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民不再恐惧

打印
分类:专题/评论

没错,当人民不再恐惧时,当人民对滥权腐败的政权不再害怕时,当一般老百姓无惧上街表达诉求时,就是政府你应该感到恐惧的时候了。

何智强

2012年5月17日 下午5点14分 
人在现场

4月27日傍晚6点多,我和太太两人坐上一位家长的顺风车到邻近的火车站,准备到吉隆坡过夜,参加第二天的黄绿大集会。这位家长住仁嘉隆,他和朋友成功号召40多位当地民众,得到热心人士的赞助,租了一辆巴士免费载送他们到吉隆坡参加集会。

我趁机问他:你们的巴士司机没受到阻扰啊?他满怀信心说没有问题。前一天,我妹妹打电话给我,说她在甘马挽的朋友本来也租了巴士,相信是受到有关方面的压力,司机最后一刻打退堂鼓,和关丹其他的巴士遭遇同样的命运。这些抗议莱纳斯稀土厂的东海岸朋友被迫改乘私家车出发。我妹妹原本没打算出席,一气之下也决定和我们一样,提前一天和朋友在吉隆坡回合。

我有点为仁嘉隆的朋友担心。只能默默为他们祈祷,希望他们能顺利成行。

要第一次经历民主犀利

去年的709,由于顾虑太多,我没有出席,事后感到很遗憾。想起20年前在台湾留学,我和罗志昌、张济作等一群大马同学搞旅台同学会总会,当时的民主浪潮席卷整个台湾,给我们这些在马哈迪威权统治长大的年轻学子很大的启发。大家经常聚在一起聊大马的政局,羡慕台湾人之余,也期盼有一天民主之花能在祖国盛开。

毕业回国后,我知道自己的个性不适合以政治为业,于是投入教育界,期间国内经历了烈火莫熄到308的剧变,我一直保持高度的关心。错过了709,我告诉自己要找回当年心系祖国,推动民主改革的激情,下次一定要站出来。老婆对我的决定非常支持,甚至愿意陪我走一趟。我的老师中有四位也做好准备,第一次要和大家一起经历一场民主的洗礼。

加入佛教徒网络齐上街

NONE很多的迹象告诉我,这一次会很不一样,我也预估人数应该会超过10万。我依照网上的讯息做足了准备,但是毕竟是第一次,心中的焦虑还是免不了,尤其是带着太太还有一班同事,要是集会中发生镇压,可就不好玩了。

我通过孙开汶师兄的介绍,加入以佛教徒名义出席的“Buddist for Bersih 3.0”网络,然后再推荐我的老师们加入。这个网络由开汶师兄、妙赞法师和廖国民师兄等人发起,打出”为安宁、公正及和和平静坐“来支持Bersih的选举改革诉求。我知道妙赞法师出席过709,有不少经验,加上有继程法师等其他出家人也会出席,我想,跟着他们总会比较安全吧!难道警察的催泪弹和水炮车会冲着宗教领袖来不成?

好几间酒店都宣告客满

火车走到一半,另一位老师打电话来:听说你会参加黄绿大集会,我的儿子也想去,我们都不能去,能不能让他跟着你们?好样的,这位小伙子才18岁吔!我赶紧让她联络另一位明天出发的家长帮忙,建议带着他和其他老师一同出发。我感觉自己选择加入佛教徒网络的决定是正确的。

很顺利的到吉隆坡站下车,我们步行到茨厂街吃了福建面晚餐,便入住事前预订的China Town 2 Hotel。我从订房的网站上就知道附近的好几间酒店都已客满,这种不寻常的情况似乎印证了我的预估。晚上8点多,我们到苏丹街的菩提工作坊参加那里的 428讲座会,顺便领取我的黄衣。

以慈悲观静坐传达诉求

菩提工作坊是佛教徒网络参加者的集合地点。出席讲座会的人不是很多,我见到开汶师兄在录像拍照,国民师兄坐在正中,谈到关于以佛教徒名义参加Bersih 的静坐抗议,许多人有很不同的看法。

国民师兄说话的语气,坚定中带幽默,他强调,佛教向来给社会大众的印象是不问世事、不参与社会改革,这次我们就是刻意要标榜“佛教徒”,来改变外界对佛教的刻板认知。佛教徒同时也是我国的公民,关心国家、推动民主政治是公民的责任,上街静坐,抗议选举不公,是爱国爱民的表现,并不违背佛陀的教导。坦白说,我对佛教的教义认识不多,但是他的道理我是非常认同的。

分享时有人问道,同样是参加Bersih3.0,我们这群和其他的人又有何不同呢?国民师兄回应,虽然别人可以有他们一贯的表达方式,如高喊口号,但是我们可以用平静安宁方式来凸显我们的修持,不喊口号,不挥动拳头,不要过激的举动。平静可以是很强大的力量。我们将以慈悲观静坐,传达我们的爱和慈悲给所有参与者,还有我们要求改革的政府当局。

街头即最好的修行场所

这可不是简单的任务!面对强大的执政集团,面对数不尽的不公不义,我们很容易就对一些政治人物起嗔恨心,要告诉自己对他们慈悲,从心出发传达爱,过得了自己这关吗?我想,明天的吉隆坡街头,就是我们最好的修行场所吧!

领了黄衣,我们到金莲记和妹妹以及东海岸的朋友会合。刚好净选盟委员黄进发也在那里,他还指点他们一旦被逮捕要如何应付。我听过几次进发的演讲,最让我感动的是一个709的录像片段,当时他双手持一面国旗,闯过要逮捕他的警察,同时喊道:我爱马来西亚,你不可以逮捕我!

这是我和进发第一次握手。我很高兴这次的巧遇,没想到后来大集会结束后,进发取车回家程中竟然遭到四个警察毒打,还被逮捕。警察的这种暴力行径分明是针对他所作的报复。真教人难过。

和东海岸的朋友们一番高谈阔论后,我们回到酒店,两位年轻人也走了进来,和我们打了个眼色,还报以神秘的微笑。我们同样回以微笑,他们笑着低声说:你知我知就好。刹那间大家心有灵犀一点通,感觉真是奇妙。

见人潮汹涌就急要出发

NONE第二天早上8点多,另一班朋友传短讯来说已经顺利到达茨厂街,正在用早餐。我们下楼准备过去会合,天啊!怎么这么多黄衣人?走到茨厂街和苏丹街路口,人群已经在苏丹街集合,除了黄衣,还有青衣,以及各种诉求装扮和布条。显然大家心中毫不畏惧,带着热诚和积极正面的心态到来参加集会。9点多,老师们也都到了,这两条远近驰名的街道也涌现大量的人潮。人群再也按奈不住,开始喊口号,挥舞旗杆,展示布条,集体拍照,Bersih Bersih! Hidup Hidup! 声音此起彼落。我拿着相机,穿梭在人群中四处拍照,有人神情严肃,也不少人笑容满面,仿佛一场民主嘉年华正要开始。

直升机开始开空中盘旋,警车和警察也出现在人镜白话剧社前的马路驻守。尽管气氛如此热烈,警察只是在旁观察,没有干涉。我和太太说,看来这次警方相当克制,应对策略应该比709温和些。后来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太乐观了。

看看集合时间快到,我们赶紧回到酒店,换好衣服,打包行李暂时寄放到服务处。走到菩提工作坊楼下,伙伴们都到了,有的脸上不知何时印上Bersih的字,有的手上拿着黄色的气球,原来他们之前也四处看热闹,大家都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好不兴奋。

NONE中午时分,苏丹街上几乎挤满了人群,我也有点急了,再不出发,待会儿不是连走都走不动?一位菩提的朋友指示我可以上楼集合了。我察觉自己的情绪有点紧张,赶紧上了楼,礼了佛,才稍微平缓下来。原来师父们已经在楼上,陪同前来集会的朋友一起听取简报。由于大部分都是第一次来,菩提的师兄们考虑非常周到,除了详细了说明游行时的原则及注意事项,还发给每人一条黄色布条,系在手上作识别,避免人太多容易走散。另外又给一小包盐(遇催泪弹可以含在嘴里),棉花和两个耳塞(听说警方可能会用高频声波驱散人群)。接过这些东西时突然有点伤感,心里期盼它们都不会派上用场。

黄布条变人海中的明灯

中午一点的太阳又红又火,菩提给了每人一瓶矿泉水,真是感恩!其实早上苏丹街上已经有一辆车在派送免费水,大概是热心人士赞助的吧!到了楼下,发现路上的人群已经出发了,我们赶紧跟着大队,由菩提师兄和师父们打头阵,开始我们的Bersih长征。

沿着敦李孝式路,一路上走走停停,不断有新的人加入大队,口号声不断,一时之间,我们这个约一百人的小队几乎淹没在人海中。尽管如此,人们的秩序还是很好,没有人趁机捣乱,没有推挤,也没有满地垃圾。人们也有说有笑,更多的是举起手机和相机拍摄,留下记录。虽然我们没有喊口号、没有出位的举动,好几次街道两旁围观的人见到我们,纷纷报以热烈的掌声,很是意外。显然是因为四位出家人的出现,引起大家的敬佩。开汶师兄不时举起系上黄布条的手引导伙伴们,大家也举起手响应,而黄布条就变成我们在浩瀚人海中的明灯。

我无法想象到底有多少人走上街头,单单是从苏丹街出发这批群众,已经望不到尽头。我想至少超过一两万人吧!而苏丹街只是六个集合地点之一,如果真的有十万人,这可是有史以来最大型的集会了。一眼望去以年轻人居多,中年人、老年人、也有父母带着孩子。这么多人不辞劳苦,顶着大太阳出来参加,我想,这个国家的危机真的是迫在眉睫,政府再也不能一意孤行,违抗民意了。

NONE下午1点40分左右,到达律师公会大厦和汇丰银行的Leboh Pasar Besah,大队完全不能动弹,这是预料中的,因为当局一早封锁了独立广场及周围的马路。我们遵照指示在路中间坐了下来,远远地只看到独立广场那幅旗杆和国旗。打个电话问我妹妹那里的情况,很奇怪地无论怎么打都不通。有人带领喊口号,期间有两次救护车开来,大家很快就让出空间给车通过。突然有人带头唱起国歌,原本坐下的群众纷纷站起来肃立齐唱。这样的场面怎不教人感动?大家都是一群爱好和平、热爱国家的公民啊!总警长在事后竟然说428不是和平集会,而是暴民街头骚乱,怎么不伤透老百姓的心?

占美清真寺处传有紧张

这时后面传话来说,我们将会在原地静坐到四点钟。才两点多而已,我心里期盼前线的领袖可以尽快谈判成功,让人民如愿进入独立广场。直觉告诉我,群众恐怕不容易坚持到四点,前方又没有领袖带动,好不容易集结的力量很容易就会涣散。啊,我顿时明白为何当局要封锁广场了。果然不到两点半,人群逐渐散开,原本拥挤的道路一时腾出好大的空间来。菩提的师兄立即指挥我们到路旁的安全岛坐下,和师父们继续静坐。

一会儿有人招呼大家转移阵地,从马来亚银行过去和占美清真寺那里的人会合。正犹豫着要不要跟随时,师兄过来通知:由于前方的情况有些紧张,大家一起掉头回到菩提门口继续静坐吧!心里有点不甘心,原订要从两点坐到四点嘛,怎么这么快就收场了?然而不安的念头立即闪过脑际,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跟大家一同回去吧!

人民不再恐惧,轮到政府恐惧

大约下午2点50分回到菩提,妙赞法师和开汶师兄等做了简短的交流,消息说:净选盟刚刚表示集会空前成功,宣布群众解散。就这样,没有水炮车,没有催泪弹,我们结束了这次的大集会。我有点不敢相信这么和平、这么顺利就结束了。而三点以后到傍晚七点发生的一连串暴力流血事件,是我们后来去用餐时,通过朋友的短讯和网络的消息才知道的。

原本感觉很美好的一次集会经验,最终免不了留下遗憾。遗憾没能进入独立广场,只能遥望广场的旗杆;遗憾后来的暴力事件,许多人因此受伤,为集会留下污点。我想,这次之所以有如此严重的事故,包括催泪弹直射群众、多个警察殴打集会者、攻击媒体记者等,应该是警员在值勤时处在极度的恐惧之中。人只有在极度恐惧中,才会对自己的同胞如此暴力。我想不只是警察,包括当权的政客以及整个执政集团,应该也是处在恐惧之中。尽管恐惧绝对不是对人民使用暴力的藉口。

没错,当人民不再恐惧时,当人民对滥权腐败的政权不再害怕时,当一般老百姓无惧上街表达诉求时,就是政府你应该感到恐惧的时候了。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Wednesday the 23rd.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