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霸制造出来的民生问题往往都被埋藏

打印
分类:专题/评论

 

前一阵子我们有说到了砂州水霸离谱泛滥的课题, 今天让各位了解多些, 水霸对于生态环境的影响。笔者周晓明来自中国,因此他是 以自己国家的例子来解说, 反观在我国, 凡是关于东马因水霸而制造出来的民生问题往往都被埋藏。 

水坝,是拦截江河渠道水流以抬高水位或调节流量的挡水建筑物。可形成水库,抬高水位、调节径流、集中水头,用于防洪、供水、灌溉、水力发电、改善航运等。调整河势、保护岸床的河道整治建筑物也称坝,比如丁坝、顺坝和潜坝等。近年来,随着水资源和电力的短期,水运的快速发展,建坝行为一浪高过一浪,很多水坝并没有经过严格的环境评估,环保设计先天不足,特别是支流水坝和山区小水电,对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与某些局限的水利专家不同,生物学家眼里的水坝除了蓄水发电防洪航运,还有破坏生态环境的另一面:

1、阻隔生物通道,造成洄游鱼类灭绝。洄游是有一定方向、距离和时间的变换栖息场所的运动。这种运动 通常是集群的、规律的和周期的,并具有遗传的特性。依据洄游的目的,可以将洄游分为索饵洄游、越冬洄游和产卵洄游。鱼类在河流的洄游路线一旦被水坝阻隔,出现栖息地和种群破碎化,就可能出现流域性灭绝。像刀鱼、中华鲟等湘江鱼类就因为建坝,造成无法溯江到上游去产卵,产卵场的萎缩消失,最终导致鱼类无法繁殖下一代,出现流域性的野外灭绝。虽然有些大坝设计了生物通道,但从实践效果来看,并不理想。支流的很多小水电站根本没有考虑生物通过,河水只能从闸门和水轮机通过,这对鱼类来说是不可逾越的龙门。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由于干扰繁殖而导致的鱼类灭绝有一定的滞后性,可能在建坝后很长时间才出现后果,容易被忽视。但有时会立即凸显:广西恭城河虎豹电站大坝截流当年,正值产卵期的数万公斤银飘鱼跳坝死亡,从此锦鳞盈江的盛景不在,银飘鱼捕捞业一蹶不振。四大家鱼属于江湖半洄游型鱼类,大坝也干扰了这些渔业资源的产量。

即使是不洄游的鱼类,就整条河流而言,水坝也影响上下游鱼类基因交流。

河流上的一道道水坝,无异于一堵堵隔离墙,阻碍了河流生物量和能量的交换,成为影响河流生态环境的最大因素。

2、改变河流水文规律,抬高水位、减缓水流、降低水温,使得某些生物无法适应水环境的改变,影响城市饮用水源安全。水坝修建后形成水库,原有的河滩被淹没,甲鱼、乌龟等爬行动物的产卵场所就消失了,这也是一条河流梯级开发越彻底,龟鳖数量越少的原因。水位抬高使得沼泽消失,不在有河水涨落,很多水鸟的觅食场所消失。

减缓水流带来三个主要不利影响:一是水体流速变慢,污染物稀释扩散困难,沉淀淤积加剧,最终出现水体富营养化、污染化等不利局面,威胁到城市饮用水安全;二是激流性鱼类将会出现严重的不适应甚至灭绝,而缓流性鱼类可能增加,打破了原有的物种平衡。像石爬子(吸鳅)这种过去湘江很常见的鱼类现在已经很少见了;三是有些鱼类的卵需要随河水流动几百公里才能孵化,太慢的水流可能会使鱼卵沉底、窒息或者被猎食。

降低水温则非常不利于鱼卵孵化。2010年6月23日三峡放水,远在三百公里之外的武汉江段水温骤降至5摄氏度。按时令武汉江段水温应在20摄氏度左右,水温剧降对正处于生殖期的鱼类是灾难性的。

3、改变河床底质,砾石底变为泥沙底,改变原有栖息环境。石爬子就是专门贴在激流鹅卵石上觅食的鱼类,水坝修建淤积形成的泥沙底质会使得它们无处附着,失去栖息地。现在各地大江大河的水电开发已经全面铺开,除干流外,许多支流的水坝密度也在增加,这样一来激流性鱼类的栖息场所将会消失殆尽,走向灭绝。

4、加速某些外来物种的扩散,如福寿螺和水葫芦。福寿螺是直接危害水稻生产的外来物种,水葫芦则阻挡阳光进入水体,这两种外来物种在水坝造成的稳定静水环境中都可以快速繁殖。特别是福寿螺,湘江干流的水坝修到哪里,福寿螺就扩散到哪里,而天然江段由于流速快、涨落快,福寿螺难以在其中正常觅食繁殖。

5、抬高河床和地下水位,增加洪灾、崩岸的风险。建坝后泥沙逐渐淤积在河床,抬高水位、行洪不畅,很多水电站建成后由于调度和天气预测的原因,大坝上下游的城市被水淹的次数反而增多。河水水位抬高后河岸崩塌是一个常见现象,往往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达到稳定,还有一些洲岛由于地下水位抬高,建筑物地基松软、房屋开裂,最后岛上居民被迫放弃家园。

6、水坝蓄水或引水会导致下游河段缺乏生态用水,出现河床干涸、生态危机。我国环保部门规定水坝必须将不少于10%的水作为生态用水放倒下游,但在枯水季节或调峰发电时期很难保证,往往要发电了才有水流下来,经常有时段坝下河床缺水。更为严重的是引水式电站,修建大坝将河道拦腰截断,将水流引到较远的与下游河道有较大落差的地方再发电发电,这样一来被绕过的河道就彻底无水了。河流是所有水生生物共有的,水对于电站老板来说只是钞票,而对于鱼虾水草来说则是命根子了。

7、水库地区陆路交通甚为不便,加之低处良田被淹,往往经济难以发展,在贫困的压力下乱砍滥伐、乱捕滥捞的现象层出不穷,加剧了水土流失、鱼类资源萎缩。以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双牌水库为例,移民全部实行“就近后靠”安置,即失地农民直接向后山搬迁。失地农民没有及时得到政府的扶持,生产生活举步维艰,长期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据统计,水淹区还有75%的户人平收入水平在全县人均纯收入以下,全县80%的贫困人口集中在水淹区失地农民。全县贫困人口3.3万人,水淹区占2.6万人;全县1.2万绝对贫困人口,水淹区将近1万人。在巨大生存压力下,当地人只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过多的人类索取面前,青山绿水岌岌可危。

8、水坝修建致使河流景观单一化,河流奔腾的壮观景象不复存在。三峡大坝修建后,峡谷险滩不复存在,三峡游人气一落千丈,很多旅游从业者因此失业。

因此,从生态环境保护的角度来说,水坝(特别是高坝)的修建是弊远远大于利的。如果不采取足够的补救措施,生物多样性、生境多样性将会受到严重破坏,也会制约当地经济的长期可持续发展。


从以上种种原因, 就能知道, 为什么一个国家是不会贸贸然就建造水霸的, 因为它对生态环境的负面影响台大。 这也是目前我国人民在极力反对砂州要一次过建 12 座水霸的原因 。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Tuesday the 21st.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