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房奴命运预测

打印
分类:专题/评论

许多白领的银行债务,超过了房价总和,那时即使他们已经付过首付,但还是要将自己的房产白白给予银行。

2014年1月4号,中国央视新闻除报道一线城市房价普遍上涨,还报道了恒大、万科、绿地、华润等十大标杆房企,均加大了一线城市拿地的力度。

这是一个信号:开发商对房地产市场前景乐观;这与最近许多经济学家关于房价将会下跌的预测恰恰相反。

这对天天盯住房价走势的“候补房奴”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

房价的涨跌始终是学者与开发商、甚至是学者与学者之间“掐架”的第一主题,政府也从未停止过房地产市场的关注,那句“必须坚持调控方向不动摇、调控力度不放松!”的狠话,连续好几年在几届政府政令中频频出现,可就是不能将房价降下来,就是不能制止住更多的“候补房奴”前仆后继地当“房奴”。

而开发商一边,则是信心满满地注视着、等待着,甚至笑眯眯地望着一轮轮调控政策而绝不气馁。他们有绝对的自信,相信每一轮调控之后,一定是又一轮的涨价!

被称为中国房地产代言人的任志强曾经踌躇满志地说过,“2030年之前,中国房地产不会出现下调”。他的潜台词是,再熬过几次调控,开发商就能再赢得20年暴利的好时光。

任志强是一位市场主义者,在强调“一切按市场规律办事”的年代,他们从市场获得千载难逢的机遇并成为富豪。

然而,即使在那些并不叫“社会主义”的国家,也不是所有的经济问题都可以由市场解决;因为,引用前世界银行副行长、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的话说“完全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是行不通的,应该让市场和政府共同发挥作用。”。

可是在中国,市场是万能的、资本是强大的,政府始终没能赢了开发商,即使新一届政府同样强调了房地产调控,中国的房价照涨不误,中国的地皮照炒不误——即使地价分摊到房价上已经达到每米三四万元,开发商还是照拿无误,绝不手软……

可见开发商乐观得很,他们自信有能量将中国一线城市的房价,操控在超过我们人均收入十倍的国家之上——东京、纽约、华盛顿、悉尼、多伦多……

如果任志强的语言成真,如果这些志在必得开发商真的笑到了最后,对已经当了“房奴”的人来说,当然算不是坏消息,但对他们的命运并无实质性影响;房子涨了,如果他只有一套而不能变现,那照样得继续还贷、小俩口照样得一人养家、一人糊口。他们最多可以因为涨了价的房产超过银行债务变成了正资产,而在心理上得到些许安慰。

但对那些因没有房子而不能恋爱、不能结婚的“准房奴”、“候补房奴”来说,这肯定会深刻地影响他们的命运,肯定会预测影响他们成家立业、养儿育女这个人生最低目标的实现。

于是,“候补房奴”们的命运,只能寄希望于国务院的新主人能像反腐一样动真格的,下决心与国际接轨,将中国的房价调整到与中国人的收入相适配的程度;或者,退一步,不妄想接轨——人家用4年的家庭平均收入买一套住房,咱们用10年的收入行吗?用15年的收入行吗?那样,即使当“房奴”的命运不可避免,但至少可以少当一二十年,不至于到退休时才发现,毕生的劳碌,留下的只是一间破旧房子。

不过,对“候补房奴”来说,命运的彻底逆转,还是大有希望,最近几个月来,坚持说中国房地产有泡沫的学者渐渐多了起来;而且,他们坚信,中国房地产泡沫的破裂就在最近两年。

其中最有说服力的声音来自著名经济学家、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李稻葵。

李稻葵撰文称,“中国房价超过发达国家本身就是一个笑话”,他的结论是“中国房地产泡沫已经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了”,因此,他将近几个月的房价上涨称之为 “最后的疯狂”!

李稻葵的这篇文章,从影响房价的所有方面进行论证:自有住房率高达80%,空置5000万套,“保障房”大力修建,开发商囤积住宅面积达40亿平米以上;更重要的是,量化宽松政策的逐步退出、房地产资产撤离,国际资本外撤……因此李稻葵的结论是,“中国房价最多再坚持一年左右,就会开始土崩瓦解。一场浩劫无法避免”。

如果,李稻葵先生的预测的一年时间,“房价必将一泻千里,导致房价的最后崩盘”成为现实,那对我们“候补房奴”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喜讯,但问题是他们有没有耐心挺过这一年多的“买,还是不买”的煎熬?

对于“候补房奴”的命运,未来一年,无疑是生死攸关的一年,是观望等待,还是听信了“房价不可能跌”的忽悠而冲进去,接过最后一棒?这将是他们能不能逃离“房奴”命运的最后时刻。

如果李先生和近来许多经济学家所预测的那一天果真到来,对已经签约二三十年的“房奴”的命运,又将意味着什么?

1997年,香港、东南亚金融危机、资产泡沫破灭,房价跌去了三分之二。许多白领的银行债务,超过了他房价总和,那时即使他们已经付过首付,已经辛辛苦苦地返还了好多年按揭,还是忍痛毅然断臂——将自己的房产白白给予银行,于是我们便看到了许多银行坏账,看到了许多“法拍房”充斥在报刊广告中……

中国式“房奴”的命运中,会不会出现同样悲惨的一幕。

还有更悲惨的例子:2008年,美国的许多城市,几乎天天都有法院没收房拍卖的告示;在底特律甚至无须拍卖,房产用一美元转让了事——因为房子卖不出去、租不出去,通过一美元,在法律上改变产权,至少能不再为缴纳房屋维修费、物业管理费和房产税发愁了。

在美国,即使只有一套住房,房产税是要缴纳的。笔者在纽约,住过一套并非高级住宅区的公寓,80平米,房产税和物业税加起来,每月要700美元(中国离每一套房产征收房产税的日子有多远?)

当然,底特律是个案,他的房价暴跌是因为钢铁、汽车工业的萧条,大批居民外迁造成的。但其它城市房地产泡沫破裂后的甩卖同样处处可见。在首都华盛顿,笔者亲眼见到过一座二层小楼,被朋友以8万美金买下。

尽管那房子地处黑人区,环境不算好,但离白宫只有15分钟车程,而且上下3厅6房,光卫生间就3个。当时羡慕极了,感叹了一句:“美元真值钱啊!”

那么,会不会有一天,我们会面对着同样的拍卖,说一句:“人民币真值钱啊!”

如果有人追问,既然专家们说得那样斩金截铁,中国式“房奴”还能避免东南亚式、美国式“房奴”的命运吗?

能,那就是卖掉房子,逃离北上广!

一对年轻的夫妻朋友,将北京五环外的一处房子卖了,还完银行按揭后,带着剩下的150万去了重庆。他们是武汉人,之前并没有去过重庆,只是听说那儿房价便宜,就直接住到重庆的宾馆买房。他们用50万买了房子,其质量、环境、交通远远超过北京那套;而且更重要的是,债务没有了,还成了名符其实的百万富翁……

尽管笔者说过他们是聪明人,但绝无让人效仿的意思——因为在今天的中国,楼市买卖有风险,进出需谨慎……。

(轉自:看中國

(来源:BWCHINESE中文网)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Thursday the 19th.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