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记局曾发10万身份证予外来人当“临时选民”以确保国阵劣势区获胜

打印
分类:时事

前沙巴国民登记局登记员祖基弗里表示,其在G17单位工作期间,该单位发出约10万张身份证予外来人。

他说,G17单位成立于1990年,负责处理外来者申请国人身份证及出生纸之事务。

祖基弗里(约48岁)是今日在皇委会担任证人时,如此表示。他也曾于1995年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在霹雳太平哥慕宁拘留所遭扣留长达26个月,1999年获得释放。

在庭上,他道出自己于1984年开始在州登记局哥打马鲁都分局,担任登记人员。当时才19岁的,工作经验不足,因此在接获来自上司,即当时的分局长阿莫哈辛捎来指示信时,他便依据对方吩咐,将身份证发给那些前来柜台领取身份证的外来人。

「他(阿莫哈辛)告诉我,如果我不依据行事,将会解雇我。」

「我依稀记得,当时所发出的身份证约40至100张。」

接着,于1986年,祖基弗里被调派到总行工作。「当时我的职位是一名记录人员。」他说,当时州登记局总监是阿都拉夫善尼,之后便由兰里加玛鲁丁接棒。

之后,他便于1990年加入G17单位,甫成立之时,成员才17位,之后还陆续增加人手。

在被执行官引证之下,他表示该单位是依据HNR5和6的申请,即以报失或损坏为由,替外来人申请蓝色身份证。

「当时他们所领取的都是蓝色身份证,我认为大约有10万张蓝色身份证从G17单位发出。」

他指出,当时获取蓝色身份证的外来者,都是来自菲律宾、巴基斯坦和印尼,且大部分是穆斯林。

此外,他也表示,G17单位也处理出生纸申请手续。

「凡是经由村长和酋长认证,证明他们出生于沙巴,便可申请出生纸……我不是很确定数目多少,但大约有10万张出生纸申请在当时获得批准。」

前东马大法官,也是皇委会主席丹斯里沈立强询问他,当时G17单位是否有收取任何利益时,他初时表示没有,但沈立强举出其早前执行官向其录取的口供,指G17单位在当时曾收取利益时,他又再次改口表示确有其事。

他说:「有,G17单位当时收取大约8万令吉的利益。」

再者,当占姆士干尼询问祖基弗里,G17单位是否还存在时,祖基弗里认为该单位已不存在。

「我认为它不存在了,而且现在我也没有在登记局工作。」

另外,当律师协会代表询问祖基弗里,是否认为当时那些领取身份证和出生纸的外来人是非法移民时,他回答:「我不知道,这是移民厅才能鉴定的。」

(詩華日報)

前总监:确保国阵劣势区获胜 登记局曾雇“临时选民”

前亚庇国民登记局总监兰礼卡玛鲁丁今天向沙巴皇家调查委员会坦言,该局曾于1994年,利用选委会所给的名单配入国阵「黑区」,确保国阵胜选。

曾于1993年至1995年,在国民登记局任职总监一职的他,今天在皇委会执行官拿督阿兹敏的引证下声称,自己是受指示出任该职务。

他说,在出任总监后,曾到亚庇凯悦酒店与已故副内政部长梅嘉朱尼见面。

“当时,梅嘉朱尼指示,在来届大选需确保国阵的候选人胜利。”

“同场的还有几位登记局的官员,他们皆可证明我是受到指示,而不是主导人..,而当时的前首席部长拿督乌苏苏干也有在场。”

尽管如此,兰礼指,自己有意识到这都是犯法的,但这都是为了顺从指示执行,并强调,这过程中完全没有收取任何酬劳或利益。

较后,他表示,在1994年选举期间,登记局发出了经过修改的临时身份证收条给外来移民,并利用选民册的名字配入选区内,让这些外来人成为选民,出来投票。

他称,这些动过「手脚」的临时身份证收条,分别发放五至六个国阵「黑区」,让每个选区平均增加两百选民,其中有一个选区是四百人。

兰礼透露,其在这项运动的责任,仅是负责召集这些「临时选民」到一栋建筑,之后把他们带到指定的选区投票,再带他们回来集合地,并把所发出的收条收回,然后销毁。

他同时透露,这班「临时选民」还享有20令吉的日薪。

无论如何,他在回答执行官拿督阿兹敏的一项提问时表示,持有这些临时身份证收条的外来者,是无法领取身份证,因他们会即时收回收条,且这收条仅有长达三个月的有效期。

被问到是否曾听闻P1和P2计划,他表示,自己略有所闻。

对于皇委会委员拿督陈沛武指,虽然这是受到指示,但心理是否有任何抗拒,他再度强调,自己是因为受到上司的指示,且这有政治需求,加上副内政部长很坚持要他们去执行。

另一边厢,在回答沙巴律师公会代表律师拿督詹姆斯的问题时,他不排除这些名字仍然保存在选民册内。

(詩華日報)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Sunday the 12th.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