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巫华团活动幻灯片

“60年前,他搭建了第一張手術臺,到今天也沒有離開。 手中一把刀,遊刃肝膽,依然精准;心中一團火,守著誓言,從未熄滅。

他是不知疲倦的老馬,要把病人一個一個馱過河。” 他就是詩巫拉讓江水孕育出來的醫學泰斗——肝膽權威吳孟超院士!

專訪:洪惠明(本會資訊與研究組組員)

超過10多個社團領袖和工會代表,逾300人參與早餐會,爭賭吳孟超院士的風采。

這是一個比較特別的早餐會,是《世界福州十邑同鄉總會與中國肝膽外科之父吳孟超院士早餐會》。 東道主是世福暨馬福總會會長丹斯里拿督劉賢威。 詩巫市內有兩三百人歡聚在旺囍樓享用這個早餐,其中不乏社團知名領袖和多個公會代表。 這種情形頗為罕見,世福執行秘書鄭華維甚至形容這樣的早餐會是空前的。

華團領導會肝膽權威我們詩巫省華團會長陳發枝,名譽會長拿督劉增強,署理會長劉久生,副會長江宗渺、劉仁祥、江賢欽、蘇德旗,副秘書長白燕麗,資訊與研究組正副主任張昌錦、藍祤琁,還有青年團團長蔣祥德等都出席了這個早餐會。

這天是6月7日。 資訊與研究組多位組員在張昌錦主任的帶領下,八點未到,就來到旺囍樓了。 我們在等《中國肝膽外科之父》吳孟超院士的到來,意欲一睹這位曾經喝過拉讓江水長大的醫學泰斗之風采,還要找機會跟他作個訪談。 在我們眼裡,吳孟超院士是詩巫人,他的成就,我們全體詩巫人與有榮焉!

九點剛過,東道主丹斯里拿督劉賢威伉儷與貴賓吳院士等一團人相繼來到。 陪同而來的還有一個特別人物,是吳院士當年在詩巫求學時的同班同學林文紹。 吳院士穿梭場內,與人親切地握手寒暄。 然後,有致辭、贈送紀念品、合影留念。 說到合影這一環節,我一旁靜觀,我們這位享譽國際的肝膽外科權威,可成了大明星了,男女老青的眾社團中人,儼如“粉絲”般,人人都想跟這位“大明星”合影 留念。

機會難得,資訊組組員抓住機會與吳孟超院士合影留念。

難得的是,這位醫學泰斗竟然毫無架子,而且來者不拒。 你要找他拍團體照,他ok! 你要和他照個三人照、五人照,他沒問題;你要跟他二人照,他也行! 我想,這老人家,真是太隨和了! 而且,我發現,這位慈祥的長者總是展露著溫和的笑臉(偶爾也呵呵大笑),他也總是熱誠地握住人的手,還充滿疼愛地拍人的肩膀。

好不容易,等到了十點,我們的張昌錦主任帶著到場的組員們來到吳院士跟前,表明訪問之意。 老人家滿口“好好好”、“來來來”地招呼我們坐。 當主任介紹我們時,當我伸手握住吳院士的手時,發現他的手勁強而有力,這哪是一個90歲老人的手啊? 我禁不住發出第一聲驚歎:“這是90歲的人嗎?” 吳院士朗聲大笑,一面用手拍我肩膀,一面告訴我:是91歲。(忘了!中國人一般都算虛歲。)

就近“審視”吳院士,但見他面色紅潤,斑點、皺紋與他的高齡不成比例。 當他講話的時候,聲音洪亮,咬字清楚,沒有老態之畢現;他聽力很好,整個訪問過程中沒有“哈” “哈”(上聲)之聲音出現。 面對和藹可親的吳院士,我的第一個問題是:“這一生走來,你的成就非凡,請問:在你自己眼中,最得意的事是什麽? 這一生最遺憾的是什麽事?或還有什麽心想而未竟之事? 在你動過的超過14,000例手術中,最難忘的是哪一例?”

吳孟超院士受訪時只神采。 他,90歲,他咬字清晰,耳目靈敏,臉色紅潤,聲如洪鐘,思維敏捷。

堅持肝臟外科專業

“最得意,就是我能堅持我肝臟外科的專業,為肝癌病人診斷、治療作貢獻。 過去,肝癌手術后,五年生存率是16%,現在已經發展到60%。 雖然說,對肝癌病人的救治是取得了成績,但是,還沒有完全解決問題,這是我的遺憾!”

他進一步解說:肝癌的發生、發展很快,也很複雜!所以,要集中力量研究它的發展規律,想辦法攻克它!我給溫家寶總理寫了一封信,第一,要建立一個國 家肝癌研究中心,這個中心現在在建;第二,建一個醫院。原來的醫院,太小了,只有700張床,現在要建1500張床。好惠益國內外病黎。

身為肝癌外科專家,吳院士最關心的當然是肝癌病人。 遇見任何一宗肝癌病的,他都儘量想辦法解決。 套用他的話:“只要有一分的希望,我們會盡百分百的努力!” 在他眼裡,病人是沒有高低貴賤之分的! 所以,他教導手下醫生要定好位,對病人時時展現四種心:信心、耐心、愛心和細心。 他曾經說過:看病是人文醫學,是人與人之間的溝通。 病人像一本書,從門診、治療、手術到康復,內容非常豐富!

病人就像一本書,從門診、治療、手術到康復,內容非常豐富!

設身處地為病人想

行醫63年,吳院士總是設身處地為病人想。他說:一人生病,全家痛苦,有的還很窮!所以,他常常耳提面命醫生們:要熱愛病人、關心病人、體貼病人,給他們溫暖。

而他自己對病人之親切、關切更是不在話下,那是眾人有目共睹的。 每次巡房,他會握住病人的手,跟他們談話,對他們噓寒問暖;他會按按他們的肚子,叩擊聽一聽,擼起褲腳看病人的腳腫不腫,摸摸額頭看看體溫是否正常;替他 們拉好衣服,蓋好被單;甚至彎腰為他們把鞋子擺在最容易穿的地方;冬天里,他會把手放在口袋裡、把手焐熱了或把手搓熱了才接觸病人…… 這些不過是些小動作,可是,吳大國手沒有忽略掉;而這些體貼入微的小動作看在病人眼裡,他們都受用極了! 他們想的是:“吳醫生就像我的親人!” “吳醫生對我真好!”

吳院士熱愛他的專業,他也非常專注於他的專業,他要窮他一生之力為肝膽醫學付出。 可是,歲月不饒人哪! 他再高明、再能幹、再健康、再靈活,終究是九十歲的人了! 對於老死之事,畢竟是一生生活在手術房里的人,他完全不忌諱。他是這樣對我們說的:“我已經91歲了! 有些成績我是看不到了! 我現在能作的,就是給後進搭一個平臺,留下醫院、留下設備、留下條件;我還要作的,是培養人才,更多的人才!”

吳孟超院士於2005年摘得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 國家主席胡錦濤為吳院士頒發了獎勵證書和500萬元人民幣的獎金。 吳孟超院士將獲得500萬元獎金全部捐給了上海吳孟超醫堂科技基金會。 正如他所說的:“我已經91歲了! 有些成績我是看不到了! 我現在能作的,就是給後進搭一個平臺,留下醫院、留下設備、留下條件;我還要作的,是培養人才,更多的人才!”

給他百歲夠不夠?

聽到這裡,真的不能不為這位肝膽權威的偉大胸襟喝彩。 吳院士,他已經不只七老八十,而是九旬了,他心心念念的,還是他的肝膽專業。 這明擺著嘛,要攻克肝癌問題,始終是他所想而未竟之事! 他牢記著,而且把它擺在心頭的第一頁。 這一刻,我想到他的病人祝福他“長命百歲”的話,不知道這個老人家,給他“百歲”夠不夠?

這位老醫學家,他是不作退休之想的! 在過往的訪問中,他不只一次說過:“肝癌是我今生最大的敵人,我要一輩子戰鬥下去! 手術房是我永遠的戰場。” 他也曾反復表達過他的心願:“我這一輩子是放不下手術刀了。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倒下,就讓我倒在手術房里。 那將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

還有更感人的,是他對身邊的護士長留下了話:“如果哪天我真的倒在手術臺上,你知道我是愛乾淨的,給我檫檫,不要讓人看見我滿頭的汗。” 當我讀到這一段時,我真的太感動了! 原來,這世界上,這號赤膽忠心的人物,不只是歷史人物諸葛亮而已。 在今天這個時代,就在我們眼前,就有這位吳孟超院士,為著他的肝膽病人、為著他的外科專業,他真的可以作到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我這一輩子是放不下手術刀了。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倒下,就讓我倒在手術房里。 那將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 by 吳孟超。 即便是90高齡,他依然放不下手上那把救人的刀。

中國人,了不起!

對於吳院士這一生最得意的事,我查了他的平生事蹟,他首次參加國際外科學術會議,他的“肝癌外科181例”使中國人在國際會議上大大地露臉,也使中 國肝膽外科躋身世界先進行列! 這件事,認真說,是讓全世界的華人都感到面上有光…… 聽我提到這一件,吳院士笑得好開心。 我說:“吳院士,我以為這一件才是你最得意的事呢!”

“對對對!那是1979年的事。 是兩年一次的國際會議。” 吳院士馬上接上了我的話。 對於這一件,他其實記得很清楚。 1979年9月,第28屆國際外科學術會議在美國舊金山舉行,美、蘇(現在的俄國)、英、法等60多個國家的2000多位著名的外科專家,代表著世界外科 最高學術水平聚首開會,各國呈獻他們的外科手術報告。 中國應邀派團出席。

“我們四個人代表國家出席。” 吳院士記得他們這四個人是吳階平醫生,是泌尿外科的;陳中偉醫生,是骨科的;還有他和楊東岳醫生。 那一次,是吳院士第一次與國際頂尖級的專家們交流。 他當時緊張得要命。 他擔心自己的外語能力,擔心自己的論文,更擔心要如何應對各國專家的提問。

不過,當他聽完兩位外國專家的發言後,說他們共作了18例肝外科手術時,他的心完全定下來了。 因為,他的論文中,清楚列明從1960年1月至1977年12月,中國肝癌外科手術切除原發性肝癌共181例,手術成功率91.2%,5年的生存率16%。

181:18哎! 吳孟超醫生的這次發言讓世界肝膽外科界第一次聽到中國的聲音。 他的報告一呈獻出去,簡直全場譁然! 2000多位世界頂尖外科專家都為之側目,他們除了報以熱烈的掌聲以外,也真心稱讚“中國人了不起!” 從此,中國肝膽外科馳名國際,且躋身世界先進行列。

大會後,吳孟超被選為國際科學會會員,這是國際醫學界肯定吳孟超,也肯定中國肝臟外科醫學。 屈指算來,這已經是33年前的陳年舊事了,可是,今天聽來,仍然叫人熱血沸騰!“中國人,了不起!”多有份量、多有價值的六個字啊!

價值連城的“中國人,了不起”六個字——吳孟超院士為全世界華人帶來了無上的榮譽。

離開詩巫,永別媽媽

講到“最遺憾之事”,看吳院士的那顆心總是懸在“肝膽”上,這老醫生,果真眼裡、心裡只有病人了! 我有點“殘忍”地問他:“那你母親之事呢?” 他是一個巴掌拍在自己的額頭上,用很低沉的聲音說:“母親之事,那是最、最大的遺憾!” 說起這段往事,那真是他的揪心之痛。 打開回憶的匣子,他追述著:

“我離開詩巫回國(中國)后,一直與家裡(詩巫)有聯繫。直到1941年12月,小日本南下,攻陷了馬來西亞,我就與家裡斷了音訊。 直到82年,我二弟孟良與我聯繫上了,他回來(中國)看我。 我很高興,我們兄弟幾十年沒見了。 我那時已經建立了肝膽外科,想回來(詩巫)看看媽媽情況。 那時,爸爸、祖母、兩個弟弟都去世了,媽媽還在。 我跟媽媽感情最好,我五歲時離開閩清,我是跟媽媽一起到詩巫來。”

那時的吳醫生,真是“歸心似箭”,要回來詩巫看他最愛的媽媽。 “可是,當時出國要申請,不能說走就走,所以不能成行。 我就買了一雙繡花鞋,一隻鐲子,一個錄像片給媽媽。 媽媽看了很高興! 沒想到,那一年沒出來成,第二年媽媽去世了!” 他真的非常、非常遺憾,18歲離開詩巫後,從此沒再見過媽媽。

手術台上的吳孟超。

難忘的18kg肝腫瘤

至於最難忘的手術,就是1975年那個腫瘤重量達18kg的那一台。 吳院士當然記得,那是一個動了12個小時的手術,九個協作組(指揮、參謀、手術、麻醉、內科、輸血、特護、後勤、聯絡),動員40幾人配合完成的大手術。

吳院士總說肝癌是他今生最大的敵人,手術房是他永遠的戰場。 這個大手術,那種大陣仗、12小時長時間的奮戰,我們外行人聽來,都像是上了一次大戰場。 說到這個手術,吳院士這樣告訴我們:“那是個農民,他的肚子比懷孕更大,是肝海綿狀血管瘤。 他在外面開過刀,沒有醫治好,跑來找我。 我看了,是良性的。 只是,太大了! 開嘛,危險很大,所以動用了好多人。 從早上八點半到晚上八點半,沒有喝一杯水。 切出來,這個腫瘤重18公斤。 到現在還是世界最大。 這個農民現在還在! 90幾歲了!”

據知,國外把直徑四釐米以上的血管瘤定稱為“巨大”;美國一家腫瘤研究所所遇見的一例最大的血管瘤:25釐米,因怕大出血,不敢切除。 而吳大國手操刀的這一例重18公斤的血管瘤,你知有多大嗎? 答案是:63X48.5X40釐米。

1975年,吳孟超在研究陸本海的病例,陸本海是身上長了18公斤重腫瘤的病患。

1992年病癒的陸本海與救命恩人吳孟超合影留念。

中國肝臟外科創始人

訪問吳院士,實在是一種莫大的享受。 我驚訝于這麼大名氣的醫學界權威怎麼如此平易近人? 我在網站找到他的新聞,說這位老先生對誰都好,唯獨對他手下的醫護人員要求極高。 在我們面前,他親切得就像鄰家的伯伯、爺爺。 對我們的訪問,更是敞開胸懷,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只可惜,他來的時日太短,行程過於緊湊,而且慕名來見的,有病求醫的人太多了,所以能騰出給我們的時間太少了。

或許有人還不知道吳孟超是何許人也? 先瞭解一下:他是中國肝臟外科的開拓者與創始人。 他行醫超過一甲子,經他手動過的肝臟手術超過14,000例。

1922年8月31日生於中國福建省閩清縣。 5歲隨母南來與父團聚,定居下新芭。在詩巫光華小學及中學接受教育。 18歲偕同其他六位同學返回中國,1949年畢業于同濟大學醫學院,擅長肝膽疾病之各種外科手術治療,特別是肝癌、肝血管瘤等等。

他被譽為《中國肝膽外科之父》,中國科學院院士、一級教授、博士生導師。 他是2005年度《中國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2011年,中國將17606號小行星命名為吳孟超星;2012年,他被評為《2011年度感動中國人物》。

在醫學界,他的成就非凡。 他創立了肝臟外科的關鍵理論和技術體系;開闢了肝癌基礎與臨床研究的新領域;創建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肝臟疾病研究和診療中心,培養了大批高層次的肝膽專業人才。 他的這些成就,令國際上所有的外科專家都敬佩不已!

吳孟超行醫超過一甲子,經他手動過的肝臟手術超過14,000例。

聲望極高!備受推崇!

在中國國內,他的聲望極高!在醫學界,他備受推崇!今年二月,他被評為《2011年度感動中國人物》時,推選委員胡占凡對他作出這樣的評價:“吳孟 超總以無盡赤誠善待病人,以赤子之愛對待肝膽外科事業。 醫者仁心,一個偉大的醫者,不僅憑醫術,更憑仁愛感動世人。 吳孟超先生,是當之無愧的醫學泰斗。” 另一位推選委員任衛新則說:“吳老以90高齡,與患者肝膽相照。 作為醫生,作為軍人,他都是一座豐碑。”

而對他的頒獎辭是這樣寫的:“60年前,他搭建了第一張手術臺,到今天也沒有離開。 手中一把刀,遊刃肝膽,依然精准;心中一團火,守著誓言,從未熄滅。 他是不知疲倦的老馬,要把病人一個一個馱過河。”

他自己對“作醫生”的品格要求很高。 他認為作醫生至少要具備三種精神:無欲無求的獻身精神;治病救人的服務精神;實事求是的科學精神。

在中國國內,他的聲望極高!在醫學界,他備受推崇!

去南洋”VS “回中國

這樣的一個好醫生、大國手,是在上個世紀三十年代末離開詩巫返回中國去的。 我們訝異,那個時代,多少中國人嚮往“去南洋”,莫不想方設法要南來定居;怎麼這幾個黃毛小子卻反其道而行,要“回中國”呢? 照理說,吳院士五歲離開閩清,這麼小的年紀,對所謂的“祖國”應該不會有多大的感情啊! 那,他怎麼選擇離開父母、親人奔赴祖國呢?

這話說來就有些話長了。 唯限於時間,吳院士只能長話短說:“那時候,我家裡作粉亁,我們要半夜起來作,搞到第二天,這種日子過得很苦! 以後就割橡膠,那時橡膠本來是很值錢的,唯時逢第二次世界大戰,橡膠被英殖民政府列為軍用品,壓制膠價、壓榨膠農,100斤膠片只賣四塊錢。” 那時的少年吳孟超,心中萬分的不平,他永遠忘不了那種被欺壓、被輕視的屈辱生活。

“我在家裡是老大,父母要我念書,說是不念書,沒知識。 後來,小日本在國內打得很厲害,福建閩清都丟了,東北都丟了! 陳嘉庚號召抗日,光華中學好多同學,大家有志一同,我們就把畢業聚餐的錢以‘光華中學39年應屆畢業生’的名義捐出去,通過陳嘉庚送往延安,後來在我們舉 行畢業典禮時收到八路軍總部朱德和毛澤東名義發來的感謝信。 群情激奮,幾個同學懷著這一腔熱血,萌起回國從軍打鬼子的願望。” 坐言起行! 這幾個小夥子還真這樣作了!

吳孟超回祖國後由外交部所批發的證件。

為何說肝膽相照

訪問才不過進行了十幾分鐘,吳院士跟我們正談得高興呢,他身邊的人就來催行了,他們連聲 “對不起”,說下一個行程的時間到了。 我要求再給我五分鐘。 我請這位肝膽權威解說兩句話:一是“心肝寶貝”;二是“肝膽相照”。 我說:人有五臟,心肝脾肺腎,爲什麽說心肝寶貝,不說心肺寶貝或心腎寶貝呢? 還有,肝和胃緊鄰而居,肝臟和胰臟也在一塊,爲什麽是肝膽相照,而不是肝胃相照或肝胰相照呢?

因為時間關係,吳院士只解說“肝膽相照”,他說:肝膽是在一起的。 肝臟器官是人體內最大的器官,我們吃下去的東西,都要經過肝臟改造。 因為我們吃下去的東西不一定都有用的,有些有毒的,都要經過肝臟,把有毒物質改造成無害物質。 吃下去的食物,被胃和腸消化、分解成各種營養素,就吸收在肝臟,再運送出去。 膽是幫助消化的,分泌膽汁到腸道,消化、分解。所以,肝和膽相依為命,食物能吸收到肝臟,靠膽!沒有膽,吸收不了! 而肝膽相依為命——肝不好,膽也不好;膽不好,肝也不好。

有什麽健康問題,可以來找我!

訪問到此告一段落。我們特地拍了吳院士的“鷹爪”。 他的右手食指上關節向外彎曲,像個鈎,曾有記者戲稱它為“鷹爪”。 那是吳院士63年的“手術手”,也是他的一個特別記號。 聽說,這手還招來一個日本攝製組,專門來拍他的肝葉切除術。 中國中央電視臺去年製作《肝膽聖手》特輯,訪問吳孟超院士,也特別突出他的“鷹爪”。

活人無數的好手、能手、妙手的鷹爪!

慈祥和藹的吳院士哈哈大笑著任我們握著他的手拍個痛快。 這個彎曲的,伸不直的,像鈎的手指頭看起來有點醜,但是,這可是活人無數的好手、能手、妙手哎! 就憑這彎曲的手指頭,他把14,000多名肝癌病患從死亡邊緣“鈎”了回來。 在眾人一片笑聲中,吳院士有一句珍貴的留言:有什麽健康問題,可以來找我!

(完稿于2012年6月13日)

圖片來源:
1. 百度百科
2. 百度詞條
3. 新華網
4. 吳孟超肝癌治療(博客)
5. 人民網
6. 三晉都市報
7. 上海新聞網

从2005年至今总拜访人数

文章查看点击
9313024

婆罗洲文化节

砂科技大学招生活动

University College Of Technology Sarawak 
New Intake

砂拉越科技大学【助学金】

人物专栏

行業專欄

诗巫华团网址QR Code

Go to top