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行动党的粗口文化(下)

打印
分类:天窗亮话

文:Xtar

我首先声明:这并不是一项新课题。如果你是冷静阅读的话,你应该可以看得出我上一期完全没有加入任何评论。如果你也看了上一期就非常生气的话,那我希望你可以好好看完这一期。这一期让我将会分享一些浅见,希望能够给民主行动党一些帮助。

作为一名政治人物,作为一名公众人物,到底应不应该将粗口挂在嘴边呢?(如果你印象中我有说丘光耀说粗话不对的话,那么请你再回去上一期,再读一次吧)我们不能给一竿子打翻整条船,所以我们必须从这些公众人物说粗口的“作用”或“目的”来下手。

在一场政治演说当中,加入粗口的元素,能够增添演说的趣味性,也能够加强言语上的激昂性,如果是用听众们熟悉的语言来说粗口,更能够拉近与听众们之间的距离。一场政治演说,忌讳的就是沉闷、无聊,而且没有效果、无法打动听众。而加入了粗口之后,似乎能够立马解决这些问题。因此在政治演说中,加入粗口虽然有所争议,但是其作用和目的似乎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如今似乎已经衍生出了两大问题:第一、政治演说中的粗口泛滥;第二、非政治演说的生活中也粗口泛滥。

我曾经听过一场丘光耀的政治演说。在那一场当中,我并没有机会见识到他的粗口风采。不知道为什么,他的那一场演说中,似乎只用了一次粗口,而且似乎还是西马半岛方言的粗口,对于我而言是没有什么感受。但如果身在西马,可能那一句粗话就能让听众们如痴如醉。而这粗话的使用次数,如此之低,我相信也是不会招人谩骂与不快。

最怕的事情,就是在政治演说中,开始产生粗口的泛滥。任何事情都不能够过度,更何况是说粗口。在一场政治演说中,过量的说粗口,只会凸显出主讲人胆怯、害怕,而且内容空洞。因为胆怯害怕,所以时不时说粗口来镇定听众的心,也镇定自己的心;因为内容空洞,所以时不时说粗口,让观众误以为自己说的很好。

在一场政治演说中,轮番使用粗口,是要不得的。听久了,观众也会听得腻,粗口所能发挥的作用也一次一次的被削弱。一次粗口效果很好,但再用一次、又用一次的时候,效果并不是1+1+1=3这样简单,而是小于3,最后甚至会变为负数——观众会开始发现你的内容空洞,会开始对粗话厌烦,最后就不觉得你怎么样了。

或许丘光耀并没有在一场政治演说中过量使用粗口,所以他的粗口到今天都没有产生反效果,他说的还是很有内容的。但由于他的演说次数多,加上他日常评论大小事也会加上粗口,自然就会被误会,被贴上常常使用粗口的标签。这样一来,粗口“被“成为了他的招牌,但他也无惧批评,继续使用。

最可怕的一件事情来了。当丘光耀以粗口闯荡天下的当儿,民主行动党里头却一个不小心衍生出“粗口文化”。上一期已经说的很明白,文化是一个群体的思言行为。当粗口不再是丘光耀的专利,而成为整个民主行动党的党员们所普遍使用的招数,就难免让人大吐口水。这才是为什么丘光耀会被马华的人所攻击。

我一直以为这件事情没有这么严重。直到有一次,我在面子书上的一个著名亲民联专页,当中的一个图片留言,似乎因为“过度中立”而引来不悦,马上被该专页的版主回复回击。一来,那是一个有数十万面子书粉丝的专页,版主想必是相当有能耐;二来,我与那位版主素不相识。我留下一则言,那名版主立马以粗话辱骂我。当我看到了这一幕,我就吓到了。原来,粗话文化已经蔓延到这种地步了。

我想每一个人都跟我一样:当我们在面子书留言的时候,旨在与网友们交流。不料,一留言,马上被一位完全不认识、贵为超级专页版主的陌生人,以粗话辱骂。我想,是时候民主行动党需要管好党员们的操行,切莫让粗口再泛滥下去。当粗口泛滥,只会让支持火箭的人更加支持,拥护国阵的人更加拥护,而我们这些中间选民会开始对行动党产生反感,更何况我还是受害者。

最后,让我强调:
我不是国阵枪手。我是偏中间的选民。 
我不是在帮国阵。我是在帮民联。我希望民联可以改改这情况。
标题可能有以偏概全之嫌。但我希望我标题下得严重一些,火箭党可以重视这课题。
如果造成任何火箭党人的不悦,我深感抱歉。

大选已近,中间选民日趋重要,切莫被粗话牌打乱了招数,无法入主布城。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Thursday the 15th.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