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牧师,我上街了

打印
分类:专题/评论

虽然太阳高照,大家却是面带笑容的前进,因为原来我们都有共同的理念,因为我们深爱着我们的国家,就是因为爱的太深,才要上街。

下午一点,艳阳高挂,苏丹街已经热血沸腾。所有的人都预备好了,大字报,海报,奇异的服装帽子,黄色大雨伞,黄绿的衣服都挤在一起。在大街上,大家都异口同声的高喊“Bersih!”每个人都很有次序,就算太阳再大,大家也愿意慢慢的步行,有时喊着口号,有时唱着国歌,大家一条心,不管是为了反lynas,要bersih。 当时在当场我们已经看不见马来人,华人,印度人,你也看不见新山人,KL人,你只看见马来西亚人。大家聚在一起,互相高喊口号,大家互相扶持,每个人面带笑容,一起和平漫步,唱着国歌向独立广场前进。虽然太阳高照,大家却是面带笑容的前进,因为原来我们都有共同的理念,因为我们深爱着我们的国家,就是因为爱的太深,才要上街。

 

我与4位牧师一起走上了街头,因为其中一位牧师是残障人士,他也拿了拐杖要与我们一起走。本来大家都想要预备轮椅给他,他拒绝了,他说只要他拿两只拐杖,还是可以走的,(结果他都走得比谁都快)。在心中我敬佩他,对他来说,上街他可以有一千零一个理由不需要来的,可是他坚持要来,因为他也不想错过,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前进的时候,我们在苏丹街口遇见了一群天主教的神父和修女,他们也在人群中漫步。因为神父穿着那厚厚的牧师袍出来,我心里敬佩。他们看见我们就邀请我们一起上街走。说真的,那天真的很嗮,很热,可是我的心里很温暖,因为我们并不是孤单上路,我们有千千万万的同胞,弟兄姐妹一起走这条“干净”的路。我感谢上帝给我有这样的有机会与他们一起走,唱着诗歌前进独立广场。

 

这次的上街漫步,我遇见了很多老朋友,甚至一些FB的朋友。最让我惊喜的就是我遇见一位只是在FB聊过天的医生,他从砂劳越飞来参加这次的“上街”,虽然口里没有说出来,可是我深深的感受到他那份真诚爱马来西亚的心,在行动上已经彻彻底底的表露出来。真的,很高兴见到你。

 

一直到下午三点,大家都在一个很和平的气氛底下漫步,我们从苏丹街一直走到独立广场外围,再从哪里走向Masjid Jamed,可是人太多,所以大伙就后来退回kotaraya。因为时间也到四点了,所以很多人都慢慢散去。那时我们看见很多民众向苏丹街方向离开,也有很多人也都上了巴士,快铁,准备回家了。我心里想这次的428,情况还不错,大家都很和平的散开,没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结果就在当时,我们前方masjid jamed的方向,有人大喊undur undur(退后!)。烟雾从哪里散开,警察开始攻击了。那时我们都挤在这些人群中,烟雾慢慢飘过来,那熟悉的刺眼的感觉回来了,脸上立刻好像被人用辣椒水涂上的感觉立刻来了,我赶快戴着口罩后退。一直退到kotaraya的starbucks。看见所有失散的牧师都在哪里。我们以为警察只是要驱散人群而发射一些催泪弹而已,结果后来看见starbucks老板赶快锁门,我们知道他们继续攻击,整个人群四散,大家红着眼睛,捂着嘴巴逃命。
我心凉了,我们不是已经要回家了吗?我们不是已经要散去了吗?为什么还要这样呢?

 

(沿街派盐的朋友)
我们留在starbucks里,一直到四点,然后才回去拿车离开。我们离开时还载了一位来自丰盛港的uncle,他不知道怎样回去与他的bus集合,我们就顺路载他一程。原来bersih带来的是各区各族的人民都团结,合一在一起。就算有再大的催泪弹,水炮,大家还是在一起。我在709看见黎明的曙光初现,现在看见这改革朝阳慢慢的攀升。

5点,我回到PJ,当我的思想慢慢的沉淀下去的时候,我忽然想起几天前在教会与弟兄姐妹讨论的一个课题。“基督徒可以参加bersih吗?”
对我而言,今天上街是我履行身为一位马来西亚公民最基本的权利,因为我有义务,也有权力去要告诉当权者:“我们要的是公正廉洁透明的选举” 如果我们看见不义的事情,看见欺压穷人,寡妇,寄居的人,我们就应该挺身而出,尽我们的所能,为他们伸冤。

回家后,才看到那些血腥,暴力的画面,我心在淌血…为什么一个文明先进的国家会发生这些事情?

你今天问我,难道不怕吗?709的经历,我真的不想再重复。可是如果只是给催泪弹,水炮的摧残可以唤醒更多的人民,这些牺牲应该值得。可是你再问我,会不会恨这些警察,我只能说,我很遗憾,我恨愤怒,我却不会让这个恨意主旨我的人生,我不要中他们的计。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Tuesday the 22nd.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