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的公共財政

打印
分类:专题/评论

#大马财政管理不善,国债节节高升。

马来西亚的公共財政状况,特別是联邦政府的財政债务,是许多人关注的课题。对于一个资源丰富的国家如大马言,这確是不同寻常。 

歷史地看,从1970年到2013年这期间,除了1993年至1997年连续5年出现小盈余外,皆是年年赤字。在1970-80年代,之所以会连年赤字,主因在于要推动新经济政策,为此,政府不惜大手大脚设立大量公共企业与扩大政府规模。进入1980年代,年度预算赤字与总债务节节高升,总债务甚至超过国內生產总值的100%!

也因此,大马不得不在80年代后期转向,大搞民营化与招商引资,这才出现了1993年至1997年的小盈余;惟1998年后,又再赤字年年。这个赤字,可以从收入与支出两个方面来谈。在收入面,自2000年以来,大体上是直接税、间接税与非税收入,个別占收入结构的50%、20%与30%。所谓非税收入,主要指国油的分红及其他诸如护照费、各类许可证费等。直接税中,公司税、个人所得税与国油的公司税,通常个別占约22%、10%与16%,及其他。间接税则指销售税、国產税等。

经常开支增速惊人

近10年来,一个不寻常的趋势是,油气相关收入在总收入的百分比节节上升,而其他税类的百分比则递减!如在2000年,油气收入仅占约25%,可2010年,便占到约35%。公司税与个人所得税,则因税率递减,而使百分比趋低。另一个原因是,有纳税的公司与个人,仅占註册公司与就业者的约15%与12%!大马虽是中高收入国,可税收结构是颇第三世界的。

靠油气收入的问题是,由于油价受国际行情制约,故波动性大,且由于油田是开採了就没的不可替代能源,长远来看,是不可靠的。至于公司税与个人所得税,由于大马日渐被全球化所边缘化,可靠性也不乐观。约言之,只要大马人的技能与產业层次没能提升,公司税与个人所得税的贡献也將有限。最终,恐怕还得靠消费税,且是节节高升的消费税,而不是停留在4%的消费税。

就支出面看,大马的支出大体上分为经常(运作)开支与发展开支两大类。近年来的趋势是,经常开支增速惊人,以至发展开支的比例逐年下降。这表示大马政府的钱多数花在消耗或消费面,而不是生產性投资面。在2000年,这个对比是2对1,在2009年是3对1,到了今年,则是4对1,也就是2500亿令吉中,有约2000亿是花在经常开支,而仅有近500亿是花在发展,且不一定是可带来未来回酬的生產性投资!这是个很严重的结构性问题。

因为,经常开支是用了就没,不会为未来带来收入,而缺乏生產性投资,又反过来约束了政府的未来收入。道理很简单,现在不投资,未来哪来收入?

国家债务恶性循环

这个经常开支主要花在公务员薪酬、养老金、还本付息、供应品与服务,及补贴上。大体上,近几年来,公务员薪酬与养老金、供应品与服务、补贴及还本付息,个別占了经常开支的30%、20%、20%与10%。由于公务员规模在扩大,且薪资多次调整,2013年后,应会占到35%或以上。至于还本付息,由于联邦政府债务节节高升,也应会升到近15%。这都会加剧经常开支,进一步压缩发展支出,进而形成一个恶性循环(Vicious Circle)。许多国家债务越陷越深主因便在于这个循环。债务越多,越没余钱去搞发展,也就越没本事还债。

大马债务的另一个问题是,虽说联邦政府债务高达GDP的53.3%,可若算入政联公司,这百分比至少得加多10%!尤有进者,虽然联邦政府的债务有约80%为內债,可政联公司的债务,却是有约60%为外债!另外,许多政府部门,州政府与地方政府也欠了中央一屁股债。 

作者: 孙和声

(轉自:犀鄉友誼網

(圖源:互聯網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Thursday the 19th.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