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不同—雜記篇(1)

打印
分类:天窗亮话

文:法老王

前往中國廈門上課只有短短五天的時間,所見所聞也相當有限,不過也足夠讓我體會都市中國人的生活樣貌了,這篇雜記只是零零碎碎地記錄一些這五天我在中國學習生涯中的點點滴滴與大家分享。

那是十一月初,開始入冬的季節,我準備了些毛衣與厚厚的外套北上過冬,誰知廈門哪兒,每天都見着陽光,雖然不猛烈,但是曬起來還是讓人滿身汗,幸好我也帶上了短袖T-shirt,但穿了幾天就沒衣服替換了,穿毛衣又嫌太熱,所以,接下來就煩惱要怎麼洗衣服了。 問了酒店櫃台的服務員,服務員回答說:本酒店不提供洗衣服務。 再問她鄰近可有洗衣店,她說不曉得。 不得已,我的室友只好抱着我和她的脏衣物到附近蹓蹓,運氣可好,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她找着了洗衣店,滿心歡喜地將脏衣物托洗。

兩天后,她去取衣物,接過單子一看,天哪,真是天價,回來后我們算一算,我只不過洗了三件上衣加一雙袜子,要價人民幣五十四元(折合馬幣二十七令吉),我這輩子還真沒碰過這樣的洗衣黑店。 一般的洗衣店都是稱重計價,這黑店竟然一件一件算,袜子算兩件,可是洗也洗了,也只能自嘆倒霉。

仔細想想,是不是我那室友給認出是外國來的?所以給抬價了呢?

記得我們這一批老師前往廈門最大的“外圖書城”購書,那書城的二樓設有一間篆刻名店,我走了進去,怪模怪樣的學那中國人愛蹺舌的口音詢問篆刻印章的價位,那老板竟然跟我說:您要篆刻得等半小時才能取貨呀,剛才有兩位馬來西亞來的老師給訂了三座印章,得花一些時間才能完成。 我點頭說好,一位店員探過頭來問我:您也是馬來西亞來的嗎? 老板即刻回應那店員說:一聽就知道是本地人啦,她那口音是本地人的口音嘛。

我有些不好意思,但也不想承認自己是馬來西亞人,免得被亂抬價。 我怕說了太多的話,還是給認出馬來西亞人的特殊口音,穿了邦,所以急急交待一聲,又窩回書堆里了。  

又有一次,我跟兩位老師到酒店鄰近的一間服飾店選購衣服,那服飾店的老板也沒能認出我是外地來的,還親切的跟我說這幾天有好幾批的馬來西亞老師來跟他購買衣服,他還特意將冬裝收起,擺出了夏裝(咱馬來西亞沒有冬天,買冬裝幹什麼呀),目的就是為了吸引那些老師來跟他購買衣服,他跟我哈腰說對不起,叫我過幾天再來選購冬裝。 

哈哈,看來我學得挺像的,所以沒給認出來,不過至少,被騙的機率應該會相對的降低吧。 這就叫入境隨俗,跟中國人講話就要用中國人特有的口音,才能少吃一些亏。  

記得我在台灣唸大學時,在很短的時間內,我說話的樣子與口音就被台灣人給同化了,在與台灣人溝通時,幾乎沒有人能認出我不是台灣人。 當被人問及“你從哪里來時?”,我都回答“南部”。 台灣人都把南部定義為台南或高雄兩個地方,我也不多加解釋,重點是馬來西亞也在台灣的南部,我真的沒有騙人哪,哈哈! 我就是不想讓他們知道我是從馬來西亞來的,這是沒有辦法的事,部份的台灣人思想極端,壓根兒不喜歡外地來的人,我這麼做也只是想保護自己而已。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Sunday the 12th.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