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的回憶

打印
分类:天窗亮话

文:船長

上個星期出席了小學同學老許班長辦小聚餐,來了十多個小學同學,有些同學雖然20多年不見,甚至記不起誰是誰,可就是談得很有興致,一場餐敘下來,許多小學的回憶都從記憶深處被挖了出來,那種青蔥歲月的純真感也帶上來了,可以不戴面具重新認識舊同學是一件簡單且幸福的事!

伴隨着班長特選的懷舊歌曲單,零零碎碎的小學記憶都拼湊了起來,有些事是跟歌曲互相結合的,就像九把刀所著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那樣,回憶真的需要一些BGM(背景音樂)。

零零碎碎的記憶要寫成一篇文章也不是易事,我就隨意隨行地在此寫下:

在我這個年代的學生,一般的華小都有兩座校舍,中間隔着一個草場,我的學校也不例外。 這草場雖然種了許多漂亮的花草,但是因為地處低窪地區,常年積水,反倒成了一個小型水陸生態圈,那些青蛙啊泥鰍的都來了,很是熱鬧。

而連接兩棟校舍的是個木板橋,木板橋底下就是水陸生態圈,下課時端着那碗6毛錢的煮麵,一邊吃一邊在橋上看積了水的草地泥鰍蝌蚪青蛙,舌頭是美滋滋的,心裡是甜絲絲的。

每個學校都有鬼故事,傳說中學校B棟女廁有鬼,大家都這麼說,所以即使從來沒有見過鬼,那時我卻又如此深信它的存在。 每次看着女同學去後面的廁所,很好奇,卻怎也不敢去探險。 啊,想起來那大概是學校裡我唯一不曾去過的地方。

B棟的木橋過來不是去廁所就是要遇到校長室及牙醫室。 校長室沒什麼機會去,所以感覺還不如牙醫室可怕,牙醫室的一氧化二氮很好聞,明明是個讓人平靜的氣氛,每次進去卻是忐忑不安的。 補牙時機械與牙齒戰鬥,燒焦的味道,血的味道,還有牙醫姐姐手套的味道…… 除了有鬼的女廁,這裡就是全校最恐怖的地方。

以前物資貧乏,穿的是姐姐穿過的校服,白色卻有點泛黃,每天都得把它用汗水濕透,深色的校褲不小心沾了幾滴尿的味道,白色的鞋子在擁擠的食堂中印上了不知道哪家哥哥的鞋印。 那些年我就是那麼髒兮兮地過。

在文具上寫上自己的名字,我是那麼在乎我小小的寶貝。 生鏽的鐵鉛筆盒背後黏着課程表,課程表裡的塗鴉是個可以讓我感到開心的小東西。 雖然我的鉛筆盒不是航空母艦,但是也是一艘不錯的小艇啊!

小學時我特愛畫畫,還畫了漫畫取樂,名曰《無敵風雲》。 畫了漫畫自得其樂,卻有同學愛追看,為了我自己還有這個粉絲,我很努力努力地畫,還把當時火紅的《快打旋風》畫進去。

我在一年級至三年級幾乎都跟女生同桌,多虧了這,在四年級分班後,我還記得跟我同桌的女孩。 而在四年級之後,也許是上帝聽到了我的禱告,我竟然被分到只有7個女生的班級,再也不用跟女孩子一起同坐啦!

以前我不懂為何我班上那麼多人姓Wong,在中學認識了其他小學同梯他班的同學後,才知道原來學校是除了狀元班外,其它班多是按姓名拼音來分班的。 我們是最後一班,名字拼音靠後的全來到這裡(只有少數幾人不知道為何被分到這裡),所以班上姓Wong的佔了大半。 可是,我依然說不通為何女同學那麼少? 難不成那些年姓Wong的女生都在別校了?

很多事已經沒有答案,我們當然只能選擇向前看了。 感謝互聯網讓我找到這些同學,回憶是美麗的,現實是殘酷的,有時候同學聚會真的是要多難有多難。 沒有預定下一次再聚,所以份外珍惜此刻。 感謝每一位出席的同學,只要想到生命中曾經有你們相伴,與你們在同一個場所共同享有一些回憶,足矣!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Friday the 22nd.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