。

想到這兒,橘子用力的搖搖頭,像是病毒已經爬到腦裡咬噬。 看著橘子,客人笑了起來,不以為然地說:我真不明白,卅歲有什麼好可怕? 這是開始有智慧的年齡啊!

不要不要不要! 橘子更用力地搖頭,接近卅歲的橘子,以用力搖頭抗拒事實。

“卅歲後的責任實在太沉重了!”橘子急急辯解著。 如果可以,卅歲前就死掉吧,或者廿九歲時不小心掉進時光機,爬出來時已是六十歲老太太,那麼接下去的七十歲、八十歲,其實也沒什麼差別,也就不會再有太多恐懼感! 這樣很好吧?

當橘子坐在電腦前,打開臉書讀著朋友的今日感言時,還這麼想著。 不過橘子突然看到來自朱的一段留言:“當女人的年紀到了三十歲,很多事情就顯得不那麼重要。在乎的事情越來越少,不在乎的事情越來越多。 生活的目的也跟十年前有所不同,愛的、不愛的,也顯得無所謂,算來也是熟女的年紀了,在情感上早就不再斤斤計較,誰愛誰多,我一點都不想知道!” 橘子莫名產生一種釋懷。

如果到了卅歲,也能變得和朱一樣,看待很多事情已不那麼重要,那麼年齡是不是也不重要? 不覺得社會責任的沉重,理所當然地承接? 那麼擺在眼前,被房貸、車貸壓得喘不過氣的命運,或許就不會那麼面目可憎,反而變成推動安定的力量,把橘子推進一個自己也不曾想像的盒子裡,過起另一種生 活? 會不會適應不良?

橘子想像一粒生鮮亮眼的橘子,從一開始搶眼的亮橙、嗆鼻的橘香,在房間一角慢慢變成黯淡、甘癟、連味道也漸漸淡沒。 不過卻因為這一粒橘子,讓房間保持長期的馨香,使得每個進入房間裡的人都因為這股清香而精神一振。

就這樣,朱的話進入了橘子的心,讓橘子對卅歲有了強烈的頓悟。 或者,每個將要接近卅歲的人都因為這樣的體悟,而能安心迎接卅歲。 抗拒的力量,迅速變成歡欣的心情。

這樣,算不算智慧增長? 橘子聳聳肩,躺到床上。

也許,卅歲時,會有另一番滋味吧? 這是橘子迷糊睡著前的最後想法。

Wednesday the 12th - Designed And Maintained By THELEX DOT COM http://www.thelex.com.my 084-317529 016-8890696. Powered by 888 poker bonus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