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神秘PFI公司: 公帑如何“左手转右手”?

打印
分类:专题/评论

由政府拥有的官联公司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竟然能向政府租赁土地后,再把土地转租回给政府,以便向政府征收租金,究竟这过程中有何乾坤?《KiniBiz》特为读者解析这种“出租再回租”的奇怪现象,揭开这神秘交易的面纱。

在过去的8月,负责管理中央政府土地的联邦土地专员(FLC)已支付11亿3000万令吉的费用,以在全马各地租用186块土地。

而在明年2月,政府还会支付另一笔11亿2000万令吉租金,以延续一年两次付款的租赁合约。这项租赁只有在2027年时,总共支付290亿令吉租费后,才会结束。

不过,让人疑惑的是,这些土地其实原本都属于政府所有,政府在2013年前都已经使用这些土地,而且无需支付任何租金。

因此,为何政府现在需要支付租金呢?那些租金又是付给谁呢?

PFI是私人融资计划

答案就在这家由政府成立的特殊用途公司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Pembinaan PFI Sdn Bhd),一家完全由财政部拥有,并且进行一些令人费解的奇怪交易的公司。

PFI其实是私人融资计划(private finance initiative)的简写,政府在第9大马计划下提出这项概念,目的是运用私人资金来进行公共设施发展。

作为起步,公积金局为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提供200亿令吉的贷款,作为种子资金(seed funding)。

根据媒体早前报道,教育领域将获得95亿令吉、房屋领域16亿令吉、保健8亿7800万令吉,以及交通6亿3400万令吉。

根据大马公司委员会(CCM)的记录显示,公积金局共获得PFI为数200亿令吉的抵押,这项抵押是於2007年8月22日开始。

在英国曾引起争议

无论如何,PFI并不是一个新概念,它在1980年后期已出现在澳洲,然后出现在英国。它在英国推行时,曾引起很多争议。

事实上,PFI是一项优惠采购方式,即由政府颁布合约给私人承包商,使用私人资金去兴建及执行公共设施工程,例如道路及医院,并且需遵守特定公共领域规定。

作为交换,政府将付费给承包商,通常期限介于25到30年,而承包商也须负责日常维修,并且达到最低门槛,包括工作素质与服务,才能获得付费。

推行这个概念的理由是认为公共领域在管理上没效率,而私人领域在表现及传达上可做得更好。

英国总稽查署在2003年估计,73%政府采购是使用传统方式,其中70%延迟完成;不过在6年之后,总检察署报告显示,2003年至2008年的PFI工程计划,有69%准时完成,65%符合合约设定的价格。

而把成本转移至私人资金,也能协助舒缓政府资金有限的负担,让重要的公共设施工程可以进行;同时能把工程超支及展延的风险交给私人领域去负担。

加重公共财务负担

英国在约翰梅杰(John Major)掌政时期,PFI从1992年开始就逐渐成为该国最大的公共设施项目,目前有超过700个PFI合约正在进行,价值约2880亿令吉(550亿英镑)。

无论如何,PFI概念从一开始就引起争议,普遍的批评是PFI方式太贵了,在2011年,英国总稽查署发现,使用PFI方式已明显增加公共投资的财务成本,比起政府自己借贷的成本还要高。

其他批评则包括,到底PFI合约的条件是否太过优渥,让人关注政治恩庇的问题。

英国国会财政特别委员会在2011年的报告,就要求将PFI也纳入政府的资产负债表,同时不能用来回避部门预算的限制。

当时,英国因为PFI而衍生的未来负债,包括未来50年的还款承诺,在2010年已经达到1兆4000亿令吉或2670亿英镑的惊人数目。

大马政府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在2006年成立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让它成为政府的特别用途公司。

政府获200亿现金

政府随后于2007年8月21日与联邦土地专员签署主要协议,将186块政府土地租赁给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

这些土地都是由联邦土地专员代表政府持有,而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将支付200亿令吉给政府作为租费,这些钱就是来自公积金局的种子资金。

无论如何,协议也规定,联邦土地专员向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租回这186块土地回租,并在15年内支付291亿8000万令吉给该公司,从2013年至2027年,每年分两次付款。

对此,公积金局在电邮回复《KiniBiz》时,以保密义务为由,不愿回应给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的贷款。

公积金局拒绝评论

无论如何,公积金局强调,在1991年公积金局法令第26条文,该局可以借钱给企业及政府机构,但法令也规定公积金局必须事先通知财政部。

“公积金局有合约义务,不可向无关的第三方公开任何交易或贷款人的信息。”

“在处理每个贷款申请,公积金局将展开全面的精密审核,包括分析贷款者的背景及现金周转、还款计划、抵押能力、贷款者的风险,以及还款利息必须符合市场率。”

公积金局说,每一个贷款计划,也将进行独立的信用风险评估。

15年须付还292亿

无论如何,一个不愿具名的消息告诉《KiniBiz》,公积金局所提供的贷款是符合“市场利率”,而且贷款合约也捆绑着该186块土地,因为有关贷款是属于伊斯兰贷款,必须根据资产来偿还贷款。

总结来说,在一系列复杂的运作之后,政府将从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获得200亿令吉现金,而这笔钱是由PFI公司从公积金局贷款而来。

作为交换,政府将租回该公司从政府手中租来的土地,并在15年时间内支付291亿8000令吉给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

这让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获得收入来源,以偿还公积金局的贷款,但实际上,这些钱是由政府付还,只是方式显得迂回。

PFI可以提高租金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这种“出租再租回”的机制,也给予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一些空间,可以调高联邦土地专员必须缴付的租金。

在主要协议签署后,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与联邦土地专员於2012年8月15日签署一个“回租协议”,规定政府须确保联邦土地专员租回这些土地。

这份回租协议是由联邦土地专员阿兹米(Azemi Kasim)代表签署,而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则由董事拉欣(Rahim Abu Bakar)代表,后者也是财政部预算管理组组长。

根据《KiniBiz》看到的协议文件,联邦土地专员将在每年2月15日及8月15日分两次付款,在15年内还清291亿8000令吉的租费。

若联邦土地专员错过付费日期,该笔欠款每年将征收8%的利息,直到相关欠款付还。

另外,若延迟缴还租金,回租协议内第2(c)条文则允许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随时可检讨租金,包括提高租金,尤其是当州政府征收或调高地税。

协议第2(d)条文则赋权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根据市场价值,每5年检讨租金,而下一次检讨租金是2017年。

财政部额外拨款支付

阿兹米在接受《KiniBiz》电访时表示,有关租金都是由财政部发出额外拨款来支付,意味着联邦土地专员无需承担一分一毫。

无论如何,阿兹米不愿透露更多详情,因为回租协议拥有保密义务。

总而言之,若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检讨并调高租金,政府通过联邦土地专员所支付的租金,可能会更高。

而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任何检讨租金的建议,肯定是来自财政部,因为它是由财政部所拥有。

换言之,若政府想要的话,支付给PFI建筑私人有限公司的租金可能超越291亿8000令吉。

左口袋进,右口袋出

总结来说,PFI只是一个“左口袋进,右口袋出”的交易,让一个政府机构付钱给另一个政府机构的贷款,资金来自政府,同样回去政府。

反之,政府会获得公积金局200亿令吉的资金注入,用以资助PFI计划。

这根本不符合PFI原本的概念,即资金不是来自私人领域,而是通过政府向公积金局借钱。

來源:http://blog.of21.com/?p=36111(二一老友部落格)《当今大马》2014年11月20日 傍晚5点31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