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家阿斗初成长

打印
分类:专题/评论

作者: 李练

无疑,新旅游及文化部部长纳兹里,是一个好父亲。身为人父,他深知人生难免跌宕起伏,一切功名利禄都是过眼云烟;唯有孩子和家庭,才是折翼离开诛杀场合后,一片能安渡余生的避风港。

所以面对声名狼藉,顽劣的纳丁,他从来没有放弃过。纳兹里始终相信纳丁是他掌上一颗夺目耀眼的夜明珠,一经雕铸,必能闪烁。他日不成器为丘吉尔,至少也是丘彼得。 

虽然新官上任,眼看就快忙碌得如上任部长黄燕燕般,为了宣传大马旅游,每日衝上云霄;他明白身教的重要性,所以不得不一番苦心,把爱子编排在旅游及文化部当「特別助理」。

別看他光明顶上,髮型无边;唯独他慧眼能预知自己孩子的本能。据他说,纳丁,这个眾人眼中的贱辉,在505那一场激战中向对手突然来一个左勾拳,协助了他在硝山国会选区中以更高的多数票胜出。

「今天,我依然是一名部长,在我选区以更高的多数票中选,所以你要说什么?」这种豪情和语气,没有经过驯兽师的专业训练,是不可能说出口的。

相信好多人也只是妒忌纳兹里,刻意政治化这件事情。为什么不去批评林吉祥、卡巴星,或者安华?他们也不是把孩子带在身边调教,指望青出于蓝吗?

但这几个老將传授给孩子衣钵的时候,大部分时间不是蹲在监牢里,就是睡在甘文丁扣留营內;纳兹里,你要不要认真考虑一下?

不过,首相说得对。如果没有涉及任何政府缴付薪金或津贴,聘用家属成为助理並没有问题。纳兹里父子富有,路人皆知;当助理,根本不是为了几分钱。

身为过来人,纳吉能体会纳兹里。还记得季平吗?那个大选前,常常陪伴父亲上电台上报章的邻角男孩,也是一分钱都没有收啊!作父亲的,如此忍心要孩子挤眉弄笑,说到底,也只是希望让孩子磨练磨练。

又有谁能谅解纳吉当年连大学都还没有毕业,就被逼回来当州务大臣;那种失去父亲在旁指导,是多么的遗憾?

什么任人唯亲,奉行裙带主义?群眾就只是会在臭鸡蛋里挑贱骨头。何况,吃著老爸政治遗產的,一路来是巫统的文化。希山慕丁、慕克里兹,甚至凯里也是靠半个父亲上位,有什么稀奇?

在东方社会,亚洲国家,父子关係,正像一丝横渡千年轮迴的邂逅。爸爸为孩子,处处操心安排的例子,比比皆是。

但是,刘皇叔哭求诸葛亮又怎样?让阿斗躲在沙笼里,到最后烂泥依然是一把烂泥。

(東方日報)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Monday the 23rd.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