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公会前署理总会长李孝友最后的觉醒

打印
分类:专题/评论

李孝友:我向改制中学《国民型中学》的校董会、校友道歉。我被(巫统)误导,来误导华人,这个责任我要承担。这是我的包袱,如何解除这个包袱呢?我已经77岁了,也要站出来,和大家在一起!年轻人跑前面,我老的拿拐杖跟你们跑。

这是一篇马华公会前署理总会长李孝友在2000年出席董教总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主办的《从改制中学看宏愿学校》座谈会,当场就六十年代独中改制事件向华社道歉的演讲稿。


当年座谈会过后的下午,内政部请所有的华文报总编辑喝茶,结果所有华文报真的听话,完全不刊登李孝友的言论。

李孝友当晚的演说摘要

以下为李孝友当晚的演说摘要,虽然不完整,但是应相等于他的演讲内容的70-80%。 欢迎点击进入浏览: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423900287630058&set=a.158389264181163.30116.147113141975442&type=1&theater   (按:可能年纪关系,内容的思路很乱,不过毕竟是他的讲话实录,开始他就忏悔是不争的事实。)

李孝友:

我向改制中学《国民型中学》的校董会、校友道歉。我被(巫统)误导,来误导华人,这个责任我要承担。
这是我的包袱,如何解除这个包袱呢?我已经77岁了,也要站出来,和大家在一起!年轻人跑前面,我老的拿拐杖跟你们跑。
我很痛恨欺骗我的人。英国人、马来人利用华人提高他们民族的地位(所得税等),但是华人从来没有获得平等对待。


513事件发生之后,我曾到过华人临时避难中心,就在默迪卡体育馆。我遇见很多朋友,很多人骂我。我说,你们尽管骂、尽管批评,但是我要想办法解决问题。

513事件发生之后,东姑在马大医院拨电话给我。当时我住在八打灵再也,我去见东姑。他在马大医院动切除眼膜手术。东姑在病床上和我说的第一句话:请你们不要退出政府。

513事件发生时,东姑不在吉隆坡,他在槟城。我在加影警察局过了一整夜。警察说不安全,不让我回吉隆坡。东姑上电视演讲,他流眼泪,说这样的事不应该发生。我在加影警察局看电视,看到了这一幕。

 


翌日,我由警察护送回八打灵再也。有四户卖花的人家不见了,我平时和他们很熟,我亲眼看到的。过后我赶到吉隆坡去,陈修信、许启谟等人正在准备找粮食救济在默迪卡体育馆的难民。

 


东姑要求我不要退出政府。我的办公室和Tun Ismail同一座,有一天,Tun Ismail打电话叫我核查。Ismail拿出一个录音机,说要录下我们的谈话。我说好,每一句话我都负责任,你们可以研究我的内容。

东姑见我时,他对我说:马华失败了。我说:马华失败,是马华教育政策的失败。马华失败是巫统的悲剧。
我告诉Ismail,马华参加内阁是诚心诚意地参与建国;修信没有赚钱,我没有赚钱。

马华进来(内阁),是希望和巫统平等站立、平等坐下。

513事件之后,我曾经安排华团领袖见面,请Ismail对话,可是就是喝茶而已,没有人(华团领袖)讲话。我叫他们讲话,他们对我所说:你替我们讲可以了。

这是华人的缺点,总是希望有人替他出头。国家是我们的,对我们和子孙的生存与尊严产生巨大的影响。

宪法152条文指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种族、宗教、语文的国家,大家可以自由运用母语。没有一个政府可以剥削公民的语言!
联合国世界文教机构(UNESCO)特别强调母语的重要。
马来西亚是联合国成员,也是UNESCO成员,谁有权力说要把母语拿掉?
我要劝要放弃母语的人,衷心思过!无论地位多高,Dato’,TanSri,没有一个人可以出卖母语,我们没有授权他们出卖我们的母语。

我们要站在一起,同一阵线!

政府是民选的政府,不是巫统的政府。我希望当权的巫统朋友,认真思考我们的处境,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马来人身上,他们有什么感觉?任何国家都不能以大欺小。

我们不能变跛脚鸭,要做堂堂正正的马来西亚人,不要退缩。不为了钱、为了甜头,而变成白痴。白痴有先天的,有后天的。但是后天的白痴是他们自己要的,不关我们的事!

没有语言,一个民族的文化,什么关系民族的存在,都没有了!

I know what is politics (and) what it meant!

马来西亚没有华人协助,勤劳、昼夜不停地工作,马来西亚不会进步这么快!
我们不是印尼华侨、不是泰国华侨,是道道地地和巫统一起争取独立的同等伙伴!
希望当权的人不要误导我们,我们(再也)不会被误导。

1972年我调到卫生部。新的教育部长Hussein Onn第一天工作,就以马来文拟了一份教育提案:为了民族团结,从小学、中学、到大学,只以马来文,没有其他语文。依我的经验,内阁文件是机密,以英文和马来文书面,如果有争执,就要以英文为准,因为英文有法定地位。

每个星期三开会之前,文件都会送来部长的家,每一份我都很小心地看,因为通过之后,就是政策。到了国会就没用了,国会议员是树胶印;政策他们完全不懂,有机会赚钱,他们就懂。

这个国家除了最高元首不可批评之外,其他领袖都可以批评!

他们拿人民交的税维持生活,人民都有权问部长做些什么。部长不是皇帝……我们太君子了,不好意思批评、不敢批评,怕人家不高兴。这是中华文化的优点,但是很多人当我们白痴!

真理是越辩越明,真理大家都可以听、可以看、可以谈,这才叫真理!

现在全球化,一个e-mail寄出去,美国马上收到,世界变小了,无论如何控制思想,已经控制不来了。

我看了(教育提案)之后,打电话给修信。修信的英文很好,但是Bahasa只是pasar-pasar的那种。他发现建议书是以马来文写,他说:马来文,我不太清楚。我说一定要看,非看不可。我说可以叫他的秘书翻译,他的秘书是一位Penjabi,马来文、英文都很好,可以翻译。
修信说,内阁文件是机密,不可以给秘书看。我说:这是非常时期,你一定要懂。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
东姑的时代,任何建议书,只要有一个部长不接受,就不能通过。
那个星期日,我第一次去修信家,才知道他多么节俭——家里只有家私,穿背心———这是财政部长。不像现在,什么都可以拿来用。
在这个国家,金钱重要,但不是一切。
我以宪法、马华党章游说,要他拒绝这个提案。如果不能向华人交待时,我们就要辞职了。

我代表马华公会,在内阁告诉巫统,马华参加内阁,没有个人利益,绝对没有,但现在不同了。我说,巫统可以决定接不接受,因为他们人多。但是如果明天马华公会的招牌掉下来,我们马华就退出政府,后果要巫统负责。

Tun Razak说:李,这个问题容后再谈。我说不能,一定不能接受,以后再也不谈。

今天的部长讲话,我们都不听,不知道在讲什么,早上讲一样,下午又讲一样。

今天治安不好,到处有谋杀案,这是政府造成的。
部长拿人民的钱去卡拉OK,这是亲民吗?亲民为什么不适合大众亲民?

巫统今天为金钱政治分裂,争位,这是因为有钱可以买位,有位可以挣。这是巫统自己搞分裂。

昨天我看到马哈迪讲话时哭,我有点同情,但是金钱挂帅,是由他倡议的。
我最尊敬的一个人是东姑。东姑退休时,那时1972年,他在槟城他电话给我,说:李,我没有钱还income tax!现在,我不知道。
看到马哈迪哭,我很同情,可能(我)年纪大了,心软了。我比他大三岁,我在19XX年做心脏绕道手术(?),他在1989年进医院做心脏绕道手术。年纪大了,思想迟钝一点了。

 


毛泽东,马克思、恩格斯、史大林、希特勒的书,我都看过。
希特勒为了自己的民族,可以屠杀犹太人--纳粹主义--我们绝对不允许他(马哈迪)这样做!
华文报的编辑被请去喝茶,这很普通,这是民主吗?
我们的爱国心,付出的代价,比任何部长来得多。

我要给马哈迪一个小tips,很容易,要铲除贪污,首相本身从头做起,向全世界宣布他有多少财产,过后就是部长、州务大臣、行政议员、通通要公布财产。
假如他们可以这么做,我第一个起来支持。
今天每个人参加政治,尤其参加马华公会,章程都不懂,发起人是谁也不懂。
我当副部长的时候,要建拉曼学院,政府同意一元对一元,学院章程起草人是许启谟,内阁接受。拉曼学院成立,可以有多一所华人学校,因为国立大学华人很难进。华人很客气,不敢伸冤。
奖学金有资格的华人有几位?请当权的人告诉我们。
拉曼学院由马华公会倡议,政府批准,目的是招收不能进大学的朋友。
拉曼学院在1968年成立,32年了。独中文凭,美国、加拿大。。。世界各国承认了,但是马华公会的拉曼学院不承认,WHY?他们要把拉曼学院当做党的学校,要给学生洗脑、给家长洗脑?你白痴,你想学生白痴吗?
马华公会领导层要提升拉曼学院为大学,他们应该要做到。如果做不到,请他们放下来,给我们做。我准备再出来做!

福建话说童养媳“ 吃就没有,打骂天天有”,华人就像童养媳。

我体力可以的活,我一定跟你们跑。It’s my personal offer to you.要不要接受是你们的事。这块生锈的铁,如果不用,就真是废铁了!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Tuesday the 22nd.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