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贡水坝破坏远大于经济效益

打印
分类:专题/评论

资料失准评估草率添下游风险

走出巴贡,另闯新天系列(五)

 

【陈慧思撰述/摄影】牺牲6万9500万公顷森林,以建设只有50年寿命的大坝的疯狂点子,在我国狂热追求“第一”、“最高”、“最大”的90年代拍板通过。

尽管这个大型计划自规划至竣工停停走走近30年,最初的研究报告和谈判条件等皆已失时宜性,且水坝的经济效益存疑,但是,因利益、面子、政治需要等复杂因素,这个东南亚第一大坝还是在争议声中造了起来,只等砂州政府一声令下,就可开始蓄水。

在 1996年非政府组织和原住民积极请愿反对这个计划时,国家和砂州政府高官皆指责非政府组织散播谣言。时任首相的马哈迪且将矛头指向西方,抨击西方人百般 批评,误导当地居民,“假借环保名义破坏我国发展”。说这话的时候,他或许忘了自己曾在1990年宣布取消巴贡计划时形容,这个决定“证明马来西亚爱护环 境”。

领导人没有顾及环保和人权需要,只顾着合理化自己决定,以致矛盾百出。这样的矛盾在整个计划开展的过程中俯拾皆是。

中 国籍水坝工程专家王维洛在其《过时的先进》一书中点出,1983年巴贡水电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和1994年、1995年分阶段提呈的巴贡水电工程生态环境 影响评估报告(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简称EIA)的基本数据,如水库集水区降雨量、径流量、淹没范围等有极大出入。

此外,就连环境影响评估报告本身的数据亦不一致。譬如,在1994年发布的第四册上游和水库水质篇提到的水库汇水区1949—1993年平均降雨量为3985毫米,但在1995年水库准备篇提到的同时期平均降雨量为4070毫米,跟前者相差了85毫米。

另 外,他点出,水库集水区的雨量、时空的分布、出现的频率、蒸发资料、日照、问怒、云雾、风向、风力等资料皆不完整。“在这样的资料基础上,是无法进行工程 的可行性研究和生态环境评估的,即使伊佳兰公司得到世界上第一流的咨询,也无法得到科学上和技术上经得起推敲的结论”。

工程设计一改再改

最 离谱的是,巴贡水电计划的工程设计,出现了重要的更动,从1983年的可行性报告,到1986年的能源电讯部邮电部的资料,到1994年至1996年批准 的四份环境影响评估报告,到1995年首相署经济规划局所编的《绿色能源》一书,重要设计如大坝类型、坝顶高度、底部宽度、顶部长度、水库最高蓄水位、溢 洪道能力、导流隧道的能力、发电装机容量和水轮机设计水头等皆出现数个版本。

王维洛点出,可行性报告提出建造混泥土拱形坝,然而,1994年的环境影响评估(期间报告)第一册提到或是采用水泥面堆石坝获释泥心堆石坝,1995年和1996年批准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则提到采用水泥面堆石坝,最后兴建出来的是混泥土面堆石坝。

最主要的工程设计变了,可是1983年的可行性报告和1994年至1996年之间提呈的四份影响评估报告皆没有重新提呈,以致工程的可行性、安全性和经济效益皆成疑。

原订耗资150亿元的计划,策划及执行过程马虎草率,非但基本资料出问题、程序颠倒,且在1994年未经公开招标就已将工程颁布予砂州首席部长的朋党公司伊佳兰有限公司(Ekran Berhad)。

该公司主席陈伯勤曾夸下海口,说水坝工程将在六年内完成。结果,在1997年5月,水坝改道出口围堰(cofferdam)突然倒塌,同年发生席卷全亚洲的金融风暴,整个计划营造的“打造全东南亚第一大坝”的美好感觉顿然消散。

1997年9月,马哈迪宣布展延巴贡计划,两个月后宣布政府财政部接管水坝工程。此一决定的代价是缴付伊卡兰8亿1100万元的赔偿金。

自 此计划一再转手,从国家能源公司(TNB)和砂拉越电力局(SESCO)的手中,转到了财政部的独资公司砂拉越水利有限公司(Sarawak Hydro)之手。大坝工程在1999年重新启动,2002年10月,森那美(Sime Darby)和中国水力发电集团合组的马来西亚中国水力联营企业(Malaysia China Hydro Joint Venture,简称MCHJV)获得价值18亿元的主坝工程。

损失远远大于收益

官联公司森那美因工程延宕蒙受巨额亏损,无论如何大坝工程是完工了。砂州水利公司已经寻求砂州政府的批准以开始蓄水,蓄水期估计长达八个月至一年时间。一旦水位达到195公尺,水轮机就可以启动以发电。

根据《东方日报》8月12日的专题报道,砂州水利土木工程总经理陈荣隆透露,政府将在年秒招标以建造全长675公里的海底电缆,以输送高达1700MW的电流至彭亨州文冬。

然 而,在今年4月22日,砂拉越首席部长泰益玛目(Taib Mahmud,左图)曾表示,首相纳吉已决定,巴贡的电流将优先供应及满足砂拉越工业的需求,因而原先有意向砂州购电的国能已经打消了念头;国能主席廖莫 宜(Leo Moggie)则说,有鉴于砂州需要大量的电流,因此国能已放弃向砂州购买从巴贡水电计划生产的电流。

砂州水利与砂州首长/国能主席的说法出现极大落差,哪一个版本才是最后定案?如果巴贡电力只供砂州内需,那么就极有可能出现产量过剩的情况。黄孟祚提醒,砂州的发电量是1300MW,最高用电量只有1100MW,一般只有900MW。

事 实上,兴建海底电缆输电以致兴建这个世界第二大混泥土面堆石坝的必要性,早已遭到质疑。根据环境影响评估报告,巴贡水坝发电机装机容量达2400MW、平 均每年发电量是1万8000MW,这相等于85.62%的效率。水坝评论家王维洛早已点出,这是世界各国的水坝皆难以企及的高效率。

世界最大的水电站,即巴西和巴拉圭的依泰普水坝发电厂最大效率为64.3%,而中国三峡水电站的发电效率估计为54.24%,最著名的埃及阿斯旺大坝仅为47.56%。【点击:融资巴贡水电,血本无归!】

大坝寿命只有50年

另外,国能持有40%的储备电,我国是否需要再建大坝巴贡水坝供电?还有,耗27年策划和建造的巴贡水坝,寿命只有50年,且随造坝而展开的伐木活动产生大量淤泥,行将削减水坝产能和缩短水坝寿命,这个计划的经济可行性非常令人怀疑。

长期关注巴贡水坝的的黄孟祚(右图)接受周泽南纪录片摄录队的访问时举例指出,才投入运作30年的巴当艾水坝淤积情况非常严重。这个水坝原有四个发电的水轮机,现在只有一个水轮机可用,是全世界发电率最低的水坝,成了一个旅游区。

他说:“我们花了这么大的钱,国家的钱、人民的钱,变成了旅游区。旅游有一部分人受惠,可是根本不符合经济原则。”

他表示,巴贡的情况跟巴当艾水坝类似,原是无利可图的工程;在推行这个计划前,将环境保护的成本计算在内,才合乎经济原则,可是现在政府作出了愚笨的投资,只让少部分人受惠。

水 坝计划产生的负面效应,远远大于评估报告夸大了的“每年30亿元收益”。首先,水坝蓄水之后,将淹没面积达6万9500公顷的热带雨林,严重破坏生态环 境,且令93种受保护野生动物、1230种具有医药用途的动植物面临存亡危机。尽管砂州水利公司和砂州森林机构自去年十月开始监测和挽救野生动植物,但是 达到的效果恐怕小之又小。

另外,评估报告已阐明,需要完全清除淹没区的植物,否则生物量将形成氮及磷物质的庞大水库,导致水库某些部分的富化(Europhication)。然而,报告又说,“完全清除在技术上无法做到,而非费用巨大”,因而只在距离坝址15公里内的地区进行。

只在小范围内以采伐和露天焚烧的方式清除植物,岂能避免水质毒化?在德国执教的王维洛在《过》书就说,在淹没区采伐的庞大收益,足可用以进行清理工作。然而,砂州水利公司并没有这么做。在其眼中,是下游人民的健康重要,还是公司收益重要?答案昭然若揭。

下游水灾灾情恐恶化

上 游建坝,下游人民承担了沉重的后果。黄孟祚表示,水坝的发电需要和下游人民的需要存在一定的矛盾:水坝要发电就要维持一定的水位,以致下游在旱季需水时, 水坝反而需要蓄水;反之,在雨季时,水坝需要释水以减轻水坝的压力,以避免溃坝,这个情况导致遭遇水灾的下游人民雪上加霜。

他引述评估报告指出,在水坝开始蓄水期间,下游的水位将降低。由于拉让江下游数个主要城市皆靠河道运输,河道的水位太浅,肯定影响河道的航运。另外,下游的水量少了,海水将会倒流,造成生态的冲击,一些农地会被盐化。

另外,下游的数个城镇诗巫、海棠木(Bintangor)、泗里街(Sarikei)都是从拉让江吸水供水,一旦海水倒灌,就会影响这些城镇的食水供应。

环 境影响评估报告提到,一旦溃坝,洪水只需8.5个小时就到达加帛(Kapit),半天内水位就可达三公尺,到达诗巫则需28小时,同样会造成水灾。黄孟祚 说,虽然评估报告估计,溃坝的发生率很小,即百万分之四至百万分之五,但是在专家看来,这个发生率依然偏高,需要注意。

另外,能源部在 1986年发表的工程资料指出,“相信砂拉越在过去一百年间未曾经历高于李氏四级的地震”、“巴贡水坝和水库区是位于地震及地质稳定的基石,并且没有观察 到活动的断层,因此,没有重要的压力可以造成任何重大的水库诱发地震”,可是王维洛在1995年4月到吉隆坡考察时,在地质局和马达地质系查看了地质图, 发现坝址和附近地区存在断层,且两个断层橡胶,而地球资料卫星的资料显示,坝址及附近地区可能存在一系列的断层。

他还以砂拉越自1870年至1994年的地震报表举证,过去古晋、民都鲁、美里、诗巫、加帛曾多次发生超过李氏四级的地震。因此政府评估的准确性,非常让人怀疑。

尽管政府一直否定学术界的研究,且企图压下民间的反对声浪,但从砂拉越水利公司近期的回应看来,政府已经作出了一定程度的妥协。

根据《东方日报》的报道,今年八月间砂州水利邀请媒体前往巴贡报道时宣称,该公司已采取八大安全措施确保水坝安全,并在大坝内安装379个观测仪,以及在巴贡水坝上下游的15个主流及支流设下进水量及微震量监测站,一旦发现进水量过高或出现地震,当局可马上作出反应。

可是,家在诗巫的黄孟祚说,世界大坝委员会(World Commission of Dam)建议,在大坝附近和下游设定警报系统,以将溃坝、地震等伤害减到最低,可是到目前为止,居民都不知道有何警报设备,这一点似乎是被忽略了。

事 实上,如果政府已经做足安全措施,就没有理由躲在暗箱里作业、害怕迎接关注环保的学术界和运动界人士的正面挑战。1995年,我国政府禁止王维洛入境我国 以发表专题演说,次年,政府拒绝更新黄孟祚的护照,以致他被变相软禁在我国长达六年之久,强硬压下反对国内外的声浪,现在,在水坝开始蓄水前,财政部拥有 的砂州水利是否准备开放水坝,供专家实地检验?一旦证实水坝的破坏和风险大于经济效益,政府有没有可能悬崖勒马?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Thursday the 23rd.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