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阵与民联的性别歧视

打印
分类:天窗亮话

文:Xtar

近年来,马来西亚政坛上的话题日益掀起“歧视”这个字眼。反对党经常抨击国阵存在性别歧视,尤其是歧视女性。那么事情是不是这个样子的呢?

还记得近年来我本人第一次关注到这项课题的原因来自于2007年5月,华都牙也区议员冯宝君(女性议员)在议会之初国会处处都在漏水,但京那巴丹岸区议员莫达拉丁就明知故问的提出“请问漏水处在哪里”,而在旁边的野新区议员莫哈默赛益甚至暗讽“冯宝君每月也在漏”(女性的月事),结果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这时候便开始为国阵标上了一个“歧视女性”的标签,毕竟是在庄严的国会里头亲口说出的,所以也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后来在2008年308大选过后,败选的马华著名女性前议员周美芬也公开表示,虽然华裔妇女已越来越有表现和开发,但是在政党和社团里面,尤其是国阵成员党,还存在着许多限制女性参政和发挥的不良作业。她甚至比较起民联和国阵,认为国阵的女性参政面对更大的阻力。她以马华为例,即使马华党员有40%是妇女,并不代表可以要求中央代表必须有40%是女性。而且马华设妇女组虽然可以鼓励女性参政,但同时也是导致女性自我设限的因素,毕竟与马青比较,男性党员超过45岁便可脱离马青,但女性党员却终身留在妇女组。

最近,在雪州议会里也出现了性别歧视,巴东加里州议员莫哈默依莎阿布卡欣对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发出性别歧视的言论而被罚款1000令吉(从议员津贴里头扣除)。这名国阵议员是在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在进行部门预算案总结中,谈到有关森林保留地时,说“别忘记看好我们大家的森林”而被谴责(“森林”这个字眼被隐喻为私处)。原本要被扣除5000令吉的,但是由于这个字到底有没有歧视或色情的意味乃见仁见智,所以由民联议长拿督邓章钦放水一次降低罚款。

对于国阵的性别不平等史,还有一件大事,那就是破天荒地由首相纳吉出任了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部长。原任部长是巫统的莎丽扎,但由于“牛事”的发生,莎丽扎被迫引咎辞职,空出了这一个官职。原本已经兼任国家两大职位——首相、财政部长的纳吉,居然再兼任第三个官职,而且还是这一个与妇女议程有关系的官职,深深让人惊叹纳吉分身多个部门(与多个性别?)的能力。这一件事当然也被反对党拿来当作炮轰的课题,认为纳吉已经骑劫了女性出任部长的机会。

反观反对党在性别歧视一事上,成绩单显得比国阵更好一些。最严重的事情莫过于支持回教法的伊斯兰党精神领袖聂阿兹,在两场活动中对着穆斯林发表“没有包头巾被强奸是活该”的言论,对于广大女性同胞来说是极大的侮辱。当然,他可能是出于伊斯兰教的教义而劝诫穆斯林,但是这句话听在非穆斯林耳里,就像是在怂恿穆斯林强奸非穆斯林,让强奸行为合理化。更何况这一段视频还被录了下来放在YouTube,这段言论影响力甚为深远。

民联也常常抨击国阵在权力分配方面对于女性有着歧视,似乎指责国阵让女性无法出头天,而反过来宣扬民联这些年来推出了多少个女性的候选人之类的数据。但其实最新的数据指出,在全国议员数当中,其实女性议员是以国阵占多数,所以民联以此抨击国阵似乎是站不住脚的。况且推不推出女性候选人其实是有很多因素造成的,这课题对于选民来说似乎也有点距离感,相信这项论据对争取选民影响不大。

其实本人我一直对于性别歧视这一件事有着自己的想法。当然,于情于理我们都不可以有性别歧视,人人生而平等,无论是男是女,我们都应该平等相待。无论重男轻女,亦或是重女轻男,都应该是被摒弃的旧有思想,应该被时代潮流所淘汰。对于女性同胞们,我们必须持有尊重的态度,从言行举止上都不可以轻易的冒犯,尤其是带有贬义、羞辱的意味时,那更是万万不可的事情。

当性别歧视来到政坛上,我们似乎也应该要求执政者公平对待男女性。但是,当我们过度强调尊重女性、过度强调保护女性的时候,我们是否也已经在歧视女性?当民联宣扬比国阵拥有更多女性候选人的时候,是否就已经对于女性有着不同的眼光?如果男女平等的话,又何必谈女性候选人多还是少?再来,当民联宣扬要保留议席给女性议员的时候,难道同时不也是一种对于女性的歧视吗?如果不歧视,为什么要特意保留议席,以性别来取决候选人,而非个人真正的实力?

我想,当民联在宣扬本身对于性别课题上的重视时,切莫因为过度强调“女权”而伤敌一百,伤己一千。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Monday the 6th.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