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戴着枷锁

打印
分类:天窗亮话

文:洋平

今年的金钟奖迷你剧场钟欣凌凭着《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猫的孩子》夺的女主角奖,之前看过这部迷你剧的预告,只是忘了剧名,而因为钟欣凌夺奖,让我顺利看到这部影片。《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总共有5则故事,每则故事都在诉说每个家庭的故事。这部迷你剧其实让人看了很揪心,可是你又不得不看,因为的确这些家庭问题都会发生在你周遭。

每则故事都在告诉我们这些观众,我们身上都戴着一副的枷锁,有些人的枷锁也许只有一副,有些人的身上套了好几个枷锁。这些枷锁有孩子的负担、经济的负担、工作的负担、婚姻的负担、上一代长辈的负担等。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主要是以母亲对孩子的要求与执着,只有“猫的孩子”是父亲对孩子学业的要求,但主角还是放在妈妈身上。妈妈碍于父亲对孩子的学业要求,担心爸爸不回家,所以应丈夫的要求,不断对孩子的学业找家教,以致孩子压力大到成为虐猫者。父亲对孩子的学历要求很高,将学历成为孩子的枷锁,一定要孩子考上第一志愿和大学。

我很庆幸,目前马来西亚还没有像台湾的第一志愿的风气吹的那么盛,所以没有第一志愿的捆绑在身上。马来西亚当然也有学生因为考试分数的问题,而走上不归路。起码我还没收到周遭朋友要求自己的孩子要考上哪一所中学和大学的情形。

迷你剧“孔雀”里的妈妈,因为要两个孩子考上名校,不断的挣钱试图让孩子考上,即便自己的经济无法负担名校的费用,就是期盼孩子考进。因为妈妈的观念就是辛苦国高中六年,可以享受往后的六十年。这句话我并不认同,因为成长的过程里,有很多自己想要的事物,当你有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你就会想要升迁,为了升迁就必须付出很多时间,牺牲和家人孩子的时间,这并不是享受的开始。倘若让你顺利升上总经理,你就会想要继续往上爬,董事经理、总裁等的职位,这一切会是享受吗?

“孔雀”故事的妈妈见到女儿和孔雀交换的条件,身上开始长孔雀羽毛,眼睛也变成了孔雀眼,但妈妈不要他们改变该校的系统,她反而要女儿忍受身上的羽毛,好使女儿可以顺利毕业,并考上第一志愿,找到一份理想工作。妈妈的出发点在在都是为了孩子的着想,但过分的着想成为家庭成员的枷锁,捆绑了他们无法自由的心,这很可悲。万一孩子承受不了这种的压力,走上自杀的那条捷径,妳为孩子的着想都化为零了,太不值得了,但也来不及了。

“妈妈的遥控器”和“茉莉的最后一天”都在述说妈妈的控制狂,孩子必须考出妈妈要的分数,孩子的中学和大学,必须是妈妈所要的目标。这两部影片都说到孩子因为压力大而选择自尽,甚至“茉莉的最后一天”里的茉莉,有自残的行为,因为茉莉认为只要我先伤害自己,回家被妈妈打的时候不会那么痛。但其实这些的痛,并不是肉体的痛,而是心灵的痛。

我自己认为如果孩子的水平在80到100分的水平里,那就让他们保持在那个水平里就好了,不需要科科一定执着于100分.若孩子的水平60到80分,他只能到那种等级的话,继续维持就好了,没必要一定要超越80,除非孩子愿意挑战超越80分。因为分数的捆绑,并不会带给孩子们未来良好的生活与工作。那些分数就只是数字,最重要的是孩子求学期间吸收到的知识是否足够!孩子所拥有的知识水平足够应付未来吗?让孩子死背一堆的数理方程式,并不会给他带来好工作。

我们都必须学会尊重每个人的决定,给孩子们有自由的选择权,自己已经背了很重的枷锁,没必要把这捆绑带给下一代又一代啊!朱德庸说的对:人生就像一场魔术秀,不停地把没有的变有,然后把有的变没有。这句话听起来很拗口,但的确每个人都在做这样的事情。有时自己会对自己说,我是在追求更好的生活,追求幸福;追求的当儿,停下来看看自己的幸福定义。再看看周遭,自己真的有那么不幸福,那么不好吗??有些的追求刚刚好就足够了,太多了反而葬送原本的好与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