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造成马来人自卑

打印
分类:专题/评论

作者: 孙和声

最近,前副首相慕沙希淡,在接受《大马局內人》访问时提到,中央政府一再提及马来人是落后,及需要援助的族群,实际上,使马来人產生自卑感。进而言之,把马来人落后的原因,归罪华人,也是自欺欺人。

这个说法,也使人联想到,社运份子希山慕丁(Rais Hishamudin)常指出的,巫统常搞愚昧化马来人(Membodohkan Orang Melayu)的行径。 其他学者如法立诺(Farish Noor)也讲过类似的话。这也显示出,巫统及其主导的政权,常表现出自相矛盾,不能自圆其说的言行。不仅对马来人如此,在有关国民团结的课题上也如此。在像大马这种异常的政治生態下,这种充满矛盾的两面手法,竟也能横行数十年;这就是巫统主导下的大马。

歷史地看,早在1970年代出台新经济政策时,巫统便曾提出马来人得来场精神革命(Revolusi Mental)的运动。当时,华社也有人呼应华人也得来场精神革命,以便与时並进,以適存于当代。后在1990年代初,又流行起新马来人(Melayu Baru)的运动,要马来人培养新的人格、价值观与心智(Minda Baru Melayu)。现任首相纳吉,也曾提到马来人应立足本土,放眼世界(Glokal)的眼界与胸界。

观其內容,这些所谓的精神革命,心智革命或敢敢面对国际挑战的口號与运动,旨在培养马来人独立自主(Berdikari),勤奋、守时、做事有计划有远见、不贪图眼前小利、重视教育与技能、能为未来投资等价值。

总的来说,是偏重经济与企业的价值,而不涉及自由、民主、法治、宽容、人权、权力制衡的倾斜性心智革命。

可吊诡的是,与此同时,连马哈迪本人也常说,马来人依然需要政府的援助,马来人得向华人看齐,马来人与非马来人之间的经济差距依然很大。

本应在1990年便实现的马来人在上市公司中,取得30%股权的目標尚未达標,或马来人在其他方面尚赶不上非马来人。

可问题的癥结在于,自1957年马来亚独立以来,政权便掌控在巫统手中。

在1970年代后,巫统权力更进一步扩大,以至非马来人在许多方面,如政经文教方面,均受到莫大的压力,甚而至于產生了沉重的悲情。

可以说,悲情是许多非马来人的难以承受的重,而这个沉重的悲情,在1970年代后,更是进一步加剧。按理说,在这个巫统权力剧升,非马来人心情日趋郁闷的时代,马来人应是志高气扬,不可一世才对,怎么却反而被宣传为落伍族群?究竟真的是恨铁不成钢,抑或是,正因为要延续族基性优惠政策,而不得不蓄意对马来人教条式地注入,马来人依然落后他族的自卑或不安全感。

也只有这样,少数既得利益集团,才能合理化其不当的自利性诉求,可马来普罗大眾,就成了牺牲品。这就是大马式族基政治,族基优惠政策的產品。它不但加剧了非马来人的悲情,也削弱了马来普罗大眾的自尊。

一个自称为马来人斗爭的政权,竟然在掌控大权的条件下,使马来人失去民族自信心;更破坏了国民团结。

(東方日報)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Monday the 17th.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