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兒童癌症醒覺

打印
分类:天窗亮话

文:洋平

今年6月我接觸了砂拉越兒童癌症協會義工服務項目,主要的服務項目是擺賣癌童義賣紀念品。這一個多月裡,發現詩巫人對於兒童癌症醒覺非常的薄弱,每週的義賣攤位乏人問津,甚至我每週上載有關癌童的義賣攤位照片到個人臉書,朋友來到義賣攤位還是會問:“你在這裡做什麼?這個是幹嘛的?!”等問題。好吧!我承認自己不是網紅,也因為不是網紅,所以上載了那麼多週的照片,還是沒有人了解砂拉越兒童癌症協會的成立目的、服務事項及兒童癌症的問題所在。

這讓我想起上半年發生挖土找雞翅的事,這醒覺的薄弱是否該歸咎於教育的失敗抑或政府衛生單位宣導的失敗呢!又或是因為西馬東渡來的假慈善團體所帶來的問題,造就了我們正牌慈善機構面對宣導民眾不被信任的難題!

有個週末在家裡我看了《寫給上帝的信》,當時我以為只是一部敘述大人經歷失敗而後振作的激勵影片。在鏡頭轉向光頭孩子的背影,後腦勺出現很大一條拉鍊似的手術疤痕時,我整顆心碎了,眼淚剎那不自覺的飆出來,這才意識到影片是小朋友得了腦瘤,靠著寫信給上帝的毅力和勇氣,勇敢的面對化療。這影片讓我哭得比《姐姐的守護者》還慘,簡直就是痛哭。

我邊看邊回想到離世同樣得癌症的母親,整部影片就是身歷其境,或許有人說這麼痛苦的影片還是不要看罷了。但你曉得,外面有多少的孩子正在面臨這些苦楚嗎?尤其是內陸交通不便的鄉區,孩子的健康受威脅了,必須乘小船出來坐上雜亂煙氣瀰漫的小客車,搭了一天一夜的交通才到大醫院,結果被診斷是癌症。1歲不到的孩子得了癌症,從診斷的那一天開始就已經注定要在醫院過前半輩子,還不曉得化療手術是否可以安然度過兩歲、三歲而平安回到家鄉!沒有好好地看著兩部影片,根本不了解孩子化療、電療比大人還要痛苦。

大人的前半輩子已經過得七七八八,而孩子正要開始自己的人生,卻必須先在醫院度過前半輩子,順利抗癌成功的人,或許後半輩子也須進出醫院、吃藥觀察等。因此,兒童癌症的康復機率比大人的還低,因為兒童癌症的醒覺不夠,常常以為發燒是普通發燒,吃抗生素就會好,結果到久病不好才抽血檢查,原本可以提前得到診斷,提前獲得治療,但因為缺乏意識,耽誤了治療的黃金期。

除了《寫給上帝的信》、《姐姐的守護者》,為了提升兒童癌症醒覺,台灣藝人夫妻范范和黑人也同樣在為兒童癌症醒覺這一塊努力進行宣導。我不曉得詩巫人到底真正關心的是什麼?但我認為詩巫人並不冷血,單單前年發生的人質事件就可以看到詩巫人的熱情,大家都熱絡捐款,希望那三名人質早日平安歸來。可是,在義賣攤位裡發現不到詩巫人的昔日熱情,是因為大家覺得這東西還是不要了解太多,免得了解了沒事也變得有事的心態!

兒童癌症的問題一直都存在,不曾減少,即便民眾怕觸霉頭而避開,這問題還是在。現在已經來到人人都是知識分子的時代了,必須有所醒覺,提升兒童癌症康復機率,加強自身醫療知識是好處多過壞處。7月16日砂拉越兒童癌症協會將在詩巫進行第二場的落髮籌款活動,希望更多人可以前往了解提升兒童癌症醒覺。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Friday the 22nd.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