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不同—行路篇

打印
分类:天窗亮话

文:法老王

這一趟去中國,只到過四個定點,廣州、泉州、集美和廈門。 廣州是轉機的定點,意思是說我只在廣州的機場待上幾個小時,連機場的出境海關都沒踏出半步,那機場的名字挺寫意的,叫廣州白雲機場。 從客機上俯瞰,無論是客機起飛,沖上雲霄抑或客機緩緩斜着身子降低高度預備著陸,目光所及是一大堆的高樓建築,說是“一大堆”可一點也不誇張,那些高樓幾乎一樣高,密密麻麻整齊地排列着。

我為什麼特地描述廣州的高樓呢,那是因為我找不到高樓的盡頭,就只是無邊無際的延伸。 所有的高樓堆壘在一起,我看不到公路,不知道為什麼,心里覺得可怕。 后來我得到這樣一個說法:廣州的特色就是人多。 人多真的是很可怕的一件事,(還記得一位老師因為沒有床位,坐着吊點滴,吊完就被趕出醫院的事嗎?)做什麼事都要提早、要搶先,否則你一大部分的生命就會耗費在等待這件事上。

泉州和集美是文化考察的定點,其實我也只去了泉州的中國閩台緣博物館和大開元寺;集美呢,去了嘉庚紀念公園瀏灠些許美景。 泉州的道路看起來整齊干凈,據那長得頗像黃曉明的導遊所說,泉州是不准騎機車的,怪不得呀,這一路上好像真沒看到機車,耳邊也少了機車喧嚣聲的騷擾。

但就在導遊說明的同時,一位老師指向車窗外,大聲嚷嚷:“那不是機車嗎?還是我眼花了?” 全部人把目光投向窗外再投向導遊先生,只見他挺尷尬,陪着笑說:“他那是違法騎車,如果我是公安,我馬上把他斃了。” 為了避免“曉明導遊”持續尷尬,我再次把目光投向窗外,這才發現那機車騎士竟然騎在人行道上,速度是挺快的,前方來了路人,那讓道的不是機車騎士而是那路人,這就是禮儀之邦──中國嗎? 礙着導遊中 國人的身份,看見那一幕的老師都面面相覻,誰也不敢開聲議論,免得得罪地頭蛇呀。

在集美,前往嘉庚紀念公園,因為巷道狹窄,我們必須步行約莫十五分鐘才能抵達目的地。 這十五分鐘的步行,我發現街道兩旁的商店販售的全部都是台灣製造的加工食品,就連水果攤販賣的也是台灣的鳳梨、芒果、芭樂等。 那站在店門口的“頭家”和“頭家娘”操的也是道地的台灣國語(華語),哇咧,還真還我產生空間錯覺,以為我雙腳站的是台灣的街頭呢。 可見,台商在中國大陸搞生意還真是搞得不錯,我想買個集美道地的美食嚐嚐還真是難如登天。 十五分鐘的腳程,那狹窄的人行道給許多擺賣美食與手工藝品的小攤販給佔據了,遇上了,我們就必須步下人行道走在馬路上,還得讓道給那猛按鈴的單車騎士。

對中國人,我心里開始產生一絲絲的不滿。

廈門是我上培訓課程的定點,在那兒待了五天。 傍晚下課之余,我們幾位老師就相約到著名的夜市逛逛。 我們乘坐公交車(巴士)前往逛街定點,車費相當便宜,無論你經過幾站、在哪里下車,一律征收人民幣一元(馬幣50仙)。 公交車上我真是看盡人生百態,人擠人,那有限的座位總是有幾十雙眼睛在注視着,誰動作快,座位就是誰的,不管你老的、少的、怀孕的、殘缺的,沒有人讓座給你。 那公交車的司機也好像趕着去投胎似的,將車子駕駛得飛快,站着的乘客在車廂里被甩來甩去,要想穩住身子,不與他人碰撞還真得有點智慧。 若遇到前方有斑馬線,即使車上的感應廣播已經提醒“前方斑馬線,請減速禮讓”,那公交車的司機不讓就是不讓,不止不讓,還加速,對着斑馬線上的路人猛按喇叭。 我汗顏,但我一個外國人,什麼也不能說,什麼也不能做,車上的中國乘客好像也已經見怪不怪,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

上車,沒有人排隊;下車,也是用擠的。 記得我們到著名的旅遊勝地鼓浪嶼逛了一圈,乘搭輪渡(即渡輪)時也沒有人排隊,大家急巴巴地往前擠,那“請排隊”的告示牌也不知道掛着是幹什麼用的。 我害怕跟我的夥伴們脫隊,自己一個人走丟了,也不得不跟着擠。

在中國,我只能說,就一個“亂”字,還記得小悅悅嗎,看來,中國人沒有記取教訓,沒有讓中國人從冷漠中醒覺……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Wednesday the 1st.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