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夜店

打印
分类:天窗亮话

文:路不平

做推销员的,难免要应酬客户及老板,有时他们约在声色场所,出出入入这些夜店也是在所难免,尤其是出门公干,被他们知道了,又不能以“家”及“另外有约”推辞(後者会让客户及老板觉得自己面子不够大,生意可能告吹),所以只得硬着头皮去了。

其实我是非常抗拒进出夜店的,我对夜店的负面印象总是比好印象来得多,“夜店是非多”这种印象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或许我是心存偏见,但请容许我说出它的成因。

夜店卖酒,靠卖酒维生,一个晚上能卖出多少酒就是夜店能否生存或扩大规模的关键。 这酒能让人醉,也能让人犯罪,情绪在酒精作祟下放大,爱也好,恨也好,都很容易成为发生争执的导火线。 如:因为女性而发生的争执,或争风吃醋,或狭路相逢等,在酒精的“催情”下,结果总是不太好。

夜店里人蛇混杂,男人女人好人坏人情人仇人都在里面,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遇到什么事,而且泡夜店的人士,多是年轻人,年轻人血气方刚,有时候一个不服气,都可让小事都变成大事,实在危险。 再加上夜店里常有药头、皮条客、居心叵测的歹人蛰伏在内,为夜店添加了不少不安成份,如毒品、淫乱、性侵等等。

再加上夜店高分贝的音量,强劲的节拍,昏暗的环境,在里面你只能任其摆布,彷佛同时被剥夺听、说、看的能力,这都让我对夜店的形象大打折扣。

最后,就是来夜店的目的。 这里面有多少人是谈生意做正经事的? 每次前往夜店会客,我总有一种他们要happy,并且拉你一起happy的感觉,似乎来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逞肉体之快,而当这肉体的欢快成为目的时,我还能期待它有多好? 而当我们喝得烂醉时,失去意识,头昏脑胀的,有时候还要呕吐,那是多么狼狈多么难受啊!

所以当没有工作时,只要朋友找我去夜店,我都会推辞不去。 一来不喜欢,二来是工作上遇到的夜店应酬已经让我够难受了。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Tuesday the 16th.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