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一老

打印
分类:天窗亮话

文:小法

阿嬤去世滿一個月了。

每 每回家,我總要在阿嬤的房間里駐足,我會想起阿嬤剛洗完澡,坐在床沿,左手握着鏡面有着不規則裂痕的圓鏡、右手握着一支梳齒己經掉落大半的紅色塑梳,整理 着還在淌水的濕漉漉的花白卷髮的樣子……阿嬤發現我在偷偷看着她,手里整理的動作持續着,只見嘴角多了一抹笑意,那麼的含羞、帶一點腼腆,就好像初長成的 少女的微笑…… 

我 要努力記住阿嬤房間里的擺設,那一張用了20年的床沿已然發黃、斑駁的紫色塑料布脫落后曝出內里深黃色的澎松木料的雙人床,隨着阿嬤的離開已不復存在,但 我要牢牢記得它擺放的位置,尤其是阿嬤習慣躺着休息與入睡的那一邊,因為常年承受着人體的重力而不堪負何的凹陷着;床的正對面擺着一台腳踏輪轉式的縫紉 機,飄着重重的潤滑油的味道,不知道有着多少年的歷史,但我曉得那是阿嬤的嫁妝,也是阿嬤給兩個兒女、七個孫縫補衣裳的好幫手。我當然記得,老眼昏花的阿 嬤,為了整一條小孩兒的褲子在一個小時內喊了我七八次,為她接上那斷了的縫線。阿嬤那從夜市買來的老花眼鏡根本不管用,但是她還是戴上,極其認真的在縫紉 機上賣力的工作着,那是對子孫的愛啊,我怎麼可以忘了……

想起阿嬤,我總是痛哭失聲……

我們失去的,是一個這麼疼惜我們的好長輩。

每每回家,我總愛在家人面前提起阿嬤的點點滴滴,提起阿嬤縱然傷痛,卻可以撫平我對這個自己長大的家自阿嬤走后那莫名的多出來的一層陌生,就好像那陌生已然在我們追憶阿嬤的思念中被驅逐、被填補。

阿嬤的房間如今已成了曾孫們溫書寫功課的好地方,母親說,阿嬤的房間不能讓它空着,改成書房,是希望阿嬤依然可以感覺到有小孩兒們的陪伴,小孩兒們也記住有過一個疼愛他們的曾祖母。

阿嬤在世時,雖然沒讀過什麼書,但卻是母親料理家務的好幫手、也是遇着華人年節禮俗與禁忌的好諮商,家有一老,又豈只是一宝呢?

前一陣子,婆家這兒的長輩出門去,原本緊張忙碌的生活頓時憑添一個“亂”字,放學后由家翁接載回家的小少爺、原本由家婆負責的午餐及晾晒的衣物頓時成了我們的燃眉之急,家有兩老,究竟含着多少宝哇?

謝木財老先生失蹤多日,許多人把責任推給警方,更有人責難謝家人的疏於看顧,我倒認為教導孩子們正確的預防與解決問題方法才是當務之急。不想,一個高中一年級的高個子男生竟然劈頭一句:老師,這件事情很重要嗎?

看 看吧,時下的年輕人還真是沒有腦筋,這種事情怎麼會不重要呢,我忍不住怒火數落了他一頓,也不理他接納還是不接納;正當我教導學生家里有失智或有表達障礙 的老年人或小孩時,應該給他們配戴刻上聯絡電話與地址的項鏈時,一個小個子男生又劈頭一句:老師,又不是狗,做莫戴狗牌?

我真是欲哭無淚……

家有一老,孩子們,要珍惜啊!

Friday the 14th - Designed And Maintained By THELEX DOT COM http://www.thelex.com.my 084-317529 016-8890696. Powered by 888 poker bonus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