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梿传奇

打印
分类:家在诗巫

记得五十年前刚来的时侯﹐是捏着鼻子吃第一口榴梿﹐没想到现在却“流连(榴梿)忘返”啦!!

 

作者: 转載自诗华资讯
恒生
正在看报上的专栏﹐看到古晋榴梿果园的顶极榴梿品种。好像都嗅到了榴梿的香味!正羡慕不已时﹐突然有人敲门﹐老朋友送榴梿来。真是太巧了﹐忙不及待的剖开﹐品尝。同时回想起五十年前的“榴梿传奇”。

五十年前﹐在那血气方刚的时代﹐作为摄影发烧友﹐被邀赴加帛上游摄影。拉让江到了加帛上游﹐分为布拉加河和巴里河二支。我们选中巴里河﹐雇了一艘三人长舟﹐带足五十加仑汽油﹐驾船者三人﹐一同向拉该江源头出发。沿途都渺无人烟﹐河水清澈。沿途打到一只山猪﹐也只能吃一部份。偶然见到一间长屋﹐入门就是吃榴梿。

那时十二月﹐正是榴梿盛产的季节。如此者三天(半路睡帐棚)﹐到达了印尼边境。那里的长屋是用合抱的巨木建成﹐民情更是原始﹐摄影大有崭获﹐回程顺水﹐就快多了。到加帛时﹐中午的客船已开﹐问我们要不要坐榴梿货船。那好!拉一块木板﹐在一万多粒榴梿上睡觉。船主优待我们﹐说船上的榴梿尽管吃﹐尤其是那些开口的﹐那太好了﹐真是大快朵颐。同船有一丁姓老伯﹐他总热心替我们选榴梿﹐每到半路的小码头﹐停船上货时﹐他还会下去替我们选好品种。真是吃得“不亦乐乎”。偶然也会想到吃病了﹐怎么办?

管它呢!反正明天就到家了。好在都没有生病。当我们离开榴梿船时﹐真有点依依不舍!

这以后变成“榴梿迷”﹐本来我预计的工作是两年﹐也不想回去啦!“流连(榴梿)忘返”嘛!

我只会吃﹐不会选﹐别人告诉我﹐选榴梿大有学问﹐要先嗅有没有香味﹐然后提一
提﹐要轻﹐才是干包。打开后﹐肉色带黄﹐味道稍苦﹐才是上品。我那里有这些能耐﹐反正我热心的学生会替我代劳。

去到台湾﹐没想到台湾的亲戚也爱榴梿﹐他们可以全年吃泰国的“金枕头”。去到吉隆坡﹐我的儿子会替我找“猫山王”。若不是榴梿的季节﹐我媳妇会去超市买泰国榴梿。

记得五十年前刚来的时侯﹐是捏着鼻子吃第一口榴梿﹐没想到现在却“流连(榴梿)忘返”啦!!

俗语说“当了沙笼吃榴梿”!……。榴梿的魔力大矣!!!

Tab content 1
Tab content 2
Friday the 13th. Custom text here. Powered by 888poker review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