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战评论】

黑招之谓者,仍指这些招数多是針对人性的弱点而施,虽非正道,却有奇效,屡试不爽。我们平民百姓虽不从政,但既然要做老板,就不可不知也。所谓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但万变不离其宗,来来去去,其实主要是三诀:吓、惑、诱。

513魔咒失效

一、吓字诀。据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人的需求可以划分成五个层次,由低至高,分別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及自我实现需求,而吓字诀針对的就是人的安全需求。

may 13 riots 041004 police trucks我国历届大选,針对华裔选民最常用的招式就是:“如果国阵输了,就会有第二次513事件”,而这一招数对当年513事件的亲历者确是有奇效。记得在1999 年大选时,巫裔选民反风极盛,国阵岌岌可危,但在投票日的前一天,马华公会在各华文报章大登广告,“暗示”极可能会有第二次513事件,如果国阵输了云云。结果,在华裔选民的大力支持下,国阵又胜了。不过,这个“513魔咒”在308之后,就开始消解了,709之后更是无影无踪。只好加重口味,来个电影版,不过,似乎效果不彰。

对巫裔选民,最常用的招数是:“没有巫统,你们就没人保护了”,而其背后的基础是建立在对华人的负面描述上。可是,在马来人口大量湧往城市的情况下,他们看到的是华人固然看起来有錢,可是巫统更有錢。双子塔、吉隆坡塔、国际机场等等,这些绝不是属于华人的,反而是马哈廸的“功绩”。不管何种族群,外地人到城市找生活都是不容易的事情,所以,这些外地的马来人看在眼里,长期下来,心里会有什么想法呢?

此外,更重要的是,马来族群里受高等教育的人数是越来越多,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马来青年人,不管实际的教育程度如何,绝对不会满足于低层次的需求。

吓字诀在投票前出招

另一常用的招式就是玩弄宗教课题。对华裔选民是“伊斯兰国”,或者更绝的是“断肢法”。在过去,确是引起许多华裔选民的不安,所以,马华公会在想不出新招下,还是死捉不放这条“旧桥”。

NONE对巫裔选民则是“基督国”,最近的课题就是马来文圣经里上帝的称谓问题。不过,308之后,东马的政治地位大幅提升,而东马的土著绝大部份是信仰基督教,巫统要玩这个课题,必然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所以,又不能玩得过火,所以,效果大减。

还有一招,就是经济会受影响,可是现在的经济表现又不见得好到那里去,况且,现在多数选民都晓得贪腐是我国经济表现不好最大的主因,所以,这个课题也玩不起来。

总之,如果国阵想不出新招,只有旧招的话,吓的效果会每下愈况。不过,用来鞏固基本盘,还是有其效果,特別是依赖传统管道接收资讯的群体,比如乡区的居民及在政府体制內的公务员。

此外,吓字诀要发挥出最大的效用,时机很重要,就好比阿扁的两颗子弹,一定要在投票日的前一天出招,让对手没有时间回应,让选民没有时间冷静下来。在恐慌的情况下,人的安全需求就会起主导的作用,于是投票时自然会选择“维持现状”,因为“一个熟悉的魔鬼总好过一个陌生的天使”。所以,还是不可小看吓字诀。

让人多思,动搖其心


二、惑字诀。所谓三思而后行,出自《论语》,但绝非圣人之言。原文是这样:“季文子三思而后行。子闻之,曰:‘再,斯可矣。’” 。所以,孔子是反对三思而后行,何以如此?宋代学者程颐是如此解释:“三则私意起而反惑矣,故夫子讥之。” 人性本善,但人心却是脆弱的,人的第一念或许有錯,但多不会计算福禍利害得失,所以,还是善的。但当越想越多时,福禍利害得失就会湧上心头,这时多思往往就会转为“多私”。所以,惑字诀的竅门就是让人多思,动搖其心。

一种是谣言,当谣言满天飞时,往往就会三人成虎。一种是抹黑,如性丑闻、贪污等等,反正先丢两塊大便就是了,让人生惑。一种是各种似是而非的道理,带人去遊花园,通常出自文人之手,所以,古人常有文人无行之感慨。总之,花样百出,族繁不及备载。

所以,平时多想无所谓,但临事贵果断,只要大方向对就行了,细节不必计较太多。总之,一时一事,不要妄想一次解决所有问题,就不容易迷惑。

此外,当吓字诀不能直接生效时,通常就是从惑字诀下手,由惑生疑,由疑生惧,这时再吓一吓,就很见效。所以,选战期间,通常是先惑后吓,抑或惑吓交替,两诀并用。不过,最后,一定是以吓做结。

有施“惑”,自然有人破“惑”,隨之又有反破“惑”。隨著网络的盛行,出现一种称之为五毛党者,其最大的作用就是反破“惑”,其最大特征是留言长又言不及义,要不然就是不停的洗版。在脸书上,之前在有影响力的知名人士的专页上“潜水”的五毛们,开始一一浮现。对于这些身穿诸多“马甲”的五毛们,我们围观就好了。重点是破惑者的看法,而不是这些五毛的挑衅或捣局。

名利一来,把持不住

三、诱字诀。名利之心,人皆有之,古人曰:浩浩长江,千帆过尽,一为名来,一为利往。能放下者稀,能淡然处之者也少,取之有道则尚可勉而为之,但更多的是名利一来,就把持不住。所以,人性不可考验啊!诱字诀就是施之于人的名利心。

NONE以名诱之的招数,最简单的莫过于“摸头”。看守首相纳吉之前的“破冰之旅”,就是最好的例子。不管之前如何声势浩大,号召了几场大集会,一摸了头就风平浪静,所以不要小看摸头的威力。另一招数就是让你成为“局內人”,捧你为“国师”,向你请益。不知多少知识份子倒在这一高帽下。

不过,对群众而言,还是利诱更有效。利诱的招数更是不胜枚举,对华人而言,最有影响力就是“赌”。当年,李三春到芙蓉挑战曾敏兴,以845多数票胜出,据老一辈说就是靠“打赌票”险胜云云。现在,林吉祥出战振林山,有流言说地下赌盘的行情是赌林吉祥胜出的多数票超过5000票,又说地下赌档准备输1亿也要把林吉祥拉下来云云。如果,差距在3000票之內,林吉祥是极可能会因“打赌票”而输掉的。

其次是各种大工程,如新马高鉄计划,据悉吸引了不少新加坡投机客到南马一带炒地皮,使得振林山內的不少土地的地价爆胀。可能很多人不知道,马来人的土地传了几代后,就算是小小的一塊地,往往是十几二十人联名。所以,地价爆胀对马来人而言是会有很多人受惠的。因此,就有流言说如果林吉祥当选,计划就会取消了。这个先诱后吓的策略,效果是很大的,不可小看。

至于其他各种小恩小惠,仍至一些惠而不实、指“日”可待的诺言,都是诱字诀的运用,至于受不受用,就看各位的老板们的智慧和记性了。

針对人的低层次需求

总括而言,这些黑招是針对人的低层次需求,因此,要发挥出最大的效果,就要把人洗脑成只有低层次的需求。所以,就会看到类似如此的言论:“要拜什么神都可以,耶稣?佛教?天道?大伯公?拿督公?随意,宗教自由。有华文读,有万字买,有卡拉OK,男女不需分开,有夜店,有500块拿,有猪肉吃,吉兰丹就没有猪肉吃。只要没乱就好赚吃,好吃好睡,有做工就有饭吃,为什么要换?”

NONE要反制这些黑招,其实是不容易的事情,据统计,月均收入低于3000令吉,有417万户,占全国约630万户中的66%,在之中肯定还有不少人是生活在贫困之中,对他们而言,往往真的只有低层次的需求。所以,这些黑招再加上疑点重重的选民名冊及各种幽灵选民(据闻在民联胜出的选区,都爆胀了至少20%的新选民),国阵胜出的机率绝对是比民联高。

在起步就输了20%的情况下,要反制这些黑招,绝对不能只会唱高调,必须針对现实的情况而出招,比如丘光耀的“鸟”(音屌)字诀,其实就是針对吓字诀。粗口绝对有壮胆的作用,这是心理学的常识。又比如“派錢”,最早派錢的是槟州政府,虽是区区的100 令吉,但它的效果不可低估,否则,国阵也不会加码跟进。所谓的“民粹”论者,是可敬但不能用,用之则会应了一句者老话:“秀才造反,三年不成”。

所以,想改朝換代,而对手又不是吃素的情况下,要反制这些黑招,就要不拘小节,否则束手缚脚,未战先输了一半。就要紧是要打出极强的气势,让反风更盛,以抵消所有不公平的因素,才有可能火烧连环船。《论语》就有那么一句:“大德不踰闲,小德出入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