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傲慢 ──大马民主不会从天而降

打印
分类:专题/评论

被形容为马来西亚民主最黑暗的505大选无法在选后落幕,是独立56年来马来西亚作为民主体制国家的一大悲哀。

按理,选民在选前的激情投入、为政党政治奔忙助选应该在选举结果公佈后就算是告一段落。大家应该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不应该还不停的活在「选举」的激情中。 

选举就像一场豪赌,特別是两阵线势均力敌时,其公平性就愈显重要。愿者服输,但赌局必须在公平的基础上。

但事与愿违,到底是选民不接受「民主的结果」,还是选民无法接受「民主被无情地践踏与蹂躪」。如果任何一个政权可以把民主玩于股掌之间而面不改色,那选举的意义只会沦为形式,成为民主的花瓶。

今天资讯的流通,选民已经不会再被主流媒体所误导。选举的是否舞弊已经不需要,也不能由主流媒体来自我詮释。在网络的世界里,每个人民都可以是「事实的记录者」,画面与声音的大面积流窜使得主流媒体消音的努力成了新闻界的一大「笑柄」,也证明了新闻自由的再次沦落。

马来西亚引以为荣的民主体制可以由政党玩到如此地步,號称英国留下的文官民主制度可以如此糟蹋,身在民主国家如同身在「独裁专制国家」。当运载外劳的巴士出现在投票站,人赃俱获还有人依然可以睁眼说瞎话,自圆其说一番,这无疑是导致选后民情激愤、不满就像海潮一样流泻的主因。

人民不服输是因为有人篡改了公平的游戏规则,为自己的胜选用卑劣的手段创造条件。人民一旦服输,是否意味来届的选举当权者就可以更加为所欲为了,更加有信心继续玩弄选举的伎俩,那请问选举的精神还存在吗?

在资讯越来越流通的时代里,要一手遮天已经越来越困难。但仍然有人以为第二次类似沙巴的「身份证计划」可以再显神通,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不然外劳怎么可能公然的、公开的,无畏地参与其中。

廉洁与正直是国家领导人必备的条件,捨此,国家只有沉沦。

如果一个政权的取得是舞弊的、是瞒骗的、是盗取的,那请问其治理国家的「正当性」在哪里?那请问在国际的舞台上,就是当上国家领袖又如何能站在民主的高度为国家树立廉洁与公正的形象?

净选盟及成千上万的选民要求一个公平、公正的选举,就是期待两线制的竞爭是对等的,是公平的,由选民的选票来决定谁是国家的领导人,这是国家希望之所繫,如果盗窃选票还那么理直气壮,那国家自然只有沦为政治道德的侏儒,形同流氓政治。

腐朽的政治人物可以在国內洋洋得意,自我陶醉在权力的氛围中,但国际媒体的挞伐,贿选丑闻满天飞,早已把国家领袖的名誉毁尽。

到底是谁玷污了乾净选举?谁为胜选不择手段?难道还会是反对党故意为败选製造事端,为「夺权」把选民当「人质」?选民已经不是阿斗,但当权者却无视事实,继续以「种族」来转移视线。

选民改朝换代的意志力,是希望国家走向「正道」,是忧国忧民的举动。特別是当反对党获得大部分不分种族的城市选民的支持时,故意否定这个精神都是无功而返的,这也显示其道德的苍白与无力。

首相兼国阵主席纳吉在全国大选后,就將国阵贏得222个国会议席中133席的惨胜归咎于「华裔海啸」,这是罔顾「大马人民海啸」的事实。甲州前首长莫哈末阿里在竞选武吉卡迪(Bukit Katil)国席失利后,公然指称华裔不懂得感恩,马华没有全力反击,明显是在被选民拋弃后寻找「体面」的下台阶。

前上诉庭法官诺阿都拉(Mohd Noor Abdullah)更发出警告,华裔在大选中背叛马来人,那华裔必须准备好面对马来社会的「报仇」。令人难以理解的是,伊斯兰党、公正党及行动党內的马来人就不是马来人吗?这次两线制的对决已经是脱离了种族与宗教的藩篱,是腐败与廉洁的对决,是良好施政与朋党勾结的对决。刻意移转视线的目的显然是在面对群眾压力下的障眼法。

「表態」的重要性

5月8日,15万人挤爆雪兰莪格拉那再也体育馆抗议选举舞弊,雨水浇不熄怒火。5月11日,檳州峇都加湾体育馆12万人潮的怒吼展现抗爭的力量。5月12日在怡保3万人的黑色集会,接著彭亨关丹、柔佛新山也会有同样的群眾集会抗议选举舞弊,更多的选民站出来,是要为民主加温,也为拯救民主生命力而前赴后继。

约有50名青年组织成员5月10日聚集在布城选委会总部提呈请愿书,提出三大诉求,即拒绝第13届大选成绩、要求成立一个透明的新选委会,以及重新举行选举。选举委员会副主席旺阿末不理解青年的想法,反指有关备忘录的內容纯粹是根据民联领袖的誹谤及煽动言论所撰写。

马来西亚行动方略联盟指出:选委会落实点墨制度,是为了防止选民重复投票。儘管有数以百计的公眾报案,但选委会仍不悔改。以人口来看,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而印尼则是最大的穆斯林国家,大选期间也使用不褪色墨汁,却没引发任何被质疑的课题。

行动党名嘴丘光耀说得很再清楚不过,他的言论基本代表了许多青年心中的所思所想,他说:如果人民不公开表达愤怒,国阵和选举委员会就会认为人民都是逆来顺受的奴才,对于选举玩臭都不会吭声,也不敢反对。那么来届大选它们就更肆无忌惮地玩得更臭、奸到出汁。所以人人在此时此刻勇敢地站出来「表態」是很重要的,这股「民气」越澎湃汹涌,对民联隨即开展的法庭挑战行动以及公民社会推进的选举改革运动就越有利。

其中一针见血的论调是:如果选举制度维持不公,来届大选反对党贏得再多的支持率,一样无法执政,所以现在就要造反、就要吶喊、就要抗爭!

当权者一方面问华人到底要什么,另一方面却高举种族议题来撕裂族群关係,这就是选举后让选民所看到一个不知反省政权的傲慢与蔑视民心。

由于选举制度的问题,只获得约47%选票的政府,应该更谦卑的感觉自己的不足,痛定思痛为弥补社会的裂痕而努力,以为爭取另外51%选民的拥护。但我们看到的却是一幕幕的种族论调,无不令人痛心疾首。

独立的选委会,你为民主做了什么?作为民主的把关者与守护者,选委会应该超然于政党的干预与干扰,不只是要给选民对你有信心,更要无惧去抗击政党的介入。

在两线制的政党角力,原就是全面考验马来西亚的民主是否成熟,但选民却亲身体验了一个不乾净的选举,使民主蒙羞,而净选盟过去几年的努力可说重挫,也昭示了政治黑手的奸诈无情与诡计多端。

让全体大马人民化悲愤为力量,继续奋勇前进,凝聚更大的人民力量来討回民主。要回民主,不是要回「权力」,是要回「更美好的马来西亚家园」。

只要有不轻易妥协的选民,国家民主才有未来,才有希望。民主从来就不会从天而降,我们岂能坐以待毙,眼看马来西亚民主走向灭亡而无动于衷呢!

作者: 陈锦松

(東方日報)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Thursday the 23rd.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