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匪新財路‧不夜城‧越夜越心驚

打印
分类:专题/评论

吉隆坡是不夜城,越夜越精彩。

高級餐廳、平價嘛嘛檔、買醉的酒廊、熱鬧的火鍋店、還有24小時營業的便利店、添油站和銀行出納機,應有盡有,完全迎合城市夜貓子的夜生活習慣。

吉隆坡是遊子城,很多人家裡的灶頭不開伙。因為許多人在外頭解決三餐,帶動了餐飲業,尤其是入夜後,城中旺區的食肆人頭攢動,從晚餐到消夜,到處可見夜貓子三五成群在喝茶聊天至通宵。

其實不只是大城市,這種生活形態也可在一些城鎮看到,尤其是年輕人最愛在嘛嘛檔或快餐店消磨時間。

然而接二連三的餐館劫案,讓這座不夜城不再美麗,也掀起了一陣不安的情緒。

業主進退兩難

熱鬧的室內或露天餐館,成為了歹徒幹案的目標。

原因是,公開的地方容易逃,加上大家吃飽喝醉,警戒放鬆,持武器的歹徒可“一網打盡”食客,然後逃之夭夭。

警方雖然一再提出數據力證犯罪率降低,實際情況並非如此。入屋打劫、打搶24小時便利店、爆竊提款機事件接二連三發生,讓人感覺到不管是外出或留在家裡,都極度缺乏安全感。

隨著匪徒目無法紀沖上食肆搶劫顧客與店主,城市外食族無論在嘛嘛檔、馬路邊的用餐處,甚至是室內的餐廳或酒廊,都不得不提高警惕。

同樣的,依賴晚餐時間賺錢的業主也進退兩難,晚間營業擔心被匪徒盯上,得不償失;不營業又擔心生意做不下去。

到底,我國的保安和執法出了甚麼問題,以致歹徒膽敢公然的一再向警方宣戰?到底,是甚麼原因導致罪案越來越多?是外勞作亂?還是警方辦事不力?或是經濟衰退導致本地人在窮途末路的情況下走上歧途?

巴生河流域多遊子
半夜營業商機無限

國內各州首府都是發展較快且完善的城市區,而中馬的巴生河流域更是全國各地遊子聚集的稠密區。

城市人的工作時間長,許多上班一族選擇外食,加上他們通勤的時間也比較長,晚餐時間也較遲。

為順應城市人需求,不少食肆商家也配合城市人生活作息時間而營業至深夜。

目前,除了適合小酌幾杯的酒吧、民歌餐廳以及傳統的“嘛嘛檔”外,雪隆一帶各區都不乏24小時營業的印裔穆斯林餐館、快餐店和便利商店。

現在,華裔的煮炒攤販、火鍋店等“夜宵好去處”也營業至凌晨,讓“夜貓子”有更多喝茶聊天的去處。

到大城市求學的大學生也習慣在夜晚到考試期間便聚集在24小時營業的連鎖快餐店溫習功課。

短短數日連肇5劫案

然而,不法之徒將這種生活形態視為幹案機會,從住宅附近的食肆走回住家的那一段路上,也可能因為人煙稀少而成為歹徒埋伏的地方。

本月初至今,雪隆一帶就發生了至少5宗的餐館劫案,部份食肆選擇縮短營業時間,以策安全。

每天營業24小時的Original Kayu餐館董事經理布漢強調,他們的分店都設在較安全的區域,因此鮮少發生搶劫事故。

他指出,雖然各分店到了凌晨三、四點仍有顧客,但附近經常有警方巡邏,所以匪徒也不敢造次。

李中永:劫餐館屬個案

然而,大馬販商同業總會總會長長拿督李中永不認為餐館遇劫問題嚴重。

反之,他指出該會經營夜市生意的成員較常遇到的問題便是在收攤時分被搶劫,但這些大多為熟悉夜市小販作息的慣犯,被警方逮捕後便絕跡了。

他認為食肆打搶的情況屬於個案,不該與“治安不靖”掛鉤,以免影響公眾對夜間攤販的信心。

他指出,有些地區的小販選擇合資聘請志願警隊維持治安,但費用不低,因此他希望警方在晚間增派人手巡邏,以保護攤販的安全。

旺賽夫:罪案2導因
“匪掙快錢警力不均”

針對本地人涉及打搶事件日益頻繁,導致人心惶惶的問題,民主及經濟事務研究中心(IDEAS)首席執行員旺賽夫分析說,此類罪案事件導因有兩個,一是本地人看不上低薪工作而選擇用非法手段掙快錢;二是警力分配不均,讓匪徒有機可趁。

“如果警方能很快地調動數千名警員去維持大集會,為何不能安排多點警力來巡邏?”

旺賽夫認為,警方必須加強巡邏,讓人們在外活動時有安全感。

他不否認犯罪率或多或少都與國家經濟狀況有關,既失業率越高,就越多人為錢走上歧途。

懶惰者拒工作寧打搶

“不過,我國的目前的經濟狀況並未差到要去搶劫來掙錢,還有很多無須高學歷的工作如餐廳侍應和建築工友需要人來填補。”

他說,許多本地人不願意接受薪水較低、工時較長的工作,雇主只好聘請比較刻苦的外勞填補空缺,最後導致國內外勞人數氾濫。

“很多搶匪不是外勞,而是本地人。他們不是找不到工作,而是懶惰,不願意做低工資的工作。他們不認為賺錢必須努力工作,而選擇了偷、搶、騙,或當無惡不作的飆車族。”

針對打搶食客事件,他說,一個地方接二連三發生類似事件後,就會引起惡性循環,因為大家都怕被搶劫,就不敢再去那個地方消費,人流減少後,店鋪的生意就會變差,甚至變得人煙稀疏,失去以往的繁華。

“人口密集的地方,罪案也會多,就像雪隆一帶,治安有越來越差的跡象。”

他也說,食客也有責任提高警惕,在外用餐時切勿把手機、錢包等貴重物品放在桌上,讓歹徒有機可趁。

李霖泰:主動調查犯罪根源
“警應設特別防罪部門”

馬來西亞防範罪案基金會副主席丹斯里李霖泰建議警方將成立的特別防範罪案部門,主動調查治安敗壞與罪案增加的原因。

他指其基金會向來建議警方不能只專注在打擊罪案,應該主動瞭解犯罪的根源與因素。

“我們不能忽視犯罪的根源,必須衡量猖獗的毒品問題、日益薄弱的社會與家庭價值觀、物質與精神發展的不平衡等,來看待犯罪問題。”

須正視軍火及姦女童案

他也建議警方正視時有發生的攜帶軍火的罪案,以及有增加趨勢的強姦女童的案件,向人民作出明確交待。

他認為造案者雖以本地人居多,但也有非法入境者,警方應該繼續關注。

李霖泰強調,防範罪案是所有人的責任,只有全民合作才能解決治安問題。

“近來的罪案問題已經日趨嚴重,不只是在城市或鄉區;我國的犯罪問題已經在全國人民之間產生恐慌與害怕。但不只是人民擔心罪案的問題,警方也擔心罪案,最近有一兩間警察局被匪徒闖入就是很好的例子。”

應給警方更多設備

他呼吁有關當局提供警方更多的設備與資源,以利警方提出創新的措施來解決犯罪問題,包括加強高科技產品的應用收集情報來打擊罪案。

此外,地方政府應在更多地點裝置閉露電視(CCTV)以掌控罪案的發生;私人領域與學校也應裝置CCTV協助警方與人民防範罪案的發生。

關志庭:大馬缺乏防罪案法令
“匪落網保外仍可幹案”

馬來西亞人民社警總會長關志庭認為,匪徒目無法紀,主要原因是我國缺乏防範罪案的法令,一些匪徒被捉後未經審判前,依然可以保釋出來再幹案。

他說,要通過法令來防範罪案,須要人民代議士在國會提出。有基於此,他希望人民代議士關注罪案問題,在國會裡集思廣益,以保障人民的安全,而不只是把維護治安的責任推在警方身上。

建議安裝緊急按鈕

關志庭建議,經營夜市的餐館、商家應安裝緊急按鈕(Panic Button),以在緊急時刻對劫匪起阻嚇作用。

他說,一般罪案發生時,業者可能一時緊張或是來不及撥電求救,而失去向警方求助的黃金機會,讓匪徒得逞後逃脫。

他呼吁業者須守望相助,以減少罪案的發生,保障公眾的安全。

關志庭指出,近日罪案猖獗,各個單位必須做好防範罪案措施,比如說,銀行的提款機頻頻被盜竊,業者應加強安全措施,安裝設先進的閉路電視,勿讓匪徒輕易噴黑鏡頭。

“此外,銀行業者必須想辦法解決提款機的安全性問題。”

加強餐館便利店保安
警方增加巡邏行動

食客被集體打搶的罪案發生後,引起警方關注,特此增加巡邏行動,主要加強通宵營業的餐館和便利店的保安。

一星期發生了6宗類似罪案的蕉賴,在蕉賴警局方圓35平方公里內的地區被列為治安黑區。原本只有26人的巡邏隊陣容,將增加約一倍的警力,如今一隊共有40人。

此外,警方也安排7輛大型摩哆車巡警、2輛巡邏警車與警犬組。

警方的巡邏時間從午夜12點開始至早上8點。巡邏地點主要是馬魯里花園、珍珠花園、大同花園、康樂花園、友力花園以及首都鎮等黑區。”

警方週二在凌晨1點多,八打靈再也成功逮捕3名涉及餐廳搶劫案的印裔慣犯。

【近期傷亡與財物損失較嚴重的劫案】

4月14日:劫匪在雪州加影紹嘉比安一間雙層排屋爆竊後縱火,燒毀商人住家二樓。

4月17日:5名蒙面悍匪持刀闖入雪州阿拉白沙羅海鮮餐館,挾持人質搶餐館。

4月21日:一對母女在八打靈再也的加星山跑步時遇劫,母親為保護女兒,結果被匪徒刺刀後斃命。

5月19日:慕尤丁的胞姐位於雪州雙溪威被爆竊,竊走屋內30萬令吉的物品。

5月20日:新任全國總警長卡立胞妹在森州文丁的住家被劫,一家被匪徒捆綁,損失了3萬餘令吉。

5月22日:4名悍匪戴頭盔持刀在怡保上環搶一間迷你市場,砍及打傷店主夫婦。

5月25日:柔州古來與雪州沙叻秀分別發生兩起盜竊提款機的個案,其中一起劫走了兩台提款機的40萬令吉。

6月1日:丹州巴西馬與柔佛古來各發生一起提款機劫案,但古來匪徒行跡敗露而失敗。

6月4日:納茲里親戚位於雪州八打靈市的豪宅遭爆竊,匪徒偷走50萬令吉的金飾和名錶。

6月6日:4印裔匪徒闖怡保鬧市茶室威脅金商交車匙,劫走車內50萬金飾。

6月6日:柔州發生2個星期來第三起提款機劫案,一台剛加額的提款機被搬走。

6月7日:劫匪持刀進入雪州萬津德理瑪花園一間民宅搶劫及搶車,事主損失超過10萬令吉。

6月7日:8至10名悍匪在吉隆坡甲洞搶車2小時後,到蕉賴瘋狂毆打及洗劫約70名火鍋客。

6月7日:劫匪打搶士姑來馬星花園一家半獨立式的民宅,搶走金飾、現金,同時駕走事主2輛轎車。

6月7日:5名印匪持刀闖入雪州靈市嘛嘛餐廳洗劫員工及顧客。

6月9日:1名德國遊客甫抵達怡保便遇劫,手腳被砍傷縫20多針。

6月11日:5名印匪兩小時內在打巴金邦彭亨新村連幹兩案,打傷屋主搶劫民宅後,再劫毗鄰的興都廟並致傷住在寺廟的僧侶。

(星洲日報/新聞專題‧報導:吳嘉雯、戴麗佳、方莉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