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政策各自表述?

打印
分类:专题/评论

政府常常都“无法无天”修改法律,因此在慕尤丁与马华公会的言论矛盾点上,“教育部长、魏家祥都很丢脸”。

【刘伟鸿撰述】关丹能否增建独中的课题越演越烈,教育部长慕尤丁坚称不增建独中乃是“历史契约”和教育政策,马华公会则坚决否认该党曾有相关协定,并称增建独中尚有商量余地,两者言论大相矛盾,论者皆认为,不增建独中就是国家政策,并称政府刻意刁难独中。

从慕尤丁称法令、政策和历史契约规定维持独中数目,到马华公会诸公指称增设独中大门没有关上,该党从未跟政府达成相关协定,就连董总出示公函证明该党确曾同意维持独中数目,马华公会亦否认到底,整个事件疑点重重。

时事评论人郑云城(左图)指出,在我国政治上,政府常常都“无法无天”修改法律,因此在慕尤丁与马华公会的言论矛盾点上,“教育部长、魏家祥都很丢脸”。

他接受《独立新闻在线》电访时表示,增建独中完全不是历史协议问题,而是“要不要(批准)问题,如果有意愿,早就增建许多间了。”

因此,他认为只有换下国阵政府,才能让50年都解决不了的华教问题有解决的希望,“马华公会都自相矛盾,还跟他们谈什么?”

对公共政策有研究的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刘镇东(右图)则直说,政府的政策是不增建独中,“慕尤丁只是说的清楚吧了!”

他认为,马华公会一直否认有历史契约存在,只是“不要讲清楚”,因为马华公会在华教课题上无法面对华裔。

他也指出,在独中增建事项上,部长是全权负责制定政策,而不是副部长。

政府只是刁难独中

林连玉基金会主席杜乾焕(下图)向《独立新闻在线》表示,政府只是以“历史契约”来刻意刁难增建独中,并反问华社是自己出钱,政府只是负责准证课题,为何要在契约课题上兜转?

“这是政府自己做出来阻止(增建独中),生气,明明华社有需要,但就是自己不批准。”

询及教育部是否不了解独中课程纲要,因此不准备批准增建独中时,杜乾焕直指教育部不可能不了解独中纲要,而且有许多间大学都接受统考文凭作为入学资格,“独中水平很高”。

他认为,巫统一直奉行的单一源流教育政策的“政策歧视”,就是不接受独中教育政策。

纵观慕尤丁与马华公会部长的谈话,可以发现有许多矛盾点。一开始,慕尤丁说,碍于《教育法令》、政策和历史协议,因此身为教育部长的他无权决定增建独中。然而马华公会内阁部长廖中莱却说,“复办独中的大门还没关上,而且还指示马华公会跟进”。

慕尤丁的说法没法站得住脚,董总、教总和林连玉基金会皆引述《教育法令》,证明慕尤丁的说法子虚乌有,并要他说明政府跟哪一方协定保留独中数目,然而他并没有认真回应上述机构的批评,只是要董总细读法令,同时没有说明政府是跟哪一方有协定,含糊带过。

然后,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右图)展示公函,指马华公会曾答应接受独中统考维持现状,以换取撤销《教育法令》第21(2)条文,但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则一开始否认该传言,称经已向林良实、林亚礼和陈祖排求证,没有该契约。而且廖中莱也说,经与纳吉和慕尤丁求证,的确没有“不增建独中”历史协议。

当董总展示公函时,魏家祥引述马华公会总会长蔡细历的谈话指称,蔡细历曾与首相纳吉见面,纳吉否认董总所指的典当华教契约存在,并指撰写该公函的教育部官员“不知道自己写什么”。

然而6月14日,慕尤丁直称, “保留独中,不增加数目”是当年华文中学改制的共识。马华公会诸公则以慕尤丁没有明指达成共识的一方是马华公会撇清关系,想就此置身度外。

迄今,政府与哪一方达至协定、相关协定是否存在始终是一个谜。

独中“办或不办”演进表

5月20日

“520申办关丹独中和平大集会”顺利举行集会一句钟,主办单位宣布有5000人出席集会。集会者身穿红衣,现场一片红潮。【独立新闻在线】

5月22日

慕尤丁说,碍于教育法令、政策和历史协议维持现有独中数量,教育部长不能决定欲设立独中的要求。【东方日报】

5月23日

廖中莱在出席内阁会议后,转述慕尤丁谈话,指开办关丹独中还可以进行商讨。【当今大马】

林连玉基金主席杜乾焕表示,实际上《1996年教育法令》第73条、74条和75条清楚指出,民间可以设立私立小学和私立中学,只要私立学校的教育符合国民课程纲要及提供几个必修科即可。这几个必须科目是国语、马来西亚研究、英语、为伊斯兰学生提供伊斯兰教育、为非伊斯兰学生提供道德教育。【独立新闻在线】

董总文告表示,1996年教育法令第73条款阐明,该法令内没有任何条款可被视为禁止设立及维持任何私立教育机构或学校。华文独立中学在国家教育制度里被归类为私立学校。因此,既然教育部都批准开办私立小学、私立中学、私立宗教小学、私立宗教中学、私立特殊教育小学,甚至国际学校和侨民学校,为何就偏偏不批准开办华文独立中学呢?由此可见,教育部一直贯彻单元化教育政策,歧视华文独中,是不批准开办华文独立中学的根本原因。【独立新闻在线】

6月2日

邹寿汉表示,教育部高官曾发函声明,马华曾在1995年修改《教育法令》时接受独中统考维持现状,换取撤销该法令第21(2)条文。【东方日报】

6月4日

魏家祥表示,经过与时任马华总会长林良实、署理总会长林亚礼、总秘书陈祖排求证,没有所谓的接受统考维持现状,以换取《1996年教育法令》第21(2)条文,即教长可将华小和淡小改变成国小。【东方日报】

6月5日

蔡细历说,经过与前两任的教育部副部长冯镇安和魏家祥查证之后,没有官方不承认“统考”协议。【东方日报】

6月6日

经过在内阁与首相纳吉和副首相慕尤丁查证之后,卫生部长廖中莱表示,纳吉和慕尤丁并不知道有“不增建独中”历史协议的存在。【当今大马】

6月7日

慕尤丁今日重申立场,反促董总细读《教育法令》,同时了解法令条款的真正含义。

6月11日

魏家祥相信契约不存在,反促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公布契约,而不是教育部官员回复信函。【中国报】

6月12日

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出示一封由前教育政策策划与研究组主任扎西里(Zahri Aziz)的信函,指称独中统考文凭,应该要维持现状。

教育部回应:

在提呈1995年教育草案时,国阵成员党和相关非政府组织,已经达致共同的协定和同意,决定维持现状。当时马华公会有关方面已同意接受“独中学生统一考试文凭事宜维持现状”。因此如果催促政府承认独中统考文凭,那么必须公平地重新审视当初所有达致的协定,包括同意撤销1961年教育法令第21(2)条文,即 “废除教育部长改变华小和淡小,成为国民学校的权力。”【当今大马】

魏家祥表示,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曾与首相纳吉见面,纳吉否认董总所指的典当华教契约存在,而当时的国阵华基政党领袖包括敦林良实、林敬益、林亚礼以及陈祖排皆否认曾作出有关的协定。【东方日报】

6月14日

慕尤丁亲口承认,当年独中在面对改制选择时,确实存在“保留独中,不增加数目”的共识,并呼吁独中接受改制。【当今大马】

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指出,他已经找出剪报和会见当年出席交流会的华团领袖,驳斥所谓限制华教发展“契约”的存在。【星洲网】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Wednesday the 23rd.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