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人

打印
分类:天窗亮话

文:佐戾

屠妖节是马来西亚其中一天的公共假期。 当然,它只有一天,相反地,看看开斋节、农历新年、达雅节、丰收节……大家都有两天假期,就唯独这屠妖节,只有那么一天。

这一天,够你回乡吗? 一天,够你见完亲朋戚友吗? 可能在沙巴砂拉越比较少见印度同胞,但是,在半岛印度人多得是。 也不要以为是第三大种族就可以亏待他们的节日,就因为他们不是第一大或者第二大?

马来西亚出现很多奇怪的人文现象。 当然,又是在国阵的统治底下。 在他们的统治下,只要你不是“多数”的一方,你注定分到的权利是属于“少数”的部分。

华文教育因为不是我国“多数”的语文教育,所以我们华小每年拨款只有区区的5%(2001年到2010年经历三个大马计划,拨款只是区区的增加了3%)。 相反的,国小却一直以来都是整整的90%拨款或以上。 因为华人不是多数,我们的母语教育就等着委屈求全的领取教育拨款当中的面包屑。

一直以来女性(或者为女性说话的)在政府里的代表少,女性就永远必须忍受在怀孕期间找不到工作的窘境。 又或者孩子才刚满月就立刻要出来上班的困境。

盲人议员一个都没有,所以我国的主要人行道(如果我们平时走的道路称得上是人行道的话),就更加缺乏盲人专用道路。 当然,更别提轮椅使用者的权利。 到处都是阶梯,你要他们表演腾空飞起吗?

一向以来,国阵都打着高收入、先进国的幌子,表面上给你起一大堆的高楼,来催眠这就是所谓的发展;表面上告诉你我们有生产国产车,这就是先进;表面上给你五百块的津贴(还是借钱来给津贴),告诉你这就叫做高收入…… 林林总总,却忽略了最基本、最符合人道的一个社会的建立。

立法议会里面缺乏女性代表(就如同人联党至今在诗巫推不出一个女性候选人来做国会代表),并不表示你国家、你选区的女人不会生孩子;党员里面没有行动不便人士,不代表这个社会每个人都是四肢健全;以华语为母语教育的人虽然不是全国最多的人口,并不表示你的国家没有人愿意学华语。

在国阵几十年来的脑残教育、填鸭式教学制度之下,他只会告诉你要扶老婆婆过马路,却没告诉你应该在交通要道、繁华市区建立行人天桥、盲人走道。

一个国家的政府长期忽略少数人的权利(又或者是弱势群体的权利),久而久之,潜移默化的人民百姓也就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政府机构没有规定九十天产假,表示私人企业不需要跟着做;因为政府没有提供行动不便人士的专属设施,私人企业也不需要在建设上考量这一部分。俗称:上梁不正下梁歪。

小孩子他们始终不明白为什么我们的社会不允许他很轻松的推他爷爷坐着的轮椅,而他每次和家人都要很吃力的把轮椅收起来,再打开,收起来,再打开,然后才能让爷爷安稳的坐在酒楼里喝外婆的大寿喜酒。 久而久之,他也不去思考这个问题,而他也认为他的爷爷是一个负担……

我们提倡两线制,其实最终目的并不应该是在抓谁有贪污、谁没有贪污。因为“没有贪污”,应该是本分!任何执政党都不应该贪污,这才符合基本条件。我们更应该竞争的,是花多少时间来建立经济、建立人道社会、建立福利国家、建立低贫穷率。

当然,现在只是空谈。

我的梦想,是改朝换代之后,国阵痛定思痛,不再贪污滥权。 到时,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来一场政策比拼,赢取五年政权!

国阵的年轻人,你准备好了吗? 对不起,这次我必须很用力把你们领袖打垮,因为我希望十年后、十五年后,我和你是站在一个公平的擂台上,用实力来较量!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Thursday the 27th.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