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巫华团活动幻灯片

华团中学奖励金供申请

诗巫省华人社团联合会奖助贷学金组新设中学奖励金,即日起接受申请,截止日期为8月30日。 凡2020年在诗巫省各源流学校就读,且符合条件的学生,均可透过华团属会申请这项奖励金。 申请详情详见全文(点击“阅读更多”)。

表格链接:申请表格

详情:

高中统考考获4科A或更佳丶大马教育文凭考试(SPM)考获7科A或更佳丶大马高级学校文凭考试(STPM)考获3.5分(积分)或更佳。

申请者需呈交资料包括大马卡复印本丶高中统考/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大马高级学校文凭考试成绩复印本,复印本需校方盖章证明。资料不齐全者不处理。

颁奖礼时间将另行通知,受惠学生如无法出席须由家属代表领取,否则将取消其资格。 

(图片为华团奖助贷学金组档案照片)

天窗亮话

 

文:船長

一個人的道德能管的嗎? 看起來好像可以,事實卻是管不完。 能管的,只有一個人的不良行為“侵害”到他人的道德,也就是犯罪事件。

文:洋平

《火神的眼淚》是一部台灣劇,講述消防救護人員每一天的故事,也非常的寫實,編劇把現實中的消防救護人員及醫療人員所面對的問題編寫了出來,我個人看了覺得是一部啟發廣大市民的影集,不單止是啟發市民,還有政府。

文:洋平

大家都知道馬來西亞最近發生嚴重的合約醫師即將失業的新聞,這些合約醫師一旦無法續約或繼續留在醫院上班的話,我們國家的醫療體系可說是瓦解了!年復一年,病患人數可說是有增無減,即便是科技發達的時代,醫院的病床、設備等還是不敷應用,但我們的政府還沒意識到這個危機!

文:船長

2020東京奧運會開幕了,看網民反應,彈比讚多。 有者受假新聞影響,以為是群魔亂舞,大酸特酸,瘋狂揶揄,但其實他們看的是杜撰的假圖文帖子。 然而,即使沒有這些群魔亂舞,坦白說,這開幕式距離心目中的理想式還有一段距離。

文:洋平

《良医》第四季的有一集裡一個女病患已經被醫生宣判腦死了,但她的丈夫仍然相信奇蹟,堅持讓她繼續插管維持生命。有一天這女病患真的就是奇蹟般的醒來了,原因是因為體內裡生了一個瘤“激活”了她,但這個瘤無法切除,而且只能維持短短幾天的生命跡象,當女病患再次陷入昏迷狀態的時候,是不會再醒了,而且得徹徹底底和丈夫道別了。這突然醒來的機率,應該是萬分之一吧!

文:船長

宇宙網破了,七六人倒了,湖人被抽乾了水,快艇被凿穿了身! 太陽西下,冠軍再度延期,保羅無光,書生當不了爹…… 而公鹿雄起,挺立到最後。 草食動物看似不強,實則軟亦為剛,因它無法折斷!

文:洋平

砂拉越災難管理委員會宣布砂拉越進入復甦計劃第二階段,並且應許餐廳可以堂食,這項事件宣布後,大家都在歡呼可以外出用餐了。當真?你們真的確定可以放心的堂食了嗎?你們非常確定病毒已經煙消雲散,我們的疫苗已經可以起作用對抗病毒了嗎?

文:船長

這幾年很流行“正能量”,要你積極向上,要有夢想,要相信努力有回報,要擁抱正能量的事物…… 其實我不怎麼買正能量的賬。 我甚至懷疑人們口中的正能量。

文:洋平

人與人之間最難的就是溝通和信任,當一個人對一個人缺乏信任的時候,溝通這一塊就很難進行下去,即便對方很想好好的進行溝通,也因為他人的不信任而難以進行。開餐廳的朋友面對到與股東進行溝通的大難題,因為每個人的生長環境,所受的教育大不同,所以在處理事情方面多少就會產生了摩擦。有些人認為自己如此的處理方式沒問題,但他人卻認為這樣的處理方式會衍生很多的問題,各持己見,久而久之就各做各的事情,最後關係就會導致破裂,這也是為什麼有些的企業、餐廳無法經營下去,是因為股東之間產生了代溝!

文:船長

最近看了兩部動漫,兩者相比,更喜歡《米家大戰機器人》甚於《許願神龍》,趁記憶猶新就來寫一點點《米家大戰機器人》的觀後感。 《米家大戰機器人》絕對是一部適合跟家裡小朋友一起觀看的動畫片,我第一次看卻是他們的第二刷,小朋友嘛,喜歡很鬧的動畫無可厚非,他們就真的那麼單純地喜愛,跟着鬧跟着笑。 有時候雖然沒有戳中笑點,但也會被小朋友的興奮的模樣感染,自己也會笑了起來。

文:洋平

大家都打疫苗了嗎?陸陸續續接到朋友、親戚打疫苗的訊息,在面子書上也看到大家秀打針的照片,連年齡比我小的親朋戚友也都比我早打,疫苗竟然讓人產生了“妒嫉”心理,也太不可思議了!

文:船長

大多數時候我都是戲稱自己是大愛膠,但其實我不是…… 根據就是我不支持白旗運動。 而我也不看好這些活動會成為長久的活動,估計幾個月後就沒人做了…… 至於隨着舉白旗運動所誕生的食物銀行,我是挺驚訝的,沒想到一直做不來的食物銀行在這種情況下反而由民間熱心人士發起了。

文:洋平

美劇《犯罪心理》的其中男主角斯賓塞的母親患上阿茲海默症,他的母親在年輕時就有精神分裂症的問題,因此住進了精神療養院。斯賓塞原以為他的母親可以被選上阿茲海默症研究計劃裡的病患,但最後卻被剔除了。他想說繼續為母親尋找更好的醫院進行研究,但劇裡的另一個男主角羅西提醒他與母親相處的時日已經不多了,應該將時間放在彼此的相處時光。

文:洋平

前幾天媒體報導有四名的印尼外傭在檢測病毒的報告裡,確診得了新冠病毒,結果這四名外傭竟然逃跑,並且乘搭巴士前往西連到其中的邊境返回印尼。在他們“逃生”路線裡,沒有人知道他們所到之處,唯一能確定的是所乘搭的巴士,而巴士乘客也殃及池魚的被呼籲速速前往各大醫院進行檢測及隔離,這個病毒散播很快,而且神不知鬼不覺的就會傳播到路人甲乙丙,不知不覺也許就會傳給上百個人了。(圖為印尼邊境示意圖)

文:船長

在密集城市裡,處理垃圾是一項非常令人頭痛的問題。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城市空間飽和,人們卻製造了遠遠超過這空間所能承擔的垃圾,再加上處理垃圾的手法依然落後,即送往垃圾堆鎮區(就是所謂的垃圾場)及焚化爐焚化,這兩者均會製造環境問題。 因此,處理垃圾問題已經是人類,尤其是城市居民必須正視及關心的嚴重課題。

文:洋平

2020年即將結束了,很多人說今年真的是莫名其妙的一年,好像什麼都沒做就結束了!對於這句話的看法是,不是只有2020年吧!好像每一年大家都會說的台詞也!即便沒有疫情的2018、2019,大家也都會說好像沒做什麼就結束了呢!不是嗎?

文:洋平

撥“亂”反正雖說是指亂世時代,但在這裡的“亂”是指一個人面對他人的糟蹋、唾棄,整個人生看似就這樣壞掉了,而有些人因為自己被人毀掉了,就選擇走上自暴自棄的道路。有好些強姦、雞姦的受害者,因為面臨了這種不堪的局面時,覺得自己已經壞掉了,整個人生就被這些兇手毀掉了,他們會恨自己沒有得到公平的對待,甚至厭惡自己成為一個骯髒的人,當他們看到自己的處境時,認為反正自己已經壞掉了、已經爛掉了,那就繼續爛掉、壞掉吧!而走上出賣自己的身體靈魂!

文:洋平

一名15歲少女在微信上認識了一名17歲少男,兩人相約在商場上見面,而後少女主動開口問少男的住處在何方,可否帶她去看看他的家,少男也沒有想太多就答應帶她回家。到了少男的住處,少女更進一步大膽的說可否看看少男的房間,少男也沒有猶豫就將少女帶去房間了。

文:洋平

這一陣子我找了不少美劇來觀賞,找到一部《犯罪心理》的美劇來看,這一部美劇就如劇名一樣以犯人的犯罪來進行偵查,而這一組人的工作就是為犯人進行剖析,剖析犯人從小到大所面對的環境、心態、人格、思想。而每一部劇的開頭和結尾都會引述世界名人的闡述。

文:洋平

前陣子我去聽一場關於兩性關係的講座會,講員很幽默風趣的敘述兩性關係間並沒有存在“簡單”兩個字,尤其是還在求學時期。她說:我喜歡你,你喜歡我,然後就這樣而已嗎?並不是,還會發展到牽手,接著就是相擁,再來就是親嘴,最後可能就是關起房門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了,這一連串動作看來並非僅簡單就可帶過了。

从2005年至今总拜访人数

文章查看点击
9132397

婆罗洲文化节

砂科技大学招生活动

University College Of Technology Sarawak 
New Intake

砂拉越科技大学【助学金】

人物专栏

行業專欄

诗巫华团网址QR Code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