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鄉下生活:野味

打印
分类:天窗亮话

 

文:旮旯

很久以前的鄉下是一大片樹林,從碼頭到任何村民的家就只有一條只能用腳踏車和摩托車行駛的小路。小路周圍都是密密麻麻的樹木,茂密的樹葉遮住炎熱的陽光,微風吹來很是清爽,就算用兩只腳從碼頭走到家都輕輕松松,尤其年幼的我們沿路還能撿到很多奇形怪狀的石頭和一大堆橡膠樹的果實。 很神奇的是雖然滿地都是土,撿起來的石頭和橡膠樹果實卻不見髒。 當然,這橡膠樹果實是不能吃的,是拿來玩的。相互敲一敲會發出很明顯的叩叩聲,還可以拿來玩游戲。

生機勃勃的的樹林裡蜻蜓蝴蝶飛舞竟相飛舞,蟲鳴鳥叫,樹葉被風吹過的沙沙聲,當然還有好多種不同的野生動物居住在這裡。在鄉下生活期間我吃過好多種野味。

當時鄉下應該每個村民家都有獵槍,所以他們經常會相互約了時間一起出去打獵,野豬和野鹿是比較危險的獵物,他們反抗起來可以很輕易的傷到獵人們。平時獵到野豬野鹿都會和有一起去打獵的村民們分享,基本上大家都會收獲好大一塊肉。這兩種就算是現在也還是很常見,因為已經有人圈養了野豬和野鹿,我已經不記得沒被圈養的野豬和野鹿原本應該是什麼味道的了,但是我記得野豬肉很有嚼勁,鹿肉就跟牛肉有點像。

四腳蛇算是當時唯一不需要獵槍出馬的野味,因為只要在河邊裝上一個籠子,裡面掛著一塊肉,隔天就會抓到四腳蛇了。四腳蛇的味道像雞腿肉,把皮剝了渾身都是肌肉的感覺,一般上會拿來燉湯。

這裡的蝙蝠很喜歡吃榴蓮花,每逢榴蓮季節就會看到漫天蝙蝠飛來飛去,這就是有一堆蝙蝠吃的季節了。平時要打獵的時候姑丈會跟其他村民去到樹林裡特定的地方打獵,當漫天都是蝙蝠飛來飛去的時候,姑丈只要坐在屋前的陽台上就可以輕輕松松打到好幾只蝙蝠了。到現在我想到還是會饞,蝙蝠肉炒姜母洋蔥辣椒,這是我記憶力記得最清楚的調料了,因為年紀太小了,其他還有什麼調味我完全不清楚。

還有一次我們差點兒就有機會吃到蟒蛇肉了,那次我表哥開摩托車載我去也是在鄉下的堂哥家玩,傍晚回去的時候發現路上有一只蟒蛇,摩托車閃避的時候差點兒摔了。回到家跟著姑姑,姑丈和其他表哥拿著開山刀回樹林打蛇。因為蟒蛇出現在附近是非常危險的,蟒蛇不止會把農舍裡的雞鴨吃了,還會把看家的狗吞了。最危險的是,蟒蛇還會吞小孩,有時連大人也會有危險。但是我記得他們出去了起碼兩個小時最後卻無功而返。如果有找到的話,我覺得這只蟒蛇的肉應該會被端上桌。

因為環境因素,所以蝙蝠的數量越來越少了,我記得有一次問姑姑為什麼很久沒有蝙蝠肉吃了,姑姑就說,蝙蝠越來越少了,等它們長大變多了我們再吃。當時懵懵懂懂的我聽不明白為什麼變少了就不能吃了?不是可以去特定的地方打獵嗎?但是現在的我明白了,並且訝異當時的鄉下人會明白這一點。隨著蝙蝠的減少,野豬和野鹿出現在餐桌上的幾率也變少了,村民們在減少打獵的次數以讓野生動物有足夠的時間繁衍。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Sunday the 16th.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