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福

文:囧学者

刚刚跟一位老同学吃了午餐来。 说到这位老同学,还得先做个介绍。。。我们在大学一起同窗四年。 大学毕业后,他到一间公司当销售员(这工作可跟我们读的本科『遥感』一点关系也没有),之后他放弃了那份高薪的工作,为了圆自己的一个梦想~ 到台湾参加海外青年训练班,主修烹饪。 可惜的是,回来后,他并没有开餐馆或主攻饮食业,反而倒回之前离职的公司继续工作。 不过不要紧,那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跟一个懂得欣赏美食的人一起吃顿饭,有时也会有些不一样的领悟。。。

阅读更多……

文:漢寶

不知怎的,最近老是發現老師“過度懲罰”學生的事件一直發生,報章刊登的不少,耳聞的也不少。 原本是不加以留意的,但實在太過頻仍了,再加上最近時常接觸學校事物,令我不得不開始注意這個現象。

阅读更多……

有阿飄!!!

文:朵朵

阿飄是什麼? 連我老爸老媽都會用的詞,你有可能不懂嗎? 不懂不要緊,看完就會懂。

阅读更多……

說說警察的故事

文:紅陽

我 小的時候最怕的就是警察。其實,那時候,警察很少下鄉去走動。鄉下孩子,一年裡頭也沒上過幾次街,也沒機會見過幾回警察。只因為鄉下的家長們都喜歡(習 慣)用警察來嚇唬小孩。偶爾不聽話,就說要叫警察來;偶爾哭鬧著,就喊著說“警察來啰!”“再哭就叫警察抓走!”孩子嚇得停止哭鬧,大人們又會煞有其事地 高聲叫著:“警察,不用來了!某某不哭了!”這些話,當時的小孩們都信!而且都牢牢地記在心頭第一頁!

阅读更多……

暴民也來說鳥話

文:船長

筆者在前陣子的拙作裡曾經提到“鳥話每個人都會說”,這話再次獲得證明——不僅咱們的副手愛說鳥話,連咱們偉大的正手也喜歡說鳥話!

阅读更多……

救世濟人的神醫何處尋?

文:法老王

人生在世,偶爾難免生個小病。

病得輕的,自己上藥劑行捉藥去,買回來的藥吃它個幾回,也就康復了。若吃了藥不管用,病情還出現惡化的狀況,才不得不自掏腰包,上醫館求診去。

阅读更多……

风的翅膀

文:夜喵

一阵带有淡淡咸味的海风,带来了昔日的片段回忆。那是一段有我、有你、有他,有大家的故事。。。

阅读更多……

我的清明节

文:韵琴

念书时读过晚唐诗人杜牧的一首诗《清明》——“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在报馆工作时,每次写清明节的新闻总是要用上一用,如今虽已不在报馆,就姑且再用一次吧。

阅读更多……

马六甲古城之旅(下)

文:孤鷹

(文接上篇) 说着说着,就送我回到旅馆了,这时候大约四点半了,洗个澡后小睡一下,七点就起来逛鸡场街了。 马六甲鸡场街是每个星期五到星期日才有的夜市,白天这里是道路,由于建筑物都是早期建的,所以街道都很窄,几乎所有道路都是单向道,而且大型车如罗里根本 就很难驶进这些街道。 夜晚时分从旅馆步行去鸡场街的路上很宁静,只看到一些商家正在打烊。 夜晚把整个街道装饰得很梦幻,红朦胧的凄美。

阅读更多……

马六甲古城之旅(上)

文:孤鷹

早 在2009年的时候就决定往马六甲参观一下,初中二求学时期就对马来西亚的马六甲王朝向往着。 2009年当时就订了2010年的机票,那时候还很便宜的。 可惜之后刚刚换工,工作于油棕园而失去了这个机会,一直到2012年2月24日才踏上马六甲土地,也算是了却了自己的心愿。 因为在我的心目中,马六甲王国算是马来西亚领土上最早期的王国了,其他各州以前还都是暹罗(泰国)的领土,然而马六甲王国在最强盛的时代曾是马六甲海峡上 最强大的三国之一。 所以身为马来西亚人,同时也是原自中国大陆上的祖先们的后代,马六甲也是早在明朝期间最多华人来到这里做生意,或与当地居民通婚留下来最早的地点,不来到 马六甲,对自己来说,可真的说不过去。 一定要去的。

未启程前几天努力的做功课,其实早在2010年做过功课,所以记忆犹新,现在只是要温习一下,看看附近的旅舍价钱和下载一些新的地图来更新下。 就满怀期待幻想着踏上600多年前的马六甲王国的领土。

阅读更多……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Wednesday the 15th.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