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马诊所看诊记

打印
分类:天窗亮话

文:鸭梨

前几个星期,我不小心感染了风寒,再加上一点小咳嗽。一向铁齿的我是绝对不会拿病假的,只要我还能活动,我都会带病上班。也许那段时间工作得有点儿身心疲累,所以我难得的向公司请了病假。

通常生病我都是自己当医生在家吃一些普拿疼就好了,这次既然向公司请了病假,所以我一定得交出医生证明书(Sick Leave Certificate)当做证据。于是我决定去一马诊所看诊,毕竟只需要马币一零吉,离家也不大远。

早上十点多到达拉让花园一带的一马诊所,询问了护士这里有没有出Sick Leave Certificate,护士说早上只有Medical Assistant (MA)在,要到下午才有Medical Officer (MO),要有MO的印章才能给Sick Leave Certificate。于是我又回家,直到下午时分又回到同一间诊所。人其实不多,注册了之后就可以直接进去看医生了。

那是个身材稍微丰腴的印度女医生,说话声音有些粗旷,一开始就问我哪里不舒服。我如实告诉她我所有的症状,她也只是用听筒在我胸口听诊了几个部位,就给了我药单到外头拿药。过程中,她一直都在和另一位中年男子MA有说有笑,是大大声说再大大声笑的那种。

之后,我向她讨Sick Leave Certificate的时候,她说这里没有Sick Leave Certificate,只有Attendance Slip证明我到过这间诊所。可是早上的时候,那位护士并没有告诉我这些啊!但是既然来了,我也没办法只好接受了。

之后拿了药单到另一个柜台领药。柜台里坐着一位上了年纪的华人妇女,看了我的药单后就告诉我其中一种药没有货了,叫我回去问医生能不能换其他的药。我回去看诊房间的时候,由于医生在看诊着下一位病人,所以我把药单递给MA,并告诉他其中一种药已经没货了,能不能够换成其他药。怎么知道那位MA竟然笑笑的说:“哦,已经没货啦?那这个药就不用拿咯,不用吃咯!”。三条线直接划上我的脸,原来在一马诊所里开药是如此的儿戏!

就在我无奈即将转身之际,那位印度女医生发现了我的存在,拿走我的药单看了一眼说:“咦?这种药不是上个星期刚进货的吗?为什么那么快就没货了?”。那位MA也只是笑笑说不清楚,于是女医生当下换了另外一种药给我,我也默默的在心里摇头叹息去领药。

一马诊所的素质,我现在是完完全全的有个底了。一间诊所,门口坐了一个没有表情的护士坐镇,机械化的工作着,我可以原谅,毕竟每个人都有对工作失去热情的可能。有医生却给不到Sick Leave Certificate,可能一马诊所本来就是不能给Sick Leave Certificate,加上护士根本无心工作,不想多跟我解释,我也从来没有到过一马诊所看病,所以这个我也不怪他。医生在看诊过程中一直在和坐在对面的MA说话讲笑,我也算了,这样或许可以让病人反而比较不会有压力。但是在药物缺货的时候,MA还笑笑的说这样你不用吃咯!这一点我完全不能接受。可能我只是普通的风寒咳嗽,那一种药也只是很普通的药,有吃没吃没多大影响,可是我完全不能忍受一间为人民提供医疗服务的诊所的素质是如此的差,仿佛把人民的健康当儿戏!

故事的结尾:我的公司不接受Attendance Slip,硬生生把我的病假转去年假,我欲哭无泪......

(预览图:非当事诊所)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Wednesday the 18th.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